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四章 奇迹
    虚幕上不断传来惨遭陨落的星影,就是说在第一百零一层当中,侥幸入围的那一千零八十个人,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急剧消亡!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缔造了这场悲剧?又是通过什么手段入侵到了琅琊国的业场当中?”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庄岚心头,却迟迟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如果找不到那个入侵节点,那么不但是迷宫中的这些盗修,业场中所有参赛的赛手们全都会死!

    然而虚域空间广袤无垠,单单一座迷宫就已经深不可测,要在这么宽广的业场中找到一个节点,实在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业场之外,暮澜城风月轩的楼阁当中,三位业士级顶峰高手正在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这里同样也有一座业场,而且这座业场跟其他地方完全不同,因为这座业场是用琅琊国的国玺透射出来的!

    从这座业场当中,能够看到所有虚域的内部场景,从厨修到杂修,从业徒境界到业士境界,甚至于业匠境界的虚域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王室内部,果然还是出事了!”执掌国玺的正是韩贤,他此时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凝重,目光中甚至于露出了一丝颓废。

    “殿下,现在还不应气馁,奇迹未必不会出现。”身旁的另一人劝道,他语气沉缓,目光坚毅,身躯跟他的剑一样刚直!

    这是一位侠修,业星榜上排名第一的侠王!

    他叫做邝世,琅琊国乃至整个东溟,无人不晓的第一侠客!

    之所以称为第一侠客,是因为在东溟诸国,目前没有任何一位侠客是业匠修为,因为侠者的数量太少了,甘愿行侠的人一直以来都很稀有。

    “奇迹?不可能的,韩氏帝国如今真的岌岌可危了!”韩贤的面色愈发沧桑,以至于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叹息!

    “殿下,你从未有过这样的绝望和颓废,难道仅仅是因为有人入侵了琅琊国业场?”邝世颇为诧异地询问。

    韩贤轻一颔首:“你有所不知,琅琊国业场被人入侵,意味着大邺城地下的太坤墓群出现了重大变故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邝世和一旁的月姬同时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韩贤继续道:“太坤墓群当中,埋葬着琅琊国皇室历代祖先,而韩氏帝国的传承国玺,是镇守太坤墓群的中流砥柱,如果把墓群的风水毁掉,那么国玺当中的庞大业献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方真是处心积虑,如果业献失控,琅琊国的国徽势必受损,到时候就算你离开暮澜城,国玺能够带来的作用也就微乎其微了!”月姬盯着业场中的情景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国玺始终在你手中,对方怎么可能瞒过你侵入业场,并且触动了太坤墓群?”邝世也紧接着追问。

    韩贤沉眉道:“因为业星大赛的整个业场,都是建立在一个虚域之上,这个虚域就是盗家赛场的那座迷宫,而这座迷宫的镜像,正是太坤墓群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太坤墓群的风水格局,是通过虚域空间进行流转的!”邝世终于恍然而悟。

    韩贤:“所以,只要入侵到太坤墓群并关闭风水门,迷宫就成为了孤立的镜像,业场中的所有人既无法切断业场,也不能从虚域中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入侵者是从太坤墓群做的手脚,所以能够绕过你的监视,从而剥夺了你对业场的操控权!”
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是剥夺了国玺对业场的操控权,国玺当中的业献如今已经出现混乱,而我根本无法压制这种混乱。”

    邝世顿了顿:“这实在是件糟糕的事,要想夺回国玺对业场的操控权,必须前往那个入侵节点,把闭合的风水门重新打开。”

    月姬摇摇头:“入侵节点既然在太坤墓群,现在去根本来不及了,而且据我所知,但凡镜像虚域都是逆向门户,闭合的一面既然在太坤墓群,那么要想开启就只能在迷宫当中!”

    韩贤叹息道:“所以说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,因为虚域的末端是平纹级赛场,里面的赛手都是业徒修为,而镜像的对面却是淼级禁制!”

    “对方入侵的墓区是淼级节点,风水门的闭合位置却是平纹级虚域,这么做简直阴狠之极,因为业徒修为根本打不开淼级禁制!”月姬忧然而到。

    邝世的目光则渐渐凝聚出一丝侠意:“越是绝望的时候,我越相信奇迹!”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已经深入到一条甬道的尽头,这里的虚域恶灵简直数不胜数,单纯依靠司空步很难躲避它们的尸火,于是在施展盗术的同时,他暗暗催动刺魂咒对恶灵展开攻杀!

    巫术一旦施展,效果便立竿见影,成群的恶灵围着他,庄岚却如入无人之境,再加上司空步的诡奥身法和速度,外人只能看到一个虚影在尸群中穿梭,对于妙手门的神奇业术愈发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而在所有的观看者中,最为全神贯注的一个人位于暮澜城的风月轩,她就是韩瑜!

    “瑜儿,你说你认识这个盗修?”韩贤难掩面色中的愁容,但对于韩瑜却是无比慈爱。

    “当然啦!他就是在虞州城之战中打破国士社阴谋的小岚哥,我跟你说过的!”韩瑜盯着业场中的庄岚充满神采。

    “一夜之间学会了我们韩家的三大顶级儒术,凭一己之力击败了千叶归根的三个弟子,后来又帮季无涯击退了黄雄一干人的那个小庄?”韩贤大感意外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,正是他!小岚哥竟然也来到了暮澜城,而且用了庄山风这个名字,很显然是要引起我的注意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真的是他?儒修怎么可能会用这么高深的盗术?”韩贤看向业场问道,此时的庄岚,早已引起了无数观众的注意,因为他的身法实在太快了,快到竟然能够无视虚域恶灵的存在!

    “绝不会错!除了小岚哥,没有人会用庄山风这个名字,至于他的职业,的确有些令人费解,因为当初他学儒术的时候,分明也没有从农家解职!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,同时兼修了三门业术?”韩贤略显诧异地看了看邝世。

    “看来,奇迹的确有可能出现!”邝世盯着业场中的庄岚,目光中的侠意愈发浓重起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