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一章 夜林
    “你天赋这么好,为什么会甘心做一个农夫?做巫师不是更好?”田琳突然转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庄岚:“任何职业都有弱点,也都有不可替代的优点,所以我只是博众家之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易容术跟谁学的?能不能教给我?”田琳转而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学不会的,那不是农家业术。”庄岚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不会是小气吧?”田琳撅起了嘴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我要是小气,还会让你知道这么多秘密吗?”

    “切,谁稀罕你的秘密!”田琳装出一副不屑,但嘴角挂着难以掩饰的笑容,庄岚肯把秘密告诉她,那是因为信任她,而现在她终于也有了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在暮澜城,你似乎没有什么朋友吧?”庄岚看得出她的心思,她看起来冷若冰霜,实际心地善良,然而在派系分明的农家当中,她的个性很难交到朋友。

    “我天天下地为农,哪有时间去交朋友?”田琳轻描淡写,却根本掩饰不掉内心的孤独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当你朋友。”庄岚边说着,边用贤农诀帮她育化火楂树。

    “火楂树要能提升三成产量,我就认你这个朋友!”田琳有些羞涩般低下头去,跟庄岚尽量保持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交个朋友而已,这丫头脸红什么?”庄岚默默嘀咕了一句,然后全力施展贤农诀,开始对这门业术进行熟练。

    春夏秋冬,每一个时节都对应着灵植的生长期,水、土、风、光则是灵植生长最为重要的几大灵素,在每一个生长阶段,足够的灵素摄入决定着灵植的状态和产量!

    但灵植的内在状态很难被人察觉,往往当木本萎靡的时候,才会察觉到某种灵素匮乏,这时候再想弥补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贤农诀却能够在施展业力之时,清晰感应到灵植的内在状态,它能够跟木本心念相融,以至于可以聆听到木本的喜怒哀乐!

    而此时的农田当中,数百棵火楂树正在散发着不同的呼声,有的树需要润泽,有的树需要光合,有的树需要涣壤,有的树需要呼唤风息!

    贤农诀应声而发,一一满足了这些火楂树的愿望!

    当最后一棵火楂树被育化之后,整片楂树地里传来了欢快的灵动声,这是灵植延伸枝芽和扩张根系所发出的天然音响,它们原本微不可见,但大片的木植同时萌发,汇聚在一起的声音却清晰可闻!

    “果然是非同一般!”田琳在一旁看到这奇妙的景象,不由得欢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贤农诀如果运用到极致,可以用木傀杀人!”庄岚轻声回道,他现在正在试图把贤农要术和毓木皇经叠加使用,让它变成复合业术!

    “用木傀杀人?”田琳惊愕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跟我来。”庄岚说完之后,带领她往暮澜兽林方向走去!

    “天快黑了,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离开田区之后,田琳意识到了危机所在,虽然她知道庄岚不会害她,但警觉的本能却让她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正好带你出去历练一番,免得你对危机的感知总是那么差!”庄岚不由分说,带着她一直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田琳暗暗皱眉,这样的经历还是她平生首次,跟一个异性独自闯荡,对她这样一个大家闺秀来说,原本是很难启齿的事。

    但她的内心却充满一丝向往,若不是有家规束缚,她或许更愿意去一些奇荒之地领略天泽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的时候,他们来到了暮澜兽林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竟然带我来这种地方?”田琳被无尽的兽林所震撼,广袤的暗夜笼罩天地,让她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是黑夜,所以普通的业修也不敢跟着我们。”庄岚安抚她道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的是凶兽,不是人!”田琳的语气透出怯意,神色中略显不安。

    “有些时候,凶兽比人更容易对付,只要不进入太深,暮澜兽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。”庄岚继续安抚她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来过这里?”田琳侧着脸问。

    庄岚笑了笑:“不但来过,而且对附近这片区域很熟悉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田琳终于松了一口气,庄岚既然来过,想必是胸有成竹,她对他的实力至少十分钦佩。

    “跟紧我,我们先去找几棵大树,为第二批红参准备木元。”庄岚不由分说,拉起田琳往黑暗中的兽林走去!

    有了贤农要术,他对兽林中的草木具有无比灵敏的感应,兽林中潜伏的危机也更容易察觉,所以即使在异兽横行的黑夜,也敢来这里闯一闯!

    然而当他们进入兽林不多久,一支三十多人的兵修小队也从暮澜城潜行而出,他们带着一只灵犬,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,也能准确地跟踪目标!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庄,我们还是回去吧!”深入到十几里之后,四周的暗息越来越浓,不远处偶尔有凶残的咆哮声传来,田琳渐渐又被恐惧弥漫了心头。

    “叫我声表哥就那么难么?”庄岚打趣地道。

    “表……哥,快带我回去吧?”田琳强忍着拗口,近乎哀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琳儿,你如果不能尽快坚强起来,一旦田家遭受变故,你就会很轻易就被击垮,你爹就只有你一个女儿,你不会让他失望吧?”庄岚转过身来郑重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变故?田家会有什么变故?”田琳怔怔地问,眼神里满是纯真。

    庄岚叹声道:“危机就在眼前,你竟然感觉不到?”

    田琳还是一脸茫然:“你是说闵家的公举?你不是帮我培育出了参苗,而且把闵家的菌尸草全都毁掉了么?”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公举即使失败,搞垮田家的意图却不会消失,只要闵家存在一天,你们田家就不会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要怎么样?”田琳显得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庄岚:“你根本想象不到,闵家的势力有多么庞大,连葛岩那样的高手都会死得莫名其妙,你认为你爹跟葛岩比实力怎样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杀我爹?!”田琳急得几乎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庄岚正色道:“为了达到目的,他们会不择手段,刺杀你爹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