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九章 神秘
    “你?”女弼修一阵错愕,一个业徒修为的丐修,怎么可能为郡主报仇?

    庄岚没有多做解释,只是转而问道:“刚才你们逃命的时候,那些敌军为什么说投诚不杀,擅逃者死?”

    “哼,只是他们的手段罢了,浮都城此时已是人间地狱,那些敌兵奸淫掳掠,他们并不想把平民全部杀死,而是奴役他们,但是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,没有人愿意屈服!”

    庄岚恍然点头,随后提示她道:“你快走吧,这里并不安全,一旦城内的局势稳定,就会有业士级高手出城,到时候就很难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已经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……”

    庄岚摇头道:“你错了,按照主仆血誓,郡主死后,她的女婢必须为之守灵三年或者更久,你之所以没有成为墓仆,是因为郡主在临死之前,解除了你的效忠血誓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能看得出我身上没有血誓?”女弼修无比惊异地问。

    “郡主恢复你的自由之身,意图很明显,她希望你能活下去,就算报不了仇,也能为琅琊国出一份力,你怎么能辜负她的苦心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能为琅琊国出一份力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国难当头,每个人都应该同仇敌忾,在特殊条件下,你未必不能杀大昶国士兵,不过可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不会很久,最终的决战必然会在京都,那才是卫国之战,场面一定比这里惨烈百倍,你如果有志向,就到大邺城静候时机,就算不能上阵杀敌,也可以在后方救死扶伤。”

    女弼修像是领悟了什么,对庄岚一番道谢之后,连忙向远处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而庄岚焚灭了地上的敌兵尸体,化作其中的一个人,向浮都城径直前行!

    城门和围墙四周,到处都是大批的敌军士兵,城内的民众很难再逃出来,但是反抗的局面依然存在,大昶军不断对民众进行镇压,城内的尸体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庄岚一路行来,对这场触目惊心的惨状倍感震怒,但心中惦记着韩瑜的安危,只能强做隐忍不让自己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战争原本就是残酷的,一座郡城一旦沦陷,就免除不了被蹂躏的命运,对于反抗的人,一定会被敌军杀掉,而大昶国的真正目的是占有这里,所以要把这些民众全部变成奴役!

    成为奴役的城民,必须要为大昶国做事,庞大的大昶军,需要各种各样的业修,所以他们不能赶尽杀绝,只不过在占领初期,为了稳定局面,必须大杀特杀!

    现在大杀特杀的时期已过,浮都城的各个角落,都有大昶国的兵士在控制局面,他们的业士数量数十万计,庞大的阵势让庄岚为之怵然震惊!

    行宫的具体位置庄岚并不知道,女弼修临走前只告诉他一个大概,他就沿着坊街向大致方位行进,一路上随处可见成堆的尸首,大昶国的士兵们把尸体上的袖袋收走,让那些民众来处理和销毁尸体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是个兵长,在数十人的小队中担任头领,但没有真正实权,外出征战的时候,往往还要第一个冲在前头,是个名副其实的炮灰,如今的任务则是截杀四处逃窜的民众。

    街头上的敌兵个个忙着烧杀抢掠,没有人顾得跟他攀谈,他于是十分顺利地进入了浮都城最繁华的街区,也就是领主府和行宫所在的位置!

    领主府的旁边是郡主府,隔着一条云溪就是皇室特设的行宫,这是浮都城最有名的三座府院,整个郡城就是建立在高耸的浮都山脉上,三大府院恰好位于相邻的山顶,所以中间隔着一条云溪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坊街已是一片狼藉,街面上尸体成堆,云溪已被血色染透,城墙和损毁的防御禁制依然冒着浓烟,所有坊铺全都惨遭洗劫,敌兵们乐此不疲地四处围追女色!

    十分不幸的是,当他赶到的时候,三大府院已被琅琊国高阶强者占用,成队的卫士在门前看守,这些卫士不是普通的业徒,而是业士修为的高手!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之后,庄岚心底仅有的一丝希望瞬间破灭,韩瑜如果没有出城,一定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不去追杀逃民,来这里做什么?”正在门前徘徊的时候,一个森冷的声音从身后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他连忙转身,看到一位衣着劲装的业士从行宫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业士是个女兵,而且庄岚看了她一眼之后目光蓦沉,因为她竟然是伊势劲雌!

    “该杀的都杀完了,已经没有人敢往外逃了。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哼,那就滚到一边去,不要到这里碍事!”伊势劲雌似乎心烦气躁,恶狠狠地训斥了一句之后,向着远处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庄岚默视着她走远,目光迅速往行宫内部看去,透过大门缝隙,只能看到庭院中的一角,除了一些用于欣赏的花草之外,再也没有什么可看。

    就在他暗自思忖如何进入这座行宫的时候,伊势劲雌去而复返,并带回了两个女俘,看情形是从街上刚刚抓获的,否则也不会这么快返回。

    两个女俘都有七分姿色,在伊势劲雌的强迫下往行宫走来,而伊势劲雌见到庄岚之后,心头不由得一阵火起!

    “我让你滚,你没有听到还是聋了?”

    庄岚迎着她的怒火,神态自若地道:“我听到了,但可惜我不会滚。”

    伊势劲雌目光蓦沉:“哼,不会滚是吗?那你就去死!”

    伊势劲雌想不到一个业徒竟然敢顶撞她,怒火愈发不受控制,迎向庄岚的胸口便踢出了一脚!

    这一脚虽然只用了两成修为,但对于一个业徒来说,足以是致命一击!

    可是伊势劲雌的脚影刚刚踢到一半,便迅速停在了半空,脸上的怒火刹那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莫可名状的惊恐!

    她的踏杀步来势汹汹,可是雄浑的业气在刹那间被一股诡异的力量迅速瓦解,这原本必杀一击的一脚,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化解于无形!

    “你……究竟是谁?!”伊势劲雌略显慌张地道,她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业徒,而是一个淼级高手!

    “复仇者!”庄岚森然回答,用罗变业术化解了她的踏杀步之后,气势已然占了上风,这个时候越是神秘,越是让她猜不到自己的身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