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七章 丧命
    蹄兵们训练有素,伊势奠的一声厉喝让他们迅速冷静下来,但面对十几只凶尸,他们还是不敢轻举妄动。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メww w.kanshu.la

    凶尸不同于其它,它们不死不休,普通的创伤对它们根本无效,而它们喷出的尸气和尸火,哪怕只沾上一点都是非同小可!

    “凶尸灵智低下,不可能像棋卒一样发动群击,上路蹄兵拖住它们,下路蹄兵全力围攻!”伊势奠当机立断,向他的蹄兵发出指令,只要杀了庄岚,棋轨也就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蹄兵们于是兵分两路,六成左右的人数跟凶尸缠斗在一起,剩下的四成则继续向庄岚和田琳杀来!

    “哼,凶尸灵智低下,你只说对了一半!”庄岚见蹄兵分成两路,立刻操控尸傀组成了裂锋兵阵,把两路蹄兵彻底隔断开来!

    “不,这不可能!”伊势奠眼看着下路蹄兵陷入包围,目光露出了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得到,凶尸怎么会懂得集结兵阵,它们组合的这道阵势,分明是实力不俗的一种兵家业术!

    凶尸的确灵智低下,但如果受到巫师操控,后果将大不相同,所以庄岚说他只说对了一半,因为伊势奠根本不敢相信,庄岚还会是个巫师,而且拥有数量如此多的尸傀!

    蹄兵们被斩断退路,立刻陷入了惊慌状态,正如伊势奠刚才的判断一样,没有人会想到这些凶尸还能结阵作战,这样的结果无疑让它们的实力提升了数倍!

    “以进为退,杀!”伊势奠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命令蹄兵们向凶尸展开了攻击!

    凶尸腹背受敌,但凭借强横的体魄把庄岚牢牢守在身后,而先前涌进来的那群蹄兵,则陷入了庄岚和凶尸的联手夹攻之中!

    “照顾好自己!”他向田琳说了一句,然后身影突闪,加入到了决战当中!

    田琳不懂棋击,但却能够凭借光合术严守自己的棋位,把近身的蹄兵轻易击退甚至袭杀!

    lt;centergt;lt;/centergt;而庄岚身形飘忽,在棋轨之间飞速穿梭,所过之处血肉横飞,一具具尸首相继倒下!

    虹杀术如果发挥到极致,能够在棋轨所在的路径上所向披靡,借助于棋盘的力量,他的身影能够快速闪现到任意棋位,对目标实施绝杀!

    这一番虹杀术施展,更加剧了伊势蹄兵的慌乱,因为这是匪修才能施展的业术,然而庄岚施展得更加得心应手,十几瞬眨之内,已经有六七个蹄兵相继殒命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葛紫剑在一旁孤军奋战,看到庄岚用棋击术袭杀了那么多伊势蹄兵,一时间既惊又恨,心底下更是充满了一股惶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种情形远远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,我甚至开始后悔不该来这里!”伊势奠眼看着他的蹄兵一个个倒下,却根本无计可施,踏杀阵的威力原本不输于裂锋阵,但是在凶尸面前却没有用武之地,因为凶尸被重创之后,依然能够进行战斗!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,我们撤吧?”葛紫剑预感到了大势不妙,心底下已经失去了斗志。

    伊势奠冷视了他一眼:“撤?哼,你以为能跑得掉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死。”葛紫剑心急如焚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贪生怕死,实在有辱国士之名,既然失去了利用价值,那就为国献躯吧!”

    伊势奠话音未落,脚底下突然浮现出一道踏印,踏杀步携带着汹汹烈焰,向葛紫剑扑了过来!

    葛紫剑没想到伊势奠竟会向他出手,眼看烈焰从脚底下冒烟过来,他的兵符也从袖袋中突然掣出,然而还没有来得及灌注业力,伊势奠的一脚已经横空扫了过来!

    踏杀步步法沉浑,脚力所过之处,虚空中绽开一长串焰花,而伊势奠的这一脚目标直指葛紫剑胸口!

    葛紫剑惊慌失措,他跟伊势奠距离太近,这一脚还未近身的刹那,一股可怕的业压就已经把他笼罩,而他手中的兵符终于凝聚业力,向伊势奠所在的位置怒射出一道兵炁!

    “噗突”一声闷响,葛紫剑的兵符威力非凡,把伊势奠的身影强行震退到十丈之外!

    伊势奠落地后暴退数步,堪堪稳定住身形没有掉落到棋格当中,兵符的这一击让他气血翻涌,但却并没有造成损伤。

    而葛紫剑的头顶,一团烈火砰然炸裂,逼人的火炁像是一只凶兽将他瞬间淹没!

    伊势奠以毕身修为发出的踏杀步,葛紫剑猝不及防之下很难抵挡,因为踏杀步中还蕴藏了伊势兽相,这是兽纹战靴上爆发出来的力量,它把踏杀步的威力至少提升了一倍!

    “混账,你敢对我动手?!”葛紫剑被火炁所困,竭力用兵符顽强抵抗,但火势越烧越猛,兽形的火纹已经将他逼上了死路!

    “哼,只有你死,我才能借助你的鲜血发动血娩,作为国士,你应该有牺牲精神。”伊势奠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娘的国士,用老子的命换你的命,你算什么东西!”葛紫剑垂死挣扎,却渐渐失去了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怎么?从你加入国士社的那一天,不就注定了命不由己吗?我只是成全了你的血誓而已!”伊势奠冷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娘的命不由己,我是安禄氏嫡系子嗣,体内有高贵的忍者血统,你没有资格杀我!”葛紫剑近乎咆哮着道。

    “哼,安禄氏对吗?可惜你不是,你只是个沉湎女色的可怜虫,为了博得樱子一笑,不惜谋杀亲生父亲,出卖葛家出兵路线,但你的本姓根本不是安禄,你是真正的葛家少主!”

    伊势奠边说,边用踏杀步继续攻击,庞大的火炁沿着地面汹汹而来,把葛紫剑彻底送上了绝路!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明明看到过国士录,那上面记得很清楚,二十年前安禄氏把一个子嗣送进了葛家,成为了葛家少主,樱子绝不会骗我!”葛紫剑被烈火焚身,渐渐失去了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“国士录的确有这段记载,但可惜你还是被骗了……”伊势奠再也不肯多说,踏杀步潮水一般地施展,将葛紫剑彻底淹没在了火海之中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我做鬼也饶不了你们!”葛紫剑似乎意识到什么,目光中忽然透露出悔恨、愤怒、怨愤、不甘,然而在熊熊烈焰中很快丧失了气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