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章 黑锅
    然而这只血幽根本没有机会离开骷骨,在血骷出现的刹那,庄岚的炁魂咒就已经出手!

    血幽行踪飘忽,真正的本体在空中只是一抹血色,普通的盗修的确很难发现它,然而在庄岚面前,根本无所遁形!

    周围的业场已被他屏蔽,除了韩贤所在的风月轩之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他通过什么方法破解了逆刺秘纹,同时又躲开了血幽的至强杀机!

    谢昆赶到的时候,庄岚已经破开禁制,所有精彩的片段,他都完全错过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只有一脸懵然,同时还有莫可名状的恐惧,因为他十分清楚,只要被淘汰出去,就意味着死亡!

    虚幕上的星影还有十七个,除掉庄岚之外,其它的十六人毫无疑问全都是灵柩门弟子!

    “这一次,你终究来晚了!”庄岚转身看向谢昆,语气冰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你竟能……徒手破解逆刺秘纹!”谢昆因为惊惧而浑身颤抖,他现在不得不面对一个结局,那就是这十六个灵柩门弟子,包括他自己在内,接下来都要被全部淘汰!

    末位淘汰中有个规则,当剩余的秘钥多于可用的禁制之时,没有来得及进入下一层的赛手,会被全部淘汰!

    庄岚徒手破解逆刺秘纹,无疑就让这一层中多出了一只秘钥,那么谢昆和他的那些同门,就毫无疑问地被挡在了一百零三层之外!

    其他人倒没什么,因为凭他们的实力,原本连一百零一层都进不去,但是谢昆不同,他是业星榜上排名第十七的佼佼者,以他的身手绝不应该这么早被淘汰掉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却是残酷的,他一心想要不劳而获,只等庄岚帮他们偷来秘钥进入下一层,然而他疏忽了一点,那就是严重低估了庄岚的实力!

    “偷天眼是十分有效的盗器,但可惜你把他用错了地方,所以才被它骗了。”庄岚十分冷酷地挖苦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谢昆的眼角渐渐淌出了血迹,他刚才拼命催动偷天眼窥探庄岚,却根本没有注意到,庄岚用业力所屏蔽的业场当中,蕴含着一缕让他无法觉察的燧炁!

    这缕燧炁就是一元火燧,他竭尽全力地施展偷天眼,就是想深入到庄岚周围的业场,如今燧炁已经渗透到他的双眼,让他渐渐失去了外视能力!

    “你在四次业赛中的最好成绩是二百三十一层,凭自己的实力原本可以走得更远,但却偏偏想要坐享其成,利用我来提升灵柩门在业星榜上的星位数量,可惜这个算盘从一开始就打错了。”庄岚面无表情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有我的合作,你也休想在迷宫中走得更远,因为更深层的杀机,你永远想象不到!”谢昆已经剧痛难忍,他的双眼完全模糊,但却依然咬牙切齿,发泄着心中的忌恨!

    “哼,所谓的合作,无非是想让我去给你抵挡那些凶险,我早就说过了,你这是威胁,不是合作!”庄岚怒声而斥。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你一意孤行,那就做好准备去受死吧!”谢昆满含怨恨地说完,突然间爆吼一声,两只眼睛砰然炸裂,露出了两只空荡荡的黑坑!

    庄岚暗吃一惊,他竟然用业力自残了自己的双眼,但是在眼底深处,还有两只偷天眼业器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这两只偷天眼犹如魔幻一般,从瞳孔中散射出一团血晕,而庄岚的身后,则出现了一只无比诡异的斜眼!

    原本他只要踏后一步,就能够穿过禁制进入下一层,但现在这只斜眼端端正正地挡住了他的去路!

    斜眼当中蕴含着一股无比灼烈的业力,它随时都能被谢昆引爆,即使杀不了庄岚,也足以让他残肢断体!

    “我居然也低估了你,把偷天眼练到了这种境界!”庄岚面无血色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灵柩门想要纠缠一个人,你怎么逃都逃不掉!”谢昆祭出殓尸柩,突然间向庄岚砸了过来!

    殓尸柩在前,斜眼在后,两侧则是毫无空隙的狭道,他现在躲无可躲,看似已经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谢昆再次瞠目结舌,他虽然失去了外视能力,但是利用偷天眼还是能感知到外部影像!

    只见庄岚反手一伸,一道磅礴的印诀在指间骤然凝聚,周围的水炁元素受到触动,在庄岚的面前瞬间凝聚出一道冰障!

    “聚水为冰,释水为蒸。”这是渔江傲当中的业诀玄奥,庄岚因为修为不足而无法领略它的更高意境,但对付眼前的谢昆却是绰绰有余!

    雄厚的冰幕果然将殓尸柩拦了下来,但谢昆并不罢休,随着棺盖突然打开,一股浓烈的尸油喷溅而出,熊熊的烈焰瞬间覆盖了整道冰幕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随着他的两只偷天眼急剧运转,它所聚焦出来的那只斜眼也突然光芒骤升,只要冰幕被尸油灼穿,斜眼也就会随之爆裂!

    然而庄岚淡哼一声,渔江傲的业诀在指间稍一偏转,雄厚的冰幕瞬间凹陷出了一个曲面,身后的那只斜眼,便迅速暗淡了下去!

    斜眼之所以存在,完全是两只偷天眼所聚焦出来的业炁,但是冰幕隔断了它所聚焦的曲径,斜眼也就再也难以成型!

    谢昆此时恨得咬牙切齿,他几乎是歇斯底里,把殓尸柩中的尸油一清而空,向面前的冰幕扑洒上去!

    “哼,你已经势尽技穷,还不肯就此罢手么?”庄岚的语气中突然闪出一抹寒意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势尽技穷,我就算是死,也要拉着你一起赔命!”谢昆的恨意和不甘在瞬间之内全力爆发,那只殓尸柩在他的催动下再次腾空,向厚重的冰幕上狠狠撞去!

    强烈的撞击声在狭道内四处激荡,十几次的撞击之后,冰幕上终于出现了道道裂痕!

    “水幻万千,沸凝无常。瞬息随流,象意而形!”

    庄岚再也退无可退,在冰幕即将碎裂的刹那,手中的指诀再次转换,一道雄劲的业炁爆发出去,面前的局势瞬间逆转!

    凹陷下去的冰幕突然瓦解,浓重的水元在那一刻骤然雾化,化作灼烫的炁流向谢昆扑面而至!

    凹陷下去的曲面在溃散的瞬间,释放出无比强劲的弹力,沸炁在弹力的推动下势不可挡,以惊人的速度把谢昆淹没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