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九章 斩下
    禁制之前,温涛早就已经赶到,但却一直等候庄岚。

    这个猥琐而又天赋极高的摸金门少主,之所以在这里一直等他,并不是为了给庄岚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,而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禁制,让他一直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双关禁制,破解禁制之后会有两个结果,一个是成功,一个是失败,成功之后就会进入下一层,这道禁制也就随之闭合,后来者再也无法从此通过。

    而一旦失败之后,就会被业场直接淘汰,后来的赛手继续面对这道禁制,直到有一个成功者为止。

    所以温涛的意图也就很明显,他要在破解这道禁制之前,除掉紧随其后的庄岚,因为星王只能有一个,当整个迷宫中只剩下一人的时候,真正的星王才能确定。

    庄岚赶到之后,跟温涛正好迎面相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琅琊国的业赛历史上,止步于三百层的盗徒有多少人么?”温涛见到庄岚面无表情,既没有厌恶和仇视,更没有欢欣和喜悦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一眼对面的双关禁制回道:“多少人我并不知道,但有一点能够断定,这个数今天还要再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哼,也可能是两个!”温涛略微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一个就是一个。”庄岚的回答很坚决,表情更加坚决。

    “哦,你有把握绝对通过这里?”温涛忽然冷眼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一向很相信自己的运气。”庄岚漠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运气?”温涛几乎是嗤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道双关禁制,有几成的失败几率么?”紧接着他又厉声反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十成,那就无所谓多少。”庄岚还是平静得出奇。

    “哼,好狂的口气!”温涛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“你提前赶到这里,但却不敢冒险一试,很明显已经失去了继续前进的信心。”庄岚毫不客气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连一成都不到的成功几率,我当然不会冒险!”温涛毫不为意对他的嘲讽,因为这里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够听到。

    “你的确不需要冒险,因为你以为只要击败我,就能够确保自己的星王之位。”庄岚再次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我虽然没有信心破解禁制,但是却有十足的把握击败你!”温涛的眼神中开始闪现出杀意。

    “哼,这将是你最为后悔的错觉,因为击败我的难度,远比破解这道禁制更高十倍!”庄岚的目光突然虚眯起来。

    温涛浮现出一脸狞色:“真是狂得出奇!只是不知道所谓的妙手门的业术,是否真如传说中那么强大!”

    庄岚目色微沉:“你很快就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,希望如此!”

    温涛已经失去耐心,话音未落之际,一道犀利的风炁突然破袖而出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身影也同风影一般极速漂移,几乎是瞬息之内来到了庄岚面前,向他的胸口迎面推出一爪!

    这一爪袭来之时,庄岚才看得清楚,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手,因为这只手比普通的手更肥更大,而且它的颜色灿黄如金,锋利的指甲上,透着足以一击致命的业炁!

    然而庄岚的身影似乎更快,这一爪眼看就要击中胸口,身形就以诡异的角度一闪而逝,虚空中只留下一抹淡淡的浅影!

    温涛并不吃惊,他完全预料到了妙手门的精妙身法,所以在一击落空之后,并没有就此罢休,金爪在空中划过一道炁影,沿着对手的轨迹紧紧追了过去!

    而在这一刹那,他先前祭出去的那道风炁,也随之改变方向,似乎是早已预料到庄岚的身形动态,在他即将达到的必经之路上近身扑了上来!

    这道犀利的风炁,是摸金门的独门业器,缰尸筘!

    缰尸筘一旦近身,即使是力大无穷的凶尸,也会被它牢牢束缚,而一旦被缰尸筘束缚,温涛那双一击致命的金爪就会紧随而至,将他彻底送上绝路!

    这实际上正是温涛的必杀绝技,缰尸筘和摸金手!

    然而令他吃惊的是,庄岚在缰尸筘面前不但没有退让,反而挺身而进,伸手向缰尸筘径直抓了过去!

    “找死!”温涛一声厉喝,摸金手光芒骤闪,犀利的业炁暴射而出,向庄岚的身后抓了过去!

    缰尸筘眼看就要缠在庄岚的身上,然而它的首尾即将闭合的刹那,一道妙手破横贯而入,将即将收紧的缰尸筘硬生生地抽了出去!

    精准而又雄劲的手法,让温涛瞬间惊得面无血色,要知道失去了缰尸筘的束缚,他的杀机也便少了一半,单凭摸金手的攻势,根本碰不到庄岚这种高手的衣襟!

    事实恰恰就是如此,这一爪原本必杀一击的摸金手,在庄岚的司空步面前再次落空!

    惊甫未定的温涛当然不会甘心,摸金手还是紧追不舍,与此同时,袖袋内再次有两束风炁接踵而出,向庄岚所在的位置合围而去!

    论身法,温涛的速度丝毫不弱,但却败在了诡奥和精妙上,所以他迟迟追不上庄岚,要想击败对手,缰尸筘必须建功!

    可是庄岚的妙手破,很明显牢牢克制了他的缰尸筘,迄今为止,还没有任何一位业修,能够徒手破解摸金门的缰尸筘,因为缰尸筘内部所蕴含的强大业炁,足以截断一个人的手指!

    唯独妙手破的巧妙手法,能够精准而又强横地截断缰筘,这一招用火中取栗来形容毫不夸张,所以才会让温涛看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两道缰尸筘再度落空,温涛的脸上已经隐隐渗出汗珠!

    当他再度启动袖袋,继续用缰尸筘展开攻击的时候,飘行中的庄岚突然间凌空飞闪,一道相同的风炁破袖而出,向身后的温涛席卷过来!

    这一刻温涛的惊意完全无法言表,因为他从这道风炁当中,一眼看出了缰尸筘的熟悉身影!

    摸金门的独门业器,居然会在对方身上,而且竟能用的得心应手!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击,让温涛猝不及防,他根本没有妙手破那样的巧妙手法,徒手破解这道缰筘,如果让自己的杀器困住自己,那未免让他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于是在缰尸筘缠到身上的刹那,温涛的摸金手毫不犹豫地挥出,一道犀利的业炁向缰尸筘狠狠斩了下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