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三章 罂骷
    “幸亏你在飞筝四周布置了禁制,让对方窥测不到我们的身份,否则即使离开这个地方,也还是难逃追杀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既然我有被人窥视的直觉,当然要加倍小心,不但在飞筝上布置禁制,就连走出飞筝摧毁那枚秘眼之时,也不得不带上面具,不给对方留下一丝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映天秘眼的主人根本确定不了我们是谁,只知道飞筝上是两个人,无论是职业、相貌、还是修为,都根本无法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只要没有直接证据,即使是业匠级强者,也没有精力四处追查我们,问题是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,绝阴谷既然是凶险之地,绝不是徒有虚名!”

    “究竟有多么可怕?”余小阔试探着问道,庄岚在鬼谷击退一大群凶尸的场景他亲眼见过,所以对他的实力颇为崇拜。

    庄岚回道:“绝阴谷最可怕的一点,是这里的阴灵不是常见的凶尸,而是恶灵的高等形态,血幽!”

    “血幽?!”余小阔惊得瞠目结舌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是很难对付的血幽,不过你不需要担心,我有克制它们的方法,你只要紧紧地跟着我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可以帮上你的忙,没想到只能是个累赘!”余小阔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灰心,我只是比你提前一步进阶业士,等你具有跟我同等修为,未必会比我差!”庄岚安慰他道。

    “能赶上你的十分之一,我就已经知足了!”余小阔慵散地道,跟庄岚之间,他越来越没有隔阂,想说的话根本没有任何拘谨。

    两个人边说边走,狭道的宽度越来越小,而阴灵之气也渐渐浓重,最终果然来到了一个瀑布形式的断崖口!

    路到这里已经中断,从瀑布跳下去也不算深,大约不到五十丈的高度,但是在瀑布之下,是一望无际的滔滔冥河!

    “沿着冥河的岸边一直走,就一定能够能穿过这片山谷,只不过这样一来,时间就不知道要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躲开业匠级强者的追杀,管它用多久,反正我们已经走投无路!”余小阔盯着滔滔冥水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取出飞索,跟余小阔滑到瀑底,踩着高低不平的礁石,站到了冥河的岸边。

    “这条冥河,你知道源头是哪里吗?”庄岚一边前行,一边注视着两侧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?”余小阔挠着头回答。

    “东溟诸国,其中的东溟,实际上就是溟河,东溟诸国境内的大多数阴脉,都跟溟河相连通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余小阔终于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东土大陆的分布,并不是简单地按照方位划分,而是有特殊的地理界限,东溟诸国之所以自成一体,就是因为溟河的存在,跟其它地方分割开来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渡过溟河十分困难,所以无论是东溟西征,还是其它地方征战东溟,都是相当费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溟河就是一道天堑,保护着东溟诸国不被中原吞灭,但是却挡不住来自东海的威胁,那就是侵略性极强的大昶国!”

    “大昶国妄图吞并东溟?他们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?”

    庄岚摇头道:“东溟诸国实际上是一盘散沙,大昶国之所以敢入侵这里,就是因为看透了这个局面,一个羊群如果没有凝聚力,是根本抵抗不住一只狼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如果东溟诸国能够团结一致,琅琊国何至于被侵略到这种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余小阔话没说完,突然停住了声音,因为他发现有许多血骷,从四周向这边蜂拥过来!

    庄岚早已掣出炼狱幡,对付血幽这是最好的方法,而尤仑的这件业宝,他至今都没有机会祭炼,现在恰好可以一举两得,炼化了足够的血魂之后,炼狱幡的威能将非同小可!

    炼狱幡在业力的催动下迎风舒展,幡影蔓延之处,被笼罩的血骷一个个原形毕露,它们的本体实际上只是一缕血,只是附身到一些尸体或者骷骨上攻击目标。

    但是在炼狱幡的咒射下,血幽承受不住如此沉重的魂击,从附体当中迅速剥离出来,还没有来得及逃脱的时候,就已经被巫咒凌空击灭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的伸远,血幽的数量越来越多,平纹级的血幽根本没有炼化价值,全都被庄岚直接击灭,只有淼纹级别的血幽,才被他收进巫幡,并炼化成血魂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漫长的路在他们的脚下延续,这条冥河似乎没有尽头,而且它到处都是分支,纵横交错的支流就像是一张大网,若不是有极强的记忆力,他们在网中早就失去了头绪。

    “到底有多远?”余小阔始终跟在庄岚身后,眼看着他已经收炼了数百只淼级血幽,而冥河的出口还是杳无踪迹。

    “我的感觉,现在还不到一半。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才走了一半?”余小阔有些垂头丧气,他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沮丧过,因为这根本看不到任何尽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一些淼级血幽,就不会称之为绝阴谷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的意思是还有晶级血幽?”余小阔倒吸凉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有,你没有察觉到阴气渐渐浓厚了吗?”庄岚目光微微一怔,因为前方的路再次断了,在断崖的地方,再次出现了一条瀑布!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瀑口,俯身向下观望之时,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嘘!

    瀑布下方有一条更宽的冥河,所有的支流似乎都汇聚到这里,然而除此之外,冥河的两岸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!

    在冥河的岸边,竟然长满了一种形态诡异的白花,这些花接连成片,一眼望去看不到头,但是每一只花朵,都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骷髅形状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东西!”余小阔被这些怪花看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罂……罂骷花!”庄岚则近乎狂乱地盯着这些花朵,面色中透着离奇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罂骷花是什么?”余小阔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庄岚:“剧毒,且有致幻作用,绝阴谷之所以凶险,应该就是这个原因,这么多罂骷花,就算是业匠级强者闯进来,也很难活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剧毒也就罢了,居然还有致幻作用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不错,一旦陷入幻觉,潜伏在四周的血幽就会出现,在这种情况下,根本没有人能逃出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