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六章 遗命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庄岚对卦术一窍不通,他并没有就职卦师,各种旁门杂流实在太多,根本没有精力一一就职。

    “你仔细看卦签,能不能感受到什么?”朱清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签……似乎跟之前不同了,你怎么把它们削得这么尖?”庄岚忽然间发现,每一根签似乎都像一把利剑,犀利的锋芒丝毫不弱于刺客手中的指刀!

    “哼,怪就怪在这不是我削的,而是它们自己变的!”朱清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变的?”庄岚难言惊讶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卦术中的‘玄易斗转’现象,你有没有听说过?”朱清反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玄易斗转?似乎跟玄易门十分暗合?”庄岚皱了皱眉,他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含义。

    朱清继续道:“玄易门的确跟玄易斗转有些关联,我现在来不及跟你细说宗门渊源,只是说玄易斗转这种现象,实在是天地间极为罕见的一种存在!”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庄岚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简单地说,就是你算了第一卦之后,卦象并不结束,而是会继续催生新的卦谶,如此周而复始源源不断,直到你死或者彻底解除了卦源为止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死,就是它亡?”庄岚轻皱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卦谶一旦启动,就会无休无止地催生下去,旧的卦相破灭,新的卦相接着出现!”

    “卦源是什么来历?能不能算出来?”庄岚问道。

    朱清摇头道:“之所以一个卦相接着一个卦相出现,就是为了让你看不出卦源的来历,所以不到最后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!”

    “哼,玄易斗转是吧?这就相当于有个人一直在前面给我挖坑,等我不断地往里跳!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未必是人为的,而是天意如此,玄易斗转这种现象也不是普通人能够遇到,因为普通人的命格不足以撼动天数!”

    “撼动天数?是要与天为敌吗?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天,实际上就像一把剑,你能驾驭得了它,你就是它的主宰,驾驭不了它,你就被它屠杀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与天为敌,也不想驾驭什么,只想平平静静地走我自己的路。”

    朱清再次摇头:“那可由不得你,世界上只有一种命格能够与天为敌,那就是玄易真命,而你就是这种命!”

    “与天为敌的命格?那么天也势必不会让他存在喽?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天在谁的手中,现在还不能断定,玄易斗转是上天在跟你作对,但你自己从此要步步小心,尤其是每次卦相改变的时候,意味着一定会有凶恶降临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隔三岔五就去算一卦?”庄岚摇头诘问。

    “隔三岔五不行,至少要一天一卦,最好一日三卦,才能更好地预测吉凶!”

    “哼,如果要这样惶惶不可终日,我宁愿随其自然,反倒少了一些苦恼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是要兼怀天下吗?日后再有凶咎否卦这样的卦谶,莫非也视而不见吗?”

    庄岚于是陷入沉默,玄易斗转根本不是想象得那么简单,它似乎不只是牵扯到他一个人的命运,而是连接了天下苍生和无数民众,如果无视它的存在,将来必定会铸成大错!

    “实际上你根本无需苦恼。因为对你来说,只不过就是再就职一门职业,只要精通了足够的卦术,就可以轻易掌握玄易斗转的动向了!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没有精力面面俱到,在这么多的领域中齐头并修!”庄岚喟然叹道,他的主要职业是巫师和侠客,但如今在侠龙剑诀上还没有一丝进步。内心当然是焦急的。

    “卦术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难,尤其是按照你的天赋,将来必然会有更深的造诣,所以我把这只卦筒留给你,那上面有玄易通筮的全篇业诀,到底要不要修炼,你自己决定!”

    朱清把卦筒交到他的手中,静候他作出决定。

    庄岚略一迟疑,随后由衷地道:“是我有些激奋了,所以忽视了你的好意,若不是为了我好,你怎么可能把玄易门的绝学传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作为朋友,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,剩下的要靠你自己!”朱清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朋友……实在是人生最大的幸事!”庄岚收下卦筒,当即完成了就职血誓!

    “那么,我真的该走了,我们后会有期!”朱清于是掣出飞筝,向身后的康壮和田琳告别。

    庄岚为之一愣,朱清晋升到业士并没有多久,却已经拥有了飞筝,而他之前一直穷困潦倒,似乎没有足够的财力购买这种奢侈品。

    “这是康壮送给我的,反正他暂时用不到,就被我拿来用了,有朋友的确是人生最大的幸事!”朱清边解释便踏上了飞筝。

    “告辞,一路保重!”

    在庄岚等人的注视下,朱清一飞冲天,片刻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哎,朱清走了,稍后你也要走,今后在暮澜城就变得无聊死了!”康壮落寞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要走?”庄岚转过头问。

    “你都是琅琊王室的驸马了,不走难道等公主回暮澜城跟你成亲?”康壮闷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?你能断定那个驸马是我?”庄岚颇感意外地问。

    “凶咎否卦已经说了,化解暮澜城危机的唯一方法就是你被刺杀,所以那个韩贤一定是你假扮的,这一点朱清早就已经看透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庄岚恍悟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之外,谁还能有如此高深的拟容术?只不过我们都没想到,你居然跟韩瑜公主早就相识!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跟韩瑜公主有过一段交往,而且她现在前途未卜,内心无法放得下她,所以必须要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庄岚并不隐瞒自己的想法,但却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田琳。

    “骗得我好苦!”田琳怅然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庄岚一阵内窘:“并不是我故意瞒你,实际上即使没有公主,我还是要离开的,因为我的本命职业是侠客,它注定是让我漂泊一生!”

    “侠客?!”田琳和康壮还有葛紫颐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我先天注定的本命职业,只不过一直没有就职而已,而我的身世也一定跟此有关,所以我必须游历天下,完成祖先的遗命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