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九章 难逃
    “不……这不是真的!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大裁决术所爆发的法责之力绵延不绝,这原本就是一门相当强横的法术,而伊势劲雌的身上偏偏又蕴藏着无比深重的业罪,她所承受的威能也就可想一斑!

    “我用大裁决术杀你,就是要用琅琊国的名义对你处决,你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,必须要向所有被迫害过的人服罪!”庄岚冷冷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大裁决术……你……你居然和廉青有所关联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在暮澜兽林发现了你和安禄京刺杀廉青的现场,并且捡到过一截业装碎片,这截碎片后来在伊势军营得到了印证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伊势劲雌欲言又止,碎片此刻就在庄岚手上,世间的事居然这么巧,她甚至开始怀疑,冥冥中有天机一直在跟她作对,以至于让她落到现在的下场!

    “你还不认罪吗?”庄岚把碎片捻化成灰,目光森冷地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认罪?哼,你所在的国土即将沦丧,还有什么资格治我的罪?”伊势劲雌强忍着大裁决术所造成的巨压,虽死犹荣地向庄岚发出嘲笑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就让你万劫不复!”庄岚不再多说,对于伊势劲雌这样的国士,想要让她有所忏悔是绝不可能的,她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效忠神社!

    “即使我死,琅琊国也避免不了被灭亡的命运,大昶军的雄兵,一定会踏平整个东溟!”

    法责之力渐渐强盛,伊势劲雌的肉身在法炁当中支离破碎,在她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刻,依然心有不甘地发出了恶毒的诅咒!

    庄岚目视她化为灰烬,并用巫咒迅速搜取了她的魂魄,随后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古怪!

    伊势劲雌的记忆当中,居然出现了庄岚寻求已久的信息,那便是服部氏!

    服部氏是开创忍者业术的鼻祖,季常公当初郑重嘱托庄岚,一定要把服部氏手中的忍者令摧毁,彻底铲除国士势力!

    迄今为止,他还从未查到过有关服部氏的任何信息,而伊势劲雌的记忆中终于出现了线索!

    这个人叫服部纳,他是一个巫师,而且是业匠四层的修为,此时就在浮都城内,是大昶军的一个掌老,也是后役营的巫师总领。

    业匠四层的巫师,庄岚根本不敢冒犯,而且他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找到韩瑜的线索,对付服部氏,只能日后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更何况服部纳也不住在行宫,住在行宫的全是军部兵匠,伊势劲雌所要找的是一个紫带掌老,他叫做费尔衮!

    将记忆信息整理完成,他从伊势劲雌留下的袖袋中,找出了一枚兵符。

    这枚兵符,正是伊势劲雌用来炼制斗弑佣的必须业器,并且在兵符当中,蕴含着浮都城数百万民众的效忠血誓!

    浮都城的沦陷太过突然,大量民众根本来不及撤退,就被困在了大昶军的包围当中,随后又在伊势劲雌的逼迫下成为奴役,但只要解除血誓,民众就可重获自由!

    庄岚猎杀伊势劲雌,真正的目的就是一举双得,解救那些民众并找到韩瑜,但是在此之前,他必须先去行宫!

    所以镜悉拟容术再次施展,他冒充了伊势劲雌的身份,向行宫大门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行宫是琅琊王室设立在各地的皇家住所,只有在重要的郡城或要塞才会设立,它的规模丝毫不弱于郡城的领主府!

    此时的行宫之内,已被大昶军的军部占领,除了行宫,对面的领主府和郡主府,也都被大昶军的业匠级强者所占据。

    大昶军究竟有多少个业匠级强者,伊势劲雌也不清楚,但是光行宫之内就有七个,只不过他们住在不同的房间,各自的房间都用禁制严密防守,以免受到外界打扰,影响他们的闭关。

    庄岚遵照伊势劲雌的记忆信息,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前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的禁制只有淼纹级别,但是在门前有侍卫把守,庄岚刚刚出现,就被侍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他以命令的口气发出质问,并且取出了少督令牌。

    “伊势阁下,没有掌老的允许,谁都不能擅自进入!”侍卫们断然拒绝,不打算给他让步。

    “费掌老让我来的,你们再敢阻拦,就是找死!”庄岚声色俱厉,如果他们继续阻拦,他就痛下杀手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侍卫尽管满腹狐疑,但费掌老跟伊势劲雌的关系他们心知肚明,得罪了伊势劲雌,今后很难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短暂的僵持之后,侍卫终于被迫让步,给他打开了禁制。

    庄岚踏进房间,顺手关闭房门,转身看到了一个被吊在房梁上的老妪!

    老妪遍体鳞伤,血迹不断从身上向外渗透,显然她的时日已经不多了,因为体内的血液几乎都已流尽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就是朴姨吧?”他用魂音试探着发问,对方的修为虽然跟他同阶,但寿龄远大于他,所以用了一个尊称。

    对方只是略微一睁眼皮,并没有回应他,也没有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叫庄岚,是韩瑜的知交,你知道她的下落?”庄岚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老妪的眼皮再次睁开,这一次她仔细审视着庄岚,但依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前辈,浮都城已经沦陷,我必须尽快找到韩瑜,如果你知道她在哪里,请务必告诉我!”庄岚心急如焚,把盗家业星的标记展示了出来,这是唯一能证明他身份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盗业……之王?你是业星大赛上……那个通衍整个迷宫的庄山风?”老妪的神色终于动了一动,目光也透出了一丝光芒。

    “正是晚辈!”庄岚急忙回答,并用拟容术改回原貌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就是韩瑜公主的未婚夫?”老妪再次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错,前辈居然知道公主选婚,而且知道被选中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这么多,是公主临走前告诉我的……”老妪气喘吁吁,生机已经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“临走前?公主去了哪里?”庄岚急切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她是被王室的密使带走的,我没有权限问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密使?!”庄岚再问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中年妓修,大约是业士五层,两天前的午夜从行宫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两天前的午夜?那时候浮都城还没有沦陷,莫非韩贤殿下已经意识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王室派人接走公主的,韩贤殿下也没有想到,浮都城这么快就被攻陷,而韩瑜公主侥幸逃出一劫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