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二章 暗算
    “不要停……我能挺住!”

    眼看他脸色煞白,双腿几乎站立不稳,庄岚放慢了酒元的转化速度,但康壮不想放弃,他似乎想要挑战自身的承受极限,让全身体魄提高到最大程度!

    用这种方法进行锻体,无异于醍醐灌顶,所以机会只有一次,能提升多大程度,取决于他的承受力!

    如此坚持了小半个时辰,当那团淩汀之气逐渐淡化的时候,康壮终于不堪承受,扑通一声倒了下去!

    庄岚连忙中断业诀,俯身仔细查探了他的体脉,稍刻之后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?”朱青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晕过去而已,这已经是他所能承受的最高极限,之后的三年甚至更久,他依然要被这种痛苦所折磨,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会逐渐适应疼痛,一直到对这些痛苦不再有任何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会这么残酷?”朱青暗暗咋舌,他对康壮的毅力油然而生一种敬畏!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他的付出也有所回报,如今他的体魄,比之前更加强横了两个层次!”

    “两个层次的体魄提升?!”朱青万分唏嘘地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庄岚再一点头:“不错,这座粮窖中蕴藏了数百年之久的庞大粮精,他刚才吸取了那么多,没有点惊人的进步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但这个造化是你帮他完成的,这样说来,你的体魄岂不是比他更强,否则怎么可能操控得了那么庞大的粮精?”

    庄岚不置可否:“你在这照看他,我有事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为什么让我照看他?”朱青似乎不情愿自己一个人留在这。

    庄岚走过几步又停下身来:“你不是让我破解凶咎否卦吗?这个卦现在恐怕已经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开始?从哪儿开始?”朱青惊疑地问。

    “从乔帮帮主的葬礼开始!”庄岚说完后走出窖门,朱青在原地愣了片刻,只好屈身坐在了康壮身边。

    “爹,这个消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闵家的菌尸草,几乎已经全毁了,野田系今年颗粒无收,根本没有钱来收购我们的田产!”

    “在孽合期投放黑虱虫,小庄这一次可真帮了大忙!”

    “小庄?你一直不肯认这个表哥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认?他本来就不是我表哥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我猜不透你的心思?认了这个表哥,你今后跟人家就没有改口的余地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改口?”田琳脸色微红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还嘴硬!跟申屠家决裂之后,暮澜城那么多攀亲的你都不理,偏偏把这么一个陌生人带进家里,还要我拉下老脸到领主府给他做假身份!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!”田琳整个脸颊红得像要滴火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事要自己把握,我只是告诉你,这小子既然学会了贤农诀,心胸和天赋都非同一般,但也正因为如此,他的抱负也远超常人,小小的暮澜城不可能是他的归宿,所以你跟他……是没有结果的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田琳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使命,你的使命是保住田家,并且让它重新崛起,而小庄的使命只有他自己知道,但不用想你也应该清楚,一个能兼修全系业术的人,他的使命会局限于一个暮澜城么?”

    “女儿懂了!”田琳的脸色迅速变白,这是一种莫名的沮丧和无奈,而她必须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爹这一辈子,没有让田家发展壮大,反而差一点走向覆灭,是最大的遗憾和内疚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闵家的毒草已经全毁,我们现在有足够的参苗,把它们投放出去之后,山田系弟子会迅速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,所以要好好感谢小庄,否则田家很难逃过此劫,今后你要好好辅助你娘,让田家真正强大起来!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娘?爹才是一家之主啊!”田琳突然盯着田秋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机会了!”田秋云的嘴角渐渐渗出一丝血渍,刚才他看似平静,只不过是用业力强行压制伤势罢了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你怎么了?!”田琳连忙凑过去,双手已经忍不住瑟瑟发抖!

    “我被人暗害了,刚才秦管家向我辞别,我念在他为田家辛劳多年的份上,解除了他的主仆血契,但血契废除的那一刻,他向我胸口狠狠推出了一掌!”

    “秦管家?他是闵家派来的奸细?”田琳咬牙切齿,但却不停地流下泪水。

    “是的,闵家为了对付田家,简直不择手段,他们在十几年前,就已经密谋了这一步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朱青的卦谶果然是真的,但没想到这么快应验!”田琳泣不成声,因为田秋云的气息正在迅速衰减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一回来,就告诉我小心暗害,原来是得到了卦谶,算卦的这个卦师,所学的业术非同一般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还是晚了一步,我回来之前,你已经中了这掌!”田琳紧握父亲的双手,但这双手已经冰冷,田秋云的嘴角起先只是血丝,现在却是大口地向外喷血!

    “琳儿,田家以后就靠你了……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……对吧?”

    田秋云气色渐无,言辞几乎断不成句。

    “嗯!”田琳拼命点头,并向父亲展示了她刚刚获得的农灵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琳儿一定行的!”田秋云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,最后一缕气息也终于阖然熄灭。

    握着已经彻底凉透的双手,田琳趴在父亲身上嚎啕大哭,这一次她再也无法抑制心底的情绪,刚刚建立起来的坚强在刹那间荡然无存!

    “琳儿……”田琳哭得支离破碎的时候,一个女人推开房门闯了进来,她是田夫人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田琳霍然回头,见到她娘身上血迹斑斑,显然是刚刚跟人交过手,而且已经受伤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给你爹报仇了!”田夫人走到田秋云身旁,扑通一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样?”田琳看得出母亲已经受伤,而且伤势很重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凶手被我杀了,但你爹……”田夫人忍住哽咽,她刚才出去追杀管家,但却挽不回田秋云的命。

    “血海深仇,我一定不会放过闵家!”田琳渐渐止住了哭泣,复仇的火焰在她目光中熊熊燃起!

    “琳儿,你现在修为不济,复仇为时尚早,最重要的是韬光养晦,把田家稳住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切听娘安排,野田系现在深受打击,我要用参苗把山田系弟子再夺回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