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四章 引诱
    .. ,全职巫师

    “哼,来不及了!”闵佑早就预料到光合术在黑夜中会大受限制,对他的这一击已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然而田琳并不惊慌,棘丸近身的刹那,她的身影蓦然一闪,一道耀眼的白光从身上哗然绽放,棘丸在这道光芒中像是失去了目标,在其中胡乱盘旋一圈之后斜斜地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光合步?”一旁的庄岚看到她施展出如此高妙的身法,不由得对她暗暗赞叹了一番!

    闵佑却颇为惊讶地皱紧了眉头,刚才的这一击原本应该百发百中,但田琳那诡妙的身法竟能够迷惑棘丸,让它就这样从一片光影中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运气,看你能撑到何时!”闵佑一击落空,从袖袋内再次掣出一颗棘丸,两颗棘丸交相纠缠,以螺旋之势向田琳再次射来!

    田琳的盈光镜此刻已经光芒大放,浓烈的光炁迎向两只棘丸冲了过去!

    “轰”“轰”两声巨响,两颗棘丸相继击中了盈光镜的镜面,田琳被震得连退两步,而那两颗棘丸也在顷刻间被光合术彻底击碎!

    “哼,去死!”闵佑趁田琳业力匮乏之际,用第六根业指向她射出了一道暗炁!

    这道暗炁无声无息,像潜藏在夜色中的一条毒蛇,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了田琳面前!

    暗炁中蕴含着惊人的杀机,以至于相距不远的庄岚,也不禁为之心惊胆颤!

    他之所以为之震惊,是因为这道暗炁,是闵家祖传的独门业术:无间灭!

    无间灭狂横霸道,它具有十种不同的属性,所以能够延伸出十种业炁,闵佐的风间破就是延伸出来的风属性,而闵佑的这道暗炁,叫做暗间杀!

    暗间杀如影随形,田琳被刚才的一击刚刚站稳脚跟,这道暗气就已经逼近身前,她的盈光镜和光合术都已经无暇施展,在这生死一发之际,她的掌心突然浮现出一团火红的业炁!

    庄岚看到那团业炁的刹那,目光蓦然间为之一震,而这时候对面的葛紫剑再也不容他多想,命令那群葛家卫队对他展开了攻势!

    葛家军能在暮澜城屹立千年,并且成为目前为止最强大的兵门世家,祖传业术自然是非同小可,而现在他们所使用的,正是葛家引以为傲的乱星斩!

    兵阵都有内诀和外诀之分,乱星斩同样如此,内诀作为兵阵的灵魂,自然由兵门子嗣所掌握,而普通的兵修只能修炼外阵业诀,实战的时候,外诀受到内诀的牵引,合成阵诀发动威力。

    以乱星斩的威名,三十多个精兵所组成的兵阵足以灭杀任何业徒,葛紫剑之前跟庄岚有过一次肢体冲撞,对他的实力颇为忌惮,再加上他能够消除兵娩,并且击退了实力强横的伊势奠,让葛紫剑对他更加畏惧,所以才带领这么多人前来追杀。

    乱星斩一经发动,方圆数十丈内飞沙走石,呼啸的业气一道接着一道,如密集的刀光一般向庄岚汹涌袭来,它们看起来杂乱无章,但实际上刀刀都是致命所在!

    庄岚临危不惧,在乱星斩触发的刹那,他掌心的木系业纹也开始催动!

    毓木皇经渗透之下,他背后的那棵古树受到牵引,像是一只被唤醒了的木灵,庞大的木纹催动着数以万计的叶片,向葛紫剑为首的三十多人爆发出一团雄浑的业炁!

    这道业炁的强度远超平纹,虽然达不到淼纹级别,但却已是伯仲之间!

    乱星斩刚刚凝聚的阵炁被直接湮灭,三十余人也被这道木炁震得血溅五尺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!”葛紫剑和他手下面色惊恐地瞪着庄岚,他们实在无法相信,三十余人所组成的乱星斩,在一个照面就被败得如此彻底!

    他更大的震惊还是庄岚刚才的这道业术,它的威力之所以如此惊人,是因为这道业术借助了这棵庞大的千年古树,否则以庄岚自身的修为,绝不可能跟三十余位同阶业修进行抗衡!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我的目标只有葛紫剑,你们不想死的话尽快离开,因为他不是真正的葛家少主,而是大昶国安禄家的人!”庄岚一击退敌,向葛家卫队发起威慑。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,他用这种业术必然大耗体力,我们继续进攻!”葛紫剑暗暗涌起一丝惊慌,这些兵士如果真的撤离,他独自一人是绝不可能战胜庄岚的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大昶国子民,从一出生开始就被送进了暮澜城,从此成了所谓的葛家少主,修炼了葛家的祖传业术乱星斩,当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,开始秘密背叛葛家,并且蓄谋刺杀了族长葛岩!”庄岚危言一出,让蠢蠢欲动的葛家卫队突然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听他信口胡说,家父是被刺客所杀,我怎么能陷害自己的父亲?”葛紫剑见手下对自己充满了怀疑,有些怒恨交加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冷冷道:“哼,葛岩的确是被刺客所杀,但以他的实力,怎么可能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轻易杀死?唯一的可能是他中了毒,而且是最亲近的人对他下了毒,所以才会不知不觉!”

    “放屁,我爹是业士后期,什么样的毒能让他毫无察觉?我可不是巫师!”葛紫剑开始显得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庄岚淡哼道:“你虽然不是巫师,但闵家却养了一个炼毒高手,那个人叫冈木红拂,他炼制的血魇蛊不但能溶于酒水,而且无色无味,葛岩如果喝下这种酒,几个时辰之内就会毒发,以他的实力,暂时压制住这种毒并不困难,但刺客偏偏此时出现,那就非死不可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空口无凭,无端污蔑,为的只是动摇军心!”葛紫剑下令手下发动攻击,但那些兵修无动于衷,他们似乎相信了庄岚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庄岚:“空口无凭?哼,葛岩被杀的时候,你跟田琳就坐在他身后,之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血魇蛊在宿主体内会一直蛰伏,想要把它唤醒必须使用巫咒,或者动用血引!”

    “这又能说明什么?我不是巫师,根本不会巫咒!”葛紫剑隐隐感觉到了危机所在,庄岚这么晚来到暮澜兽林,似乎是有意引诱他前来这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