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一章 结仇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合作,而是要挟!”庄岚怒声而斥。

    “哼哼,这十几个人反正也没有希望入榜,但却有能力阻止你进入下一层,到底要不要合作,你应该很清楚。”谢昆笑得更加肆意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耻!”庄岚暗暗咒骂了一句,但却无法拒绝这个要挟,因为这十几个灵柩门弟子,的确有能力把他阻挡在一百层之内!

    “没有意见的话,我们就动身吧?如果耽搁得太久,恐怕会很不利!”谢昆像是吃定了庄岚,把他强行绑在了他的贼船上。

    庄岚无可奈何,随着他们走向甬道的前方,现在他倒真的不用担心受到别人偷袭,因为灵柩门的这十几个人会为他抵挡一切。

    甬道漫长而又深邃,直到数百丈之后才出现了第一条岔道,而这条岔道当中,虚域恶灵的数量成百上千,当然没有人愿意跟它们纠缠。

    谢昆毫不犹豫,带领他们往下一个岔口行进,接连经过了十几条岔道之后,终于在一条狭道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狭道之内,剧烈的元炁波动尚未平息,很明显这里刚刚经过了一番厮杀,所有的虚域恶灵已被清理干净,狭道的尽头俨然存在着一道禁制。

    想通过这道禁制进入到下一层迷宫的,是六个来自同一门派的盗修,这个门派并不在暮澜城,庄岚根本不认得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只能有一个通过这道禁制,因为所有的禁制只能开启一次,其他人还要寻找另外的禁制进入下一层,谢昆所说的的确没错,在这里如果没有帮手,单枪匹马实在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然而即使有了帮手,也难做到万无一失,眼前的这六个人,就遇到了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谢昆在这条狭道前停下,很明显是想抢夺这道禁制,而时机恰恰也很合适,因为对方只有六个人,刚刚跟虚域恶灵一番恶战,体力还没有来得及恢复!

    那六个人见到谢昆,面色瞬间一片惨白,此时的处境,很明显是他们最不想遇到的。

    “识相的话,就让开这条狭道,否则……我现在就让你们退出业赛!”谢昆一脸阴笑地瞪着对方,同时在岔道口屏蔽了业场,狭道内的情形再也无法被外界看到。

    庄岚下意识地瞄了他一眼,屏蔽业场,赶走对手,完全是掩耳盗铃的一种手段,外面的人就算看不到,也猜得到是灵柩门的人赶走了他们。

    谢昆作为灵柩门少主,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,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?

    但很快他便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不愿意把已经到手的禁制拱手相让,面对谢昆的威胁,其中的五人怒目相向,牢牢地守住了狭道的入口!

    剩下的那个人,则开始全力破解墙壁上的禁制!

    “哼,不知死活!”谢昆面色骤沉,从袖袋中突然取出一口丈许多长的棺材,这是灵柩门的独有业器——殓尸柩!

    棺椁原本是用来盛装尸体,但是灵柩门的人却用它殓装活人,这种业器很少有人使用,因为它十分笨重,催动起来很费体力,而且用来杀人似乎并不方便。

    殓尸柩本体方正,圆滑的棱角毫无锋芒,用它来杀人的话,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硬砸,这是所有人能想象到的常识,但灵柩门却把它当做独门业器,很明显有更高明的使用手段!

    对面的五个盗修,对殓尸柩的底细同样一无所知,他们只能以静制动,并尽可能地拖延时间,当那个禁制打开之后,就算退出这次业赛,自己一方至少有一个人进入了下一层。

    谢昆当然不会让他们得偿所愿,殓尸柩祭出之后,在业力的催动下嗡然作响,向狭道之内的五个人横飞过去!

    狭道空间狭小,要躲避这只棺材绝不可能,五个人于是联手出击,挥动辟地铲向殓尸柩狠狠劈来!

    剧烈的乒乓声在棺材表面接连响起,厚重的棺体毫发无伤,但它的冲势被迅速降缓下来。

    五个人刚要松一口气,即将停下来的殓尸柩突然打开了棺盖,接着从棺腔内骤然射出了一道灼烈的火光!

    火光的速度惊人之极,灼烈的气焰更是令人焚筋销骨,那五个人根本来不及后退,就已经被烈焰逼近!

    危急关头,他们唯有切断业场,才能避开这致命一击,否则五个人都要被这道火炁吞没。

    然而令人诧异的是,五个人就这样眼睁睁地,任凭这道烈焰穿过自己的身体,使他们在片刻之内化成为一团灰烬!

    业场内的身形虽然都是虚像,但业术产生的冲击是完全等量地由业场传递给了他们的本体,所以刚才的这五个人,已经全部惨死在烈火之下!

    这出奇的一幕不但让庄岚瞠目结舌,就连亲手杀了他们的谢昆,也不禁怔愕当场!

    很显然,谢昆根本没想到能直接杀死他们,他唯一的目的是把他们逼出赛场,而那五个人像是突然忘记了切断业场,活活被殓尸柩的烈火烧死在里边!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灵柩门的人面面相觑,他们似乎意识到了事情不妙,因为在业赛当中,互相算计并驱逐对手是普遍存在的现象,业赛之后不会有人追究什么,但如果设计杀了对方,那么后果就严重了!

    谢昆刚才一出手杀了对方五人,这个仇对一个门派来说绝不会置之不理,因为这五个人能进入第一百层,全都是门派当中的精英!

    刚刚还在破解禁制的那个人,眼看着同门师兄全部被杀,也早已惊得面目错愕,此时再也没有心思破解禁制,而且他也知道,现在再也没有机会进入到下一层迷宫。

    谢昆面色铁青,他没有急着去杀第六个人,而是迅速稳定了一番情绪,接着露出了一丝凶狠之色!

    “哼,是他们自己找死,怪不得我!”他突然咬了咬牙,这个仇既然已经结下了,就不怕再结得更深一些,反正在暮澜城中,还没有任何盗家势力敢跟灵柩门找麻烦。

    第六个人自知不是谢昆的对手,再也无心在此恋战,眼看着谢昆的殓尸柩缓缓逼近,他毫不犹豫地切断了跟业场之间的秘纹连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