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一章 摹视图
    荒冈深处,到处是绵延不尽的野草,庄岚跟随葛勇穿越松林,来到一片相对开阔的平地。

    这块地显然是人为开辟出来,因为地表上到处都是高高耸起的营帐,从这些营帐中间,可以看到大量的伊势蹄兵在走动!

    “这是伊势蹄兵的营地,伊势家在大昶国是赫赫有名的兵修世家,这一次出征东溟,伊势家兵力尽出,四十多万蹄兵全部来到了东溟战场!”

    “四十多万?”庄岚听到葛勇的解说,内心不禁暗暗一沉,如此庞大的兵阵,即使全盛时期的葛家,也未必能抗衡得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伊势家招兵买马,为这场征战早就蓄势已久。”葛勇侃侃而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伊势家的弟子吗?”庄岚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葛勇断然摇头:“当然不是,我虽然也是兵修,但跟伊势家毫无关联,之所以出现在这里,只是为了方便往城内运送毒尸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潜伏在暮澜城的忍者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暮澜城葛家少主,葛家军两次出征,第一次被天鹰山的枭匪歼灭,第二次被伊势蹄兵歼灭,这两次兵败都有我的功劳!”

    “是你?”庄岚蓦然抬头盯着他片刻,葛紫剑背宗叛祖,原来是充当了一个人的影子!

    “在葛家潜伏这么多年,我总算为国士社做出了贡献,这两次业功,再加上往城内运送的毒尸,让我的额带段位迅速提升,等瓮杀行动成功,我就可以晋升到青带!”

    庄岚不再说话,随着他缓缓前行,现在看来,第二次应征出兵的葛云已经凶多吉少,葛门四子如今只剩下一个精神呆滞的葛江。

    两个人穿过营区,在一个与众不同的营帐前停了下来,这座营帐的顶头,系着一撮细长的的红缨!

    “到了,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葛勇出示他手中的令牌,营帐两侧的侍卫放他们进营。

    “伊势大人,人带来了。”葛勇进帐后向一个中年女人屈身禀报。

    庄岚也颇感意外,他没想到掌管四十万蹄兵的会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跟伊势奠相似,面目阴鸷得令人发寒,身上的装束也完全相同,高大的衣领和瘦长的衣身,看上去就令人难忘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语气森冷,即使是对同一阵营的国士,也没有丝毫客套。

    “千叶落。”庄岚泰然回答,保持着千叶落本有的孤傲的温雅。

    “为何独自流落至此?”

    “虞州一战之后,家师惨遭陨落,一年来我独自徘徊在暮澜郡周边县城,至今无所建树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把握说服韩贤,让他接受大昶国的劝降?”

    庄岚:“可以试试,如果成功的话,大昶国的士气必将空前高涨,这比单纯的刺杀更有意义,尤其是大昶国西征路上的第一战。”

    女人想了想:“如果失败,似乎也没有什么损失,伊势蹄兵的实力足以横扫整个暮澜城,即使让他们得知兵力部署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这么说,你同意了?”

    女人随后摇头:“但有两件事令人忌惮,一个是韩贤手中的国玺,另一个是暮澜郡领主廉布虚!”

    葛勇插口道:“廉布虚是业匠强者,虽然身患重恙,但只要一出手,就是无可抵挡的存在,而韩贤手中的国玺,如果加持在民众身上,数百万民众的战力绝对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必须等业星大赛开始,国玺处于颁旨状态,才能消除韩贤的威胁,至于廉布虚,哼,到时候毒疫爆发,他自身难逃,就根本不足为惧!”

    庄岚:“但那样一来,韩贤也会死于毒疫,想用他击溃东溟联军的士气也就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指望你去辩服韩贤,简直是痴心妄想,据国士社的调查,韩贤的修为、天赋、意志、学识都是超凡脱俗,他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更不可能出城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大人为何把我招到这里?”庄岚不无疑惑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自然是另有安排!”

    “伊势劲雌大人精于兵谋,听她的吩咐绝不会错!”葛勇在一旁拍马奉承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原来叫伊势劲雌。”庄岚默默想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儒修,又是千叶家的弟子,用灵血代替灵墨,在尸体上做一幅画,应该不难吧?”伊势劲雌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难。”庄岚皱眉回答,他猜不透对方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那好,这个人是葛门四子之一,他叫葛云,几个月前就已经死了,尸体一直没有处理,你在他身上做一幅画。”

    伊势劲雌边说,边拉开了身旁的一道帷幕,从幕帐后边露出了一具尸体!

    尸体直接被吊在半空,显然是被折磨至死,伊势劲雌当初可能想从葛云身上得到什么,可惜最终没有如愿。

    把一具尸体吊在自己房间几个月,像一件物品那样摆在这里,伊势劲雌的内心简直冷血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这是从尸体上放出来的,是心脏中的灵血精华,用他自己的血在身上作图,应该能很好地融合。”

    伊势劲雌说罢又递给他一只小瓶,瓶子当中装有满满一瓶鲜血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图?”庄岚走到这步,已经没有回绝的余地,尽管这样做对葛云十分不恭,但为了大局和自身性命,他只能顺从对方。

    “一幅血染江山的摹视图!”伊势劲雌说着又取出来一张早已完成的灵图。

    这张图的背景竟然是暮澜城,在城外数百里处的一片原野,到处都是战亡的士兵尸首,地上残缺不全的尸身以及漫山遍野的血色,充分展示了交战的悲壮和惨烈。

    摹视图是用客观视角描绘的真实场景,不添加一丝主观色彩和虚构成份,它只是真实记录所见到的人和物,所以摹写的时候一气呵成,任何额外因素的添加都会造成摹影,有摹影的摹视图已经脱离事实,也根本瞒不过儒修的审查。

    伊势劲雌的这张图却是真实的,她让后役营的儒修画下这幅图,原本是想能够派上用场,但直到庄岚到来似乎都没有得到机会。

    图上那些死去的士兵,全部都是随葛云出征的葛家弟子,而跟他们进行厮杀的另一方,则是伊势蹄兵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