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九章 仁者
    “这位是风月轩轩主,想必你早就认识。”韩贤的目光一直在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,当日在城外跟伊势高雄交手,侥幸被前辈所救,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!”庄岚向月姬同样施礼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”月姬从接引他进门,就一直怀着赞赏的眼神在注视他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的知交,琅琊国业星榜上排名第一的侠客!”韩贤继续介绍。

    “侠王邝世?!”庄岚来不及施礼,邝世的样子他从未见过,但是这个名号却是无人不晓!

    “若不是时间紧迫,我真的很想留下来,看一看你身上还有多少令人惊奇的秘密!”邝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时间的确很急,再不走的话,恐怕就走不了了!”庄岚担心野邙陵地下的禁制随时启动,一旦冲开暮澜城的幽兰坟场,后果将会很糟。

    “那么,瑜儿就交给你了,如果幸运的话,等战乱结束,你再带领瑜儿一起回大邺城。”韩贤的眼神中透出一种厚重的托付。

    “瑜儿……交给我?!”庄岚瞬间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暮澜城周围危机重重,我自己能否杀出重围都不确定,所以根本保护不了瑜儿,月姬和邝世二人誓死追随着我,瑜儿在暮澜城再也没有可以托付的人,所以我把她交给你,以你的实力,应该能够保护好她!”

    “刚才这场选婚……莫非是真实的?”庄岚惊讶地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皇家金口玉言,怎么会是儿戏?”月姬提醒他道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看韩瑜,她脸上一片绯红,这场选婚看来是韩贤一手安排,她根本没有反对的余地,但对于庄岚似乎也并不排斥。

    “殿下的想法,跟我的预想背道而驰,外面的强敌月姬前辈亲眼见识过,你们强行冲出去太过冒险,几乎不可能成功!”庄岚突然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,你有更好的方法?”韩贤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当然有!在暮澜城的幽兰坟场,有一条地颤裂层可以直通数百里外的天鹰山,从那里出去可以绕开城外的杀手,再用飞筝离开就没有人能追上了!”

    韩贤三个人对视一眼,庄岚的这个消息,无疑让离开的机率提升了十倍!

    “这条裂层我亲自走过,所以绝对畅通,唯一的麻烦是随着时间推移,恶灵越来越多,不过殿下拥有国玺,业匠级以下的恶灵还不足以构成威胁。”庄岚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风月轩的周围全是刺客,要想避开他们的眼线是不可能的。”韩贤随后否定了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“殿下,请恕晚辈冒犯!”庄岚说着,镜悉拟容术已经施展,变成了韩贤的样子,音容仪态包括业装丝毫不差!

    “妙手门的绝学,果然超凡脱俗!”月姬和邝世亲眼所见,纷纷发出赞叹!

    “你要冒充我的身份,引开国士社的杀手么?”韩贤深受触动,因为这无疑让庄岚陷入了危险境地。

    “不错!但是不用担心,因为我的身旁会有邝世和月姬两位前辈,而殿下带着瑜儿从幽兰坟场离开,这就是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!”

    韩贤摇摇头:“你太低估国士社的能力了,他们明知暮澜城中刚刚出现了一个精通拟容的盗王,就一定会加强防范,我和瑜儿只要走出风月轩,就一定会被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庄岚略一躬身,随后突然出手,向韩贤的身上拍出了一道业炁!

    惊奇的一幕随之出现,只见威严而又端庄的韩贤,瞬间变成了一个乞丐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邝世和月姬纷纷动容!

    “忍者的伪术!”

    庄岚:“不错,他们能把孩童伪装成幼兽运出城外,我也可以把殿下和瑜儿伪装成乞丐,只不过业术的持续时间很短,但足以维持到进入幽兰坟场!”

    “你的身上,果然有太多令人惊奇的东西!”邝世的赞叹已经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就真的天衣无缝了!”月姬更是充满赞许地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韩贤沉默片刻,最后依然摇头拒绝!

    “你无论如何,都躲不开安禄京的刺杀!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我身边有邝世和月姬两位前辈。”庄岚的这句话在心底重复了无数遍,这时候总算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安禄京的一击你的确躲不开,即使有我们在场也不例外。”邝世和月姬同时给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庄岚强忍着内心一阵寒意:“就算躲不开,以我的命换殿下的命,以及数以百万琅琊士兵的命,也死有所值!”

    这句话慷慨激昂,让三位业士级高手无不深受震动!

    但韩贤沉默片刻还是说道:“你的义节令人敬佩,琅琊国有你这样的子民使我深感荣幸,然而用你的命换我离开,是我无法接受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是挽救目前局势的唯一办法,否则的话,琅琊国真的前途未卜!”庄岚郑重道。

    韩贤: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死了,就算我逃出暮澜城,对于今后的琅琊国来说,皇室的威严何在?”

    “一个贪生怕死的皇储,的确是有损国威的,而且这跟殿下的品性完全不符,他不可能答应你。”邝世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略一咬牙:“你们有所不知,数月之前,玄易门弟子朱清就已经得到卦谶,暮澜城正在面临凶咎否卦,而破解此卦的唯一方法,就是我被刺杀!”

    “玄易门?”

    “凶咎否卦?”

    三个人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,因为他们很清楚,玄易门的卦谶绝不会错!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结局就是无法更改的!”邝世盯着韩贤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早就知道了这个结局,但却没有离开,为的就是破解凶咎否卦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是的,但可惜我之前没想到国士社的目标是殿下,也不知道殿下就在风月轩。”

    “明知留下来是死,但却依然这么做,你真的是仁者吗?”韩贤无比凝重地盯着他,眼神中充满敬意,那完全是心灵上的深刻触动,它没有修为和身份隔阂,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心境状态!

    “仁者……?”庄岚恍然间皱起了眉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