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八章 内诀
    “这个洞口,真的可以离开?”葛紫颐始终不明白庄岚为何能打开这道禁制,也不相信从这个洞口能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庄岚肯定地道:“相信我,这不是普通的洞口,而是一个空间节点,从这里出去能够直通天鹰山,如果在洞口上施展卐形佛诀,还可以直达当年的那座皇宫。”

    “皇宫居然还在?”葛紫颐神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的确还在,但暂时不能进去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庄岚语气凝重,他几乎可以断定,大灵佛国的皇宫实际上就是野邙陵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们赶紧出去!”葛紫颐兴奋地道,死里逃生对任何人来说,都是件难以抑制的幸事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先把剩下的菩提果摘走。”他让葛紫颐稍等片刻,往菩提树方向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片刻后,庄岚去而复还,树上的菩提果被他摘得一个不剩,而且他用毓木皇经,吸收了一滴无比精纯的木液!

    “走吧!”两个人来到洞口,庄岚领先一步跨了进去,葛紫颐毫不犹豫,紧跟着他也一冲而过!

    “嗖嗖”两道落地之声,两个人先后脚踏实地,来到了外面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”庄岚扫视四周,瞬间判定出他们来过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是那条山谷!”葛紫颐脱困而出,未免有些兴奋异常,她自然认得这条山谷,因为山谷中有条黑河,当初为了躲避恶灵,庄岚施展儒术搭建了一座浮桥,两人从河面上跨了过去!

    庄岚则蓦一皱眉,刚才从寺院离开之后,他重新建立了跟尸傀的神念联系,而那些尸傀现在就在他的附近。

    “小庄哥,怎么了?”葛紫颐看得出他目光凝重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宜久留,我们快走!”说着他迅速掣出飞索,带着葛紫颐往天鹰山顶端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刚来到山顶不久,就看到山谷当中出现了网状的裂痕,地颤声一阵接着一阵,整个天鹰山似乎都开始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葛紫颐惊恐地问。

    “暮澜城正在面临数千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,地层的塌陷极有可能导致尸潮,继而重现六千年前天鹰古城的厄运。”庄岚扫视着下方的地面,随着裂隙的增大,大量的凶尸不断从地下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条黑河到底通往哪里?河水中明明聚集着大量恶灵,但是在大灵寺却一个也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庄岚眸光倏闪:“黑河,是从阳界垂向无尽冥界的一条流瀑,而大灵佛国的皇宫遗址,就建立在这座瀑布之上,河水中的恶灵无法穿越浑天空间,在大灵寺自然也就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地颤好像停了,我们可以回去了!”葛紫颐迫不及待想要回程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想要回暮澜城,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但不是通往城门,而是通往城内的幽兰坟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葛紫颐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把暮澜城如今的变化跟她细说了一遍,然后告诉她,即使回到城内,她也不能回葛家,因为如今的葛家已有变故,她贸然回去极有可能惨遭灭杀。

    “沿着地脉的断层一直走,就能到幽兰坟场,进城后直奔田府,到那里暂住一段时日。”庄岚把她送到鹰爪谷入口,让她一个人回城,他自己则要去一趟暮澜兽林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自己保重。”葛家跟田府原本就有交情,葛紫颐跟田琳自然相识,虽然谈不上朋友,但暂住几日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葛紫颐走后,庄岚抬头看了看鹰爪峰,那个山洞依然还在,实际上它从未消失,只不过一旦进去之后,从里面很难再找到它。

    随后他收起尸傀,沿着鹰爪峰穿越群山,来到了枭盟的老巢。

    枭匪全都倾巢而出,到暮澜城外劫城去了,整个匪巢陷入空虚,他正好上来探查一番。

    天鹰山由数百座群峰连绵而成,从远处看,主峰就像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,而枭盟的总巢就建立在这只雄鹰的头顶。

    在这座山顶上,不但有数百座寝宫,还有一座宽阔的大殿,以及关押人质的地牢。

    大殿中既可以议事,也能够聚众享乐,庄岚上次来的时候,枭盟正在庆功,而葛紫颐就被关在地牢。

    如今大殿已经人去楼空,但地牢当中却不断传出声声厉吼!

    地牢门前此时再也没有枭匪看守,他用妙手破打开禁制径直闯了进去,看到了一个被切掉四肢的匪首正躲在角落里呜呼哀嚎。

    “被折磨成这个样子,说明你手中有别人想要的东西,但是你宁肯死,也不愿意把这件东西交出去,所以就只能承受这种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怎么能进入地牢?”

    “一个过客而已。”庄岚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“快带我出去,我要召集全体枭盟弟子,让他们知道谁才是枭盟帮主!”

    庄岚轻一摇头:“外面已经没有人了,整个天鹰山现在只有你和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枭盟是我的,只有我才能调动他们!”

    庄岚叹息道:“以前是你的,但现在不是,如果我猜得不错,现在的枭盟帮主是尹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畜生,他杀了老二,如今又要除掉我,都怪我当初引狼入室,造成今日之患!”

    “你果真是枭盟的大头领殷无常,一生打家劫舍无数,最后却死在自己人手里,实在是可悲可叹。”庄岚略带嘲讽地道。

    “尹猖那个奸贼,简直六亲不认,老子我死不瞑目!”

    庄岚:“尹猖是大昶国的忍者,他当然不会真心效忠于枭盟,更何况他跟你非亲非故,所以不需要顾及感情或者义气。”

    “忍者?大昶国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不错,这是我能帮你对付他的唯一理由,否则我绝不可能跟一个匪修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能帮我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能帮你解散枭盟,让尹猖的阴谋无法得逞,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?区区业徒八层修为?”

    庄岚蓦然出手,向虚空祭出一道大裁决术!

    “这道业术,你应该认得吧?”

    殷无常耸然动容:“廉氏绝学,你是郡领府的人?”

    庄岚不置可否:“尹猖现在就在暮澜城外,你如果想报仇,必须把枭王棋的内诀告诉我,这应该也是尹猖最需要得到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