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九章
    二人携手走出田府,途径城门的时候,再次遇到了葛紫剑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需要查验我的籍牌么?”庄岚见对方拦在面前,语气干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小人得志,想要在暮澜城活下去,你以为单纯找个依靠就能可以的?”葛紫剑这次有恃无恐,因为在他的不远处站着另一个兵修!

    庄岚早就看到了这个兵修,他就是伊势奠!

    “我这种小人一旦得志,就会睚眦必报,你是不是感到很绝望?”庄岚冷冷地盯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睚眦必报?哼,你要有这个实力才行!”葛紫剑恶狠狠地瞪着他,如果眼神可以变作一把刀,他恨不得立刻把庄岚剁个粉碎!

    “善恶有报,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而已,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必将付出代价,这是我的誓言,我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庄岚说完后,拉着田琳径直走出城门,葛紫剑这次拦都不敢拦!

    然而伊势奠一直在远处静静站着,这时候突然向他们走了过来!

    庄岚故作自负,对这个伊势奠毫不理会。

    “听闻阁下能够解除兵娩,这真是令人好奇!”伊势奠站在他们面前,目光中透出一股说不出的阴鸷。

    “天下间奇闻轶事何其多,你能好奇得过来么?”庄岚对他毫无善意。

    伊势奠目光微微一皱,他似乎没料到庄岚会如此强硬。

    “但有一件事我必须弄明白,半年前你就来到了暮澜城,后来却神秘失踪,为何现在又突然出现,并且成为了田家的远亲?”

    “你好奇那是你的事,我没有兴趣回答你!”庄岚冷冷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可惜你必须回答!”伊势奠轻嗤一声,从袖袋中突然亮出来一枚令牌!

    庄岚目光飞掠,神色中蓦然一震,伊势奠手中居然有禁卫军令牌!

    禁卫军的级别要高于普通的戍军,但他们数量极少,没有特殊任务的情况下,绝不可能屈守城门!

    伊势奠手中的禁卫军令牌,是来自于琅琊国的最高兵府——军机阁,所以就连暮澜城法衙,都必须给予他们最大便利,同等修为的其它业徒,伊势奠也有足够的权利对他们进行盘问!

    “禁军校尉?可惜我不是兵修,你的兵衔对我来说毫无意义。”庄岚淡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要搞清楚,我现在以禁卫军的名义对你盘问!”伊势奠声音很低,但是语势充满威严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法衙,我也无可奉告!”庄岚强横地驳回了他的盘问,然后带领田琳继续前行!

    “哼,简直是放肆!”伊势奠一挫成怒,在庄岚途径身旁的时候,狠狠地朝地面跺了一脚!

    这一脚看似平常,但在脚底跺向地面的刹那,庄岚分明看到伊势奠的兵靴上,突然间闪耀出一抹惊人的业息!

    这道业息出现之后,在地面上凝聚出一个面目凶狠的兽形徽印,然后以伊势奠的脚底为中心,向四周的地层汹汹扩散!

    庄岚和田琳瞬间陷入到这道徽印的波动范围,刹那间只觉得脚底重逾千钧,每行走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!

    田琳前进了三步之后,就再也抬不动脚,只能立在原地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庄岚回头看了她一眼,蓦然间眉头一沉,双足之间同样涌现出一股业力向地层当中渗透下去!

    一阵剧烈的波震随之传来,田琳的双脚原本已被束缚在兽印当中,然而庄岚的业力沿着地面迅速扩散过来,把这只兽印立刻淡化然后击溃!

    兽印溃散的刹那,田琳脚下一松,连忙逃离了业力笼罩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嗯?居然能破解踏杀步?”伊势奠面色铁沉,目光中透出难以置信的震惊。

    庄岚依然立于原地,业力沿着脚底徐徐传出,让伊势奠的兽印对他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你想为别人出头,最好考虑清楚对手是谁,否则,这个头不但出不了,还会把自己栽进去!”

    伊势奠眸光一闪:“我对你的来历不感兴趣,但对你的实力十分好奇!”

    “试探我的实力是件危险的事情,你最好还是不要试。”庄岚冷傲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虚张声势的家伙,我见过可不止一次,你既然如此自负,那就再接我一招踏杀步!”

    伊势奠目光倏冷,话音未落之际,脚底的徽印再度浮现,一道雄浑的烈焰沿着地面向庄岚席卷而来!

    庄岚岿然不动,当烈焰近身的刹那,脚下的业力也突然汹涌喷发,一道清晰的业徽在脚底绽放,将席卷而来的烈火瞬间阻挡下来!

    伊势奠目光如刀,踏杀步是他的祖传业术,作为兵门世家,他的祖先用这门业术大杀四方,他自己也曾经用踏杀步击杀过无数高手,对这门业术自然充满了无敌的信心!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他却陷入了惊乱,如果庄岚仅仅是能从踏杀步中脱困,他还不会太在意,然而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,庄岚不但能够轻易脱困,还能把他的踏杀步完全破解!

    所以刚才的那道踏杀步只是为了困住庄岚,而现在的较量才是伊势奠的真正实力,因为他的业纹天赋最强的是火系,踏杀步一旦加持了火系元炁,其威能就是伊势奠所能达到的最强境界!

    然而即使如此,却依然未能击退庄岚,他脚下的那道神秘的业徽,将踏杀步造就的烈焰轻易阻挡下来,然后迅速化解!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就再领教一番在下的绝学,踏杀阵!”伊势奠很不甘心,自己的祖传业术就这样败给一个无名之徒,而且还败得这么彻底!

    “哼,请便!”庄岚冷笑一声,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,从一开始,他就在设法激怒伊势奠,这样才能了解这个潜在对手的底细!

    从数月之前见到伊势奠的那一刻,他就对这个装束怪异的伊势奠十分戒备,然而对于伊势家族的来历和底细,他始终没有线索,尤其是他们所擅长的业术,更是一无所知!

    要想了解一门业术,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交手!

    而现在既然有机会跟伊势奠交手,庄岚当然不会放过,尤其是他对于伊势家的步纹业术十分在意,他们正在密谋的瓮杀行动更是令他倍加关注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