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九章 两个身影
    “走投无路了是么?我以为你的实力多强呢,果然还是跳不出修为的界限,你一个人是不可能抵抗一支兵阵的!”伊势奠把庄岚逼到边缘,渐渐露出了狂傲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未必!”庄岚短短回了一句,操控尸傀向踏杀阵顽强抵抗,但实力相差悬殊,伊势奠的六只兵俑尤其凶猛,他如此自信能够击败庄岚也不是毫无根据。

    “哼,故作镇定罢了,我看你能抵抗多久!”伊势奠催动兵诀,更加快了踏杀阵的攻势!

    尸群的尸炁渐渐溃不成形,踏杀阵凝聚的兵炁不断穿透过来,让十几只尸傀残肢断臂,虽然不至于令它们殒命,但战力却因此而大受影响,尸炁的防护强度也迅速衰退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太多秘密令我好奇,甚至于惊讶和疑惑,我相信在你死后,从你身上能够有所收获!”伊势奠目光亢奋,露出了少有的一抹自得!

    “你高兴得太早了!”庄岚面色沉静,在尸傀即将不敌的时候,蓦然催动出一道低亢的魂音!

    魂音无兆而起,浓烈的魂炁向对面的伊势兵群蔓射过去,蹄兵受到魂炁的沉重撞击,纷纷发出痛苦的呻吟,凝聚出来的踏杀阵也哗然中断!

    这魂音如泣如血,渗透到魂海中让人无法抵抗,像是在被迫承受着一道道灵魂鞭笞,每一道鞭笞却又痛彻心扉!

    这道魂音就是尤仑的炼狱魂曲,它的出现让伊势蹄兵瞬间陷入慌乱,所有人拼命封存自己的内念,但却无法摆脱这道魂曲的威胁,一时间只能站在原地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田琳,早已收到庄岚的魂语,当伊势蹄兵陷入困境之时,她趁机施展起蓄势已久的光合术!

    于是可怕的一幕随之出现,伊势蹄兵们深陷炼狱魂曲不能自拔,浓烈的光芒从天而降,把这群蹄兵硬生生葬送到了一片光焰!

    伊势奠的六只兵俑原本是他最大的依仗,然而在炼狱魂曲的侵袭下,他根本无暇分神操控这些兵俑,田琳的光合术一轮接着一轮,将它们相继焚杀!

    眼看着蹄兵和兵俑一个个倒下,伊势奠终于陷入了恐惧,即使炼狱魂曲在脑海中缭绕,他也在恐惧的笼罩下激起了求生本能,用踏杀步拼命向后怯退!

    “现在走,实在是来不及了。”庄岚中断魂音的同时,虹杀术瞬间漂移到对方面前,借助于棋击的力量,向他的胸口狠狠推出了一掌!

    “伊势家……会为我报仇的!”伊势奠被混阳诀一掌击穿,然而在他倒地的瞬间,从袖口中突然掣出一支哨箭,并且把它祭了出去!

    哨箭在飞矢秘纹的催动下迅速升空,然后在数百丈的位置凌空炸裂,绚烂的光芒照亮夜空,方圆百里之内清晰可见!

    “可恶!”庄岚看到哨箭炸裂,暗暗咬了咬牙,伊势奠早已料到他是巫师,所以在临死之前,用业火焚灭了自己的魂魄,所有记忆瞬间溃灭!

    今夜费了这么大周折,原本就是想得到伊势奠的记忆,从而获得瓮杀行动的内容,到现在看来根本是一场空!

    “快收拾现场,我们尽快离开!”庄岚让田琳整理尸体和大量袖袋,他则收回尸傀和数十枚棋石,并且亲自整理了伊势奠的遗物。

    夜色依旧很浓,他和田琳匆匆行走在赶回暮澜城的路上,伊势奠临死前发出的哨箭,一定会引来更多的伊势蹄兵,只不过这支伊势大军到底潜伏在何处,他们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直到已经走进了田区,二人才松了一口气,一路上他们紧追急赶,连体力都没有补充过来,现在各自取出业餐大口地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由于看过了万香蒸的烹制过程,田琳对这道业餐再也不肯多看一眼,所以庄岚给了她几片辟谷酒的酒酪,田琳津津有味地咬着,眼神却不断地盯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你老看我干吗?我脸上有花吗?”庄岚却毫不客气地吃着万香蒸,这是昨晚上多做的一份,田琳不吃自然归了他。

    “与你相比,我差得实在太多,亏我之前一直那么自负。”田琳悠然而道,语气中透着沉重,但却没有一丝娇作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发起这种感慨?”庄岚平和地问,田琳的天赋并不差,但如果跟他比,就显得不值一提,然而这种比较没有意义,因为无极业纹并不是寻常之物,即使在传说中也没有!

    “我不是感慨,也没有任何自卑,只是突然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实在太傻,天外有天这种道理都不明白。”田琳继续道。

    庄岚笑着点头:“能长大就是好事,你这个大小姐目空一切惯了,比别人自大一些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田琳:“但真正的情形并非如此,今晚上杀的这三个人,无论是闵佑、葛紫剑、还是伊势奠,他们的天赋都不在我之下,如果没有你,我根本战胜不了任何人!”

    庄岚郑重道:“天赋只是其一,心智、德行也是影响实力的关键因素,你刚才不是已经拥有了农灵吗?这可不是普通的农修能够做到!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现在才领会到心性的重要,如果没有相应的心性,许多业术是根本无法领悟的!”田琳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一夜真的没有白来!”庄岚一口气吃完酒酪,颇为惬意地向前走去,那片火楂树现在已经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才怎么会使用棋击术,那可是匪修的业术……”田琳追上来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任何业术,都有它的优势劣势,我学会棋击术并不是要当劫匪,只要将它运用得当也就无愧于心。”庄岚简单回答。

    “它实在是很强,而且变幻莫测,攻杀手法令人猝不及防,但那些棋石你是什么时候埋到地下的?”

    庄岚淡笑道:“你忘了我有尸傀,把他们放出去的时候,棋石也随着它们一起放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早就料到伊势奠会出现,所以把尸傀提前放了出去?”田琳不禁对他更加佩服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伊势奠数月之前就出现在暮澜城,而且日夜监守城门,必然是有他的目的,而我在城门处跟他交了一次手,让他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,所以一定不会放弃追查!”

    两个人这时已经走到了楂树地,但颇为意外的是,在这片火楂树中,竟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