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三章 业泪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你就是新一代妙虚子,一定要照顾好魅儿!”妙虚子说完之后,向自己的胸口突然拍出了一掌!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!”庄岚瞠目结舌,妙虚子的这一掌,原本是想用妙手破自杀,但却未能如愿,因为有一个身影突然出现,斩断了他的双手!

    “忍者隐术!业匠级强者!”他森冷地盯着对方,怪不得刚才一直看不到人,因为对方施展了隐术!

    “死有时候并不容易,尤其是对于自杀的人。”对方语气透寒,但分明掩饰了自己的音相,而且戴着一只面具,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韩塚虚域的入侵者!”庄岚怒目而视,对方是业匠级修为,杀妙虚子易如反掌,庄岚就更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不错!我没有想到,居然真有人能破解这个禁制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再次出手,斩断了妙虚子的双脚!

    “混账,快住手!”庄岚目光凶红,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发出咆哮。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不忍心,可以过来帮他一把,他现在连死的能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!这个仇一定要报,但不是现在!”妙虚子痛苦挣扎,但是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对方捏开嘴巴,将舌头齐根拔断!

    “惨无人道……你这个恶棍!”庄岚浑身颤栗,但却强忍住悲痛,躲在虚域空间不肯出去,因为妙虚子的眼神,正在向他发出最后的诉求!

    “师徒之情,原来竟这么淡薄,既如此,你就尽情欣赏一番,死亡的过程究竟有多么美妙!”对方轻描淡写般说完,缓缓地伸出手指,向妙虚子的眼珠剜去!

    “住手!”庄岚终于忍无可忍,心底的冲动再也无法按捺得住,就在他想要冲出迷宫的时候,一道强猛的业炁从天而降,向那个忍者高手轰了下去!

    业炁中蕴含着一道清晰的印记,这道印记正是琅琊王室的国徽!

    墓碑归位的瞬间,国玺夺回了整个业场的控制权,风月轩的韩贤等人,也就清楚地看到了迷宫中发生的一切,只不过为了压制国玺中混乱不堪的业献,韩贤耗费了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国玺当中蕴含着数以千年的业献,它跟不同的业献不同,因为这是国献,无论是威能还是强度,都远比普通的业宝更加雄浑!

    即使是业匠甚至业宗强者,在国玺发动的奋力一击之下,也将灰飞烟灭!

    只不过国玺的威能跟韩贤的修为有关,业士境界的韩贤,还无法催发出足以抗衡业宗强者的玺炁,他所能激发的玺炁,原本只有淼纹极别。

    但是韩贤的手上,有一道平步天下的皇纹!

    皇纹有两种,分别是天命皇纹和传承皇纹,韩贤手上的这道就是琅琊王室的传承皇纹,在它的加持下,国玺所能爆发的威能平添数倍,以至于就算业匠修为的强者,也不敢轻撄其锋!

    残害妙虚子的那个忍者,在这强烈的玺炁之下瞬间暴退,当韩贤想要进行第二击的时候,他已经施展隐术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逃走之前,他无比阴狠地瞪了庄岚一眼,随后仰头看向高空,以藐视的口气向着韩贤所在的业场发出了一声狂笑!

    奄奄一息的妙虚子,强忍着剧痛带来的抽搐,向着庄岚露出了一抹笑容,他似乎是在表达内心的欣慰,因为庄岚终于不负所托,完成了妙手门历代祖先的遗愿,进化出了妙手门第四绝学妙指神空!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!”庄岚强忍悲痛,泪水还是难以遏制地夺眶而出,妙虚子双手被断,业纹已经严重受创,无法调动业火进行**,他只能在痛苦中慢慢死去。

    妙虚子看着他的泪水,微微摇了摇头,似乎在告诉他停止悲伤,但要牢记这个仇恨,将来有一天一定要更加强大,才能帮他报仇!

    庄岚拼命点头,随后他终于不堪承受,几乎是颤抖着催动了梵娿天禅,用一道浓厚的佛炁向妙虚子身上笼罩过去!

    妙虚子的致命伤是在胸口,根本没有挽救的余地,但是那个凶残的忍者截断了他的手脚,而后又剜断了舌头,这剧烈的痛苦实在是非人所受,尤其是要庄岚眼睁睁地看着他死!

    梵娿天禅的出现,就像是寒冷的冬夜给一个冻僵的人披上了一件厚衣,妙虚子的灵魂跟**截然分离,所受到的痛苦也就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但是进入了佛辉,也就意味着进入轮回,他的生命随着卍轮的运转渐渐沉落,向着遥远的世界缓缓而去!

    离去的刹那,妙虚子的眼神中又多了一抹赞许,似乎是因为他已经知道,以庄岚这样的旷世之才,将来必然能够帮他报仇,并且把妙手门带向更高境界!

    直到妙虚子的灵魂完全消失,他的肉躯也彻底僵冷,庄岚才收回佛炁。

    正在他感伤无法为妙虚子举行一场葬礼之际,国徽的印记再次从天而降,妙虚子的躯体被业炁推动,进入了一座墓碑之后!

    这座墓室当中,有成千上万个墓碑,每一个墓碑后面,都是一个墓室,这些墓室都是空的,是为了迷惑潜入到这里的盗墓者,否则以妙虚子的造诣,找到“韩塚”原本可以轻而易举,但他还是凭借庄岚的七百多次音震才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韩贤用国玺操控着这一切,亲手把妙虚子葬在了皇陵,这无疑也是莫大的荣幸,因为并不是所有人,都有入土皇陵的荣耀!

    庄岚向着高空,做了一个真正的拜礼!

    而后他退出虚域,切断了跟业场之间的秘纹联系。

    各大职业之间的业赛很快宣告结束,业星榜定型的刹那,韩贤手中的国玺,也积蓄了一笔空前丰厚的业献,这是他亲手汲蓄而来,能够调动的总量比之前提升了数倍!

    庄岚端坐在楼堡顶层迟迟未动,四周的业场早已熄灭,然而他内心的悲伤依旧还在,妙虚子的死,对他来说是难以承受的打击。

    除了养母之外,他从来没有这样悲痛过,一个真正的强者,绝不会轻易落泪,而庄岚的那一滴泪,此刻依然还在眼角!

    这一滴泪没有消失,因为它不是普通的泪,而是业泪!找本站请搜索“6毛小说网”或输入:.6mao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