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章 潸然
    缰尸筘的柔韧强度,摸金手原本不可能一招斩断,但是温涛偏偏做到了!

    在业炁从指尖上挥出的刹那,庄岚分明看到了一抹燧炁!

    燧炁上跳动着泾渭分明的三道燧纹,让人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三才异燧!

    以燧炁的力量,一爪切断缰尸筘也就不足为奇,而庄岚也终于明白,温涛能够成为盗徒业星榜上的星王,除了本有的天赋之外,体内的这道三才异燧就是他的最大依仗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身形全都停了下来,庄岚的目光中一片淡漠,温涛却是狐疑、吃惊、还有一丝忿怒。

    “摸金门的缰尸筘,你怎么会用?”他忍不住发出质疑。

    “任何业器,只要获得了器谱,就不难将它学会。”庄岚漠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缰尸筘的器谱,仅存在于摸金门的嫡传弟子身上,你只有杀了他们,才能获得这种器诀!”温涛还是冷眼逼视!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任何摸金门弟子,虽然你不会相信,但我没必要向你解释。”庄岚断然回道,他的确不想浪费时间,因为如果不能尽快修复被入侵的迷宫,那么其他职业的赛手,也将难逃一死!

    “哼,的确没有必要解释,因为就算你没有杀他们,但是学会了摸金门的缰尸筘,就必须死!”温涛除了怒火和惊惧,如今又多了一层仇意!

    “你太自以为是了,摸金门的弟子,杀了也就杀了,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,因为你们引以为傲的缰尸筘,不但是为了束缚凶尸,更多的则是谋财害命,早就在盗修中臭名昭著!”

    “臭名昭著?哼,作为盗修,哪一个不是臭名昭著?!”温涛嗤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妙手门不是。”庄岚泰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妙手门?一个代代单传的门派,早晚要绝迹于这个世界!”温涛透出一丝阴狠,扬起摸金手向庄岚再次展开了攻势!

    这一次他没有使用缰尸筘,但却催发出了体内蕴藏的全部燧炁,用摸金手幻化出了一片爪影!

    爪影铺天盖地,瞬间弥漫了大半个封闭空间,温涛站在云团一样的爪影当中,向庄岚缓缓逼近!

    面对这种风卷残云般的猛烈攻势,庄岚目光深沉,身形却岿然不动,直到燧炁即将蔓延到他的身前,他才蓦然间祭出了一道指诀!

    指诀中蕴藏着一道无比精纯的墨线,而在墨线当中,又附含着一层惊心动魄的燧炁!

    这道燧炁远比温涛的三才异燧强大得多,因为它的燧纹整整有七道!

    “七星……彩燧!”温涛的眼神中瞬间被惊恐充斥,此刻他才终于明白,要想击败庄岚,的确要比破解双关禁制还要困难十倍!

    但可惜他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,附墨指携带着惊人的燧焰,像长虹贯日一般穿透漫天爪影,然后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!

    随着他的虚影消失,摸金门中温涛所在的业场,**也在同一时间覆灭,他的致命所在,同样是被业场传递而来的气焰刺穿了咽喉!

    温涛的死,在整个摸金门中引起了哗然大惊,业匠境界的温跖更是怒不可遏,只可惜他只知道是妙手门的庄山风杀了他,却无法从尸首的伤口上看出什么线索,因为三百层内的场景完全屏蔽,而庄岚一击致命之后,附墨指残存的墨线直接把尸体烧成了灰烬!

    虚幕上的星影数量,此时只剩下了一颗,并且位于迷宫第三百层,这是业场之外的所有人所能看到的唯一信息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时刻,琅琊国的盗徒业星榜发生位变,庄岚成为了新一届的星王,只不过他的身份是用业纹作为唯一信息,庄山风这个名字只是旁边的一个批注。

    接下来所要面对的,就是令温涛望而却步的双关禁制。

    这道双关禁制设定的成功概率实在太低,它只有十分之一成,也就是说,平均每一百个人,才能有一个人幸运成功。

    整个琅琊国的盗赛历史上,成功进入到三百层迷宫的本就只有区区几百人,能够穿过这道双关禁制的更加稀少,所以几百年前的温涛有幸成功了一次,成为了业徒境界的盗家业王!

    十分之一成的概率,温涛即使冒险一试,希望也很渺茫,所以他选择了除掉庄岚,以确保自己的星王之位,只不过他没有想到,除掉庄岚的希望更加渺茫!

    然而在庄岚面前,双关禁制便显得的微不足道,实际上对任何赌修来说,双关禁制就丧失了它的所有光彩!

    坊间曾有流传,一个盗修、一个巫师、一个工修、再加一个赌徒,联合起来组成盗墓小队,只要各自的业术不要太蹩足,几乎是无往不利!

    妙手破当中附加上六爻诀,无异于一个盗家高手跟一个赌徒高手联合破解这道禁制,即使双关禁制的成功概率被设定成了十分之一成,在六爻诀的不断附爻之下,那十分之九成的无关概率全部被剥离出去,最后剩下的爻纹就是必胜之门!

    所以在温涛被淘汰之后的小片刻之内,虚幕上的星影突然出现在第三百零一层,赛场之外的各大公城当中,无不响起一片惊嘘!

    风月轩中的楼阁,更是传来了令人振奋的赞叹!

    月姬和邝世,缺席了这一届的妓赛和侠赛,只不过对他们来说,有一件远比业赛更加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护送韩贤离开暮澜城!

    “若不是这次的战乱,你们两个原本不需要陪我,此刻早已返回到唐安开始了新的生活。”韩贤隔着栏窗极目远望,似乎为打断了什么而有所吁叹。

    “作为侠客,注定了在任何地方都是过客,很难在某一个地点永久定居,所以殿下的感怀完全是多余的。”邝世同样极目远望,面色中是一如既往的坚定。

    月姬不经意间看了邝世一眼,随后幽然而道:“云姬的遗愿,我还没有帮她完成,这十六年来,只是把她的遗骨送还故乡,但她最为心爱的云锦,一直没有找到新主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她,你已经牺牲得够多,我不希望你继续牺牲下去,万里之外的唐安帝国,才是你该去的地方!”韩贤极力压制着情绪,但是在谈论云姬的时候,目光中难掩一抹潸然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