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五章 突围
    众人议论之际,葛勇的哭声渐渐浩荡如潮,在军鼓的推送下,哀嚎声简直振聋发聩,因此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围观。

    庄岚不得不暗暗佩服他的演技,同时也怀着鄙夷的神态对忍者产生了厌恶,为了达到目的,他们可以六亲不认,在忍者的世界,是根本没有任何情意可言!

    “葛家少爷,你这是给谁服丧?”人群中终于有个人走上来询问葛勇,她是风月轩的管家,业士三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葛勇只是哀嚎,根本不理会管家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亲人逝故,还是尽快下葬吧,免得尸身放得久了,接收不到阴气而溃烂腐化,尤其是没有盛放在棺木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下葬?你说的轻巧!”葛勇毫不理会管家的劝说,反而有些恼怒地盯着她!

    “怎么?不下葬的话,难道让尸身一直这样曝干么?”管家有些莫名其妙,风月轩是风雅之地,她当然不想让一群送丧的人在门前大煞风景,所以尽量用婉转的口气劝他离开。

    但葛勇并不买账,他似乎就是要缠上风月轩,随着四周看客越来越多,他突然止住了哀嚎,然后伸手把尸体上的麻木扯了下去!

    麻布扯掉之后,葛云的尸身曝露出来,它归归整整地仰面而躺,胸口上清楚地烙着一只脚印,那是伊势蹄兵独有的致命业术。

    众人对葛勇举动疑惑不解,并不时地发出唏嘘,葛云既然已经战亡,按理说必须尽快把尸体入殓,然后找地方埋葬,一旦等尸身曝干,就再也不可能冥化并潜入阴界了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把一具尸体暴露在众人面前,是对死者的莫大亵渎,更何况葛云还是葛勇的爹!

    就在众人的不解和指责声中,葛勇突然出手,把尸体翻了过来!

    葛云背上的那幅图,于是完整地展现在众人面前!

    “我们葛家军奋勇杀敌,为了解救暮澜城之危,跟十倍于葛军数量的伊势蹄兵发生交战,以全军覆灭的代价赶走了盘踞在暮澜城的外敌,你们却还有心思在这里歌舞升平?”

    众人吃惊地盯着这张图,围观者当中不乏儒修大家,他们充分肯定了这是一张摹视图,图中所表现出来的场景自然都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从图像的色彩可以看出,这幅图还很鲜艳,而且葛云的尸体血色未尽,所以可以肯定他刚死不久。

    “城外驻扎着一支敌军?怪不得前往剿匪的兵家全都失败了呢!”

    “十倍于葛家的数量,那么说这只敌军有四十多万?”

    “葛云出征时的确带走了四万葛家军,但那是去年的事,而现在看来,他们可能刚要回城,便跟敌军遭遇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敌军既然已被击退,暮澜城的兵家们也该乘胜追击,把那群匪寇悉数剿灭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四十万人即使被击退,也只是暂时的,如果不把他们彻底赶走,他们很快卷土重来,暮澜城始终还是无法摆脱困境。”

    “葛家接连两次出兵,都是全军覆灭,兵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,现在暮澜城中,再也没有一个势力可以跟四十万敌兵抗衡。”

    葛勇担心达不到目的,在众人议论的过程中,继续装腔作势地放声嚎哭,同时卖力地击打战鼓,生怕别人听不到。

    风月轩最高的一处楼阁,是月姬的私密场所,迄今为止都没有人进去过,从那里可以清楚地俯瞰附近的街景。

    以月姬的目力,对街上发生的事完全可以明察秋毫,而在她的身旁,此时还站着两位业士顶峰的高手!

    “葛家接连两次全军覆没,恐怕是遭到了忍者力量的渗透。”

    “忍者无处不在,成了危害琅琊国甚至整个东溟的蛀虫,可惜我们发现得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隐藏得太深,不可能被轻易发现,这正是忍者的可恶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葛云的死该怎么看?他真的能击退四十万伊势蹄兵么?”

    “葛家的乱星阵精于布局,是兵家中少见的动相业术,实战中的确擅于以少胜多,尤其对伊势蹄兵那样的固相兵阵,天生具有克制作用,但如果受到了忍者渗透,动相兵阵的隐秘泄露出去,威力也就荡然无存,面对十倍于兵力的敌军,绝对是惨灭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他背上的那幅图,倒是确实把伊势蹄兵打得落花流水,虽然最终难免败亡,但把十倍于兵力的对手击退,委实也是了不起的战功!”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一幅摹视图,所以画中的描述是真实的,但令人不解的是,这幅图并非原作,而是被人拓印上去的,只是拓印的手法相当巧妙,普通的儒修很难看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真图,又何必拓印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十分令人费解,而葛勇特意把摹视图展示在风月轩门前,这应该不是巧合,他有意让我看到,是想传递什么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伊势蹄兵被击退的消息?这分明是个圈套,因为葛家不可能知道你在风月轩,即使是王室派兵来救,也不可能只派葛家那么点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也疏忽了一点,现在东溟联军已经陷入了苦战,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前来暮澜城,因为整条战线都被封锁在京都对面,我们的人即使想过来都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葛家军因为第一次出兵失利,所以由葛云率军发出了第二次出征,从时间上算,他们应该赶不上敌我双方决战,没有办法跟东溟联军集结,从而被孤立在了战线后方,而且是敌军的这一方!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葛家军倒真有可能联军无望之下,返头回援暮澜城,毕竟这里有需要它的战场,至于是不是得到了琅琊王室的调遣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一个疑点始终无法解释,葛家军既然受到了忍者渗透,它的制胜秘诀也就失去了效果,为何还能把伊势蹄兵打得如此狼狈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是伊势蹄兵故意卖出的破绽,目的只是让后役营的儒修做出这幅摹视图,实际上当这幅图做完以后,葛家军的命运也就终结了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,所以说,你要慎重考虑接下来的决定,因为这很可能是对方的圈套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时间已经迫在眉睫,即使没有这条消息,我也准备强行突围,否则再拖下去,东溟联军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