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人
    这道徽印出现之后,农偶脚下的灵田突然间起了变化,那些庄稼像是活了一般,化成为一只只木灵向空中狂喷木炁!

    木灵跟乌云短兵相接,一时间斗得难解难分,这诡奇的场面让庄岚看得目瞪口呆!

    短短片刻之后,农偶像是跟庄稼完全融为了一体,他掌心的徽印不断变化,那沸腾的木炁就如巨浪一般向乌云席卷而去,雄浑的气势渐渐压过了云蛇,将它们完全淹没在一大片绿油油的炁芒当中!

    当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,庄岚仍意犹未尽地看着那只农偶,对他手中的那道徽印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么?这就是贤农要术的精髓和奥妙!”田秋云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利用农植的先天力量发动业术,实在是玄奇而又神妙!”庄岚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田秋云点头:“木灵的先天力量原本就很强大,只不过很难被人发掘并利用罢了。”

    庄岚蓦然回想:“农偶手中的那道徽印……”

    田秋云缓缓道:“不错,那就是贤农诀的徽记,贤农诀共有四大要术,分别是光合术、泽润术、拂春术、合壤术,这四大要术拆分开来,只能是精品业术,但如果四术合一,则是极品业术!”

    庄岚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田秋云:“然而每一道要术,都需要极高的业纹天赋,一个人的光、水、风、木、土这几大业纹天赋都必须极其卓绝,才能修成贤农诀!”

    庄岚:“怪不得炼成的人会那么少,单单一个光合术,暮澜城中能炼成的就寥寥无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相信你可以!”田秋云目光灼灼地对他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成全,晚辈对这门业术也很向往!”庄岚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,至于业纹天赋,自然是胸有成竹!

    “嗯,你帮了我两次,理应得到一份重谢,既然跟田家这么有缘,我就把贤农诀传给你!”

    田秋云说罢,突然间伸手一点,向那只在田间劳作的农偶打出了一道业力。

    农偶受到了业力触动,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劳作,转而静静地立在原地,像是等候着什么仪式。

    “贤农要术的全部业诀,就隐藏在这只农偶当中,但是你要学会这门业术,还要一个基础条件!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庄岚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所谓贤农,除了高超的天赋之外,还要有一颗贤者之心,而农家的贤者目标往往是兼养天下,所以你所栽种的每一棵灵谷,都应视作生命一般细心呵护,这是农家的根本,也是贤者的胸怀!”

    庄岚恍然道:“我明白了,像野田系那样的人,无论天赋多么卓绝,也永远无法学会贤农要术,因为他们没有贤者胸怀,更没有兼养天下的志向!”

    田秋云以赞许的眼光点了点头:“孺子可教,现在你就是这只农偶,把你的业誓附着去,农偶就会按照你的意愿进行劳作,所有的要术业诀,都会在劳作的过程中释放出来,就看你能从农偶身获取多少了!”

    庄岚欣然听命,用业力将农家就职血誓催动出来,然后印到了那只农偶身!

    农偶感应到就职血誓,立刻跟庄岚建立了联系,它就像是庄岚的一个化身,面对成片的庄稼重新开始劳作!

    光合、润泽、拂春、涣壤,是农植生长过程中的四大要义,但却没有一门业术能够以草本为视点,亲身体验这四大要义的精髓和奥妙,贤农要术则要求农者跟这些灵植融为一体,他要视灵植为自己的生命,所以也能够从灵植当中获取庞大的先天力量!

    这只农偶实际就是贤农诀的化身,它本身根本不具有任何意识,刚才跟云蛇之间的那场对决,完全是田秋云的意志体现。

    而现在它成了庄岚的化身,业纹相接的刹那,空中的云蛇再度浮现出来,向农偶身边的庄稼发出了威胁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庄岚也从农偶身,感受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,除了那四大要术的业诀之外,还有一股深厚的木灵之力从农偶身传来,他跟四周的农植建立了某种联系,能够听到它们的怒吼和任何情绪波动!

    “集中精力,贤农诀只有心胸贤达的人才能感受到,但要把它们施展出来却需要天赋,我夫人就是因为天赋不足,强行修炼之后才导致了业劫!”田秋云在一旁厉声劝导。

    庄岚心底暗凛,田夫人差点因为业劫丧命,原来就是因为修炼了贤农诀!

    好在他的天赋似乎真的不错,农偶跟他建立联系之后,贤农要术的业诀也源源不断地传了过来,通过这些业诀,庄岚很轻易地把那团云蛇击退。

    但是不同的是,庄岚击退的云蛇不是一团,而是接连出现了五团,五朵云团全部击退,那只农偶浑身变得翠绿无比,就像是一只刚萌发的绿芽朝气蓬勃!

    “第七人!你是贤农要术问世以来,成功修炼成功这门业诀的第七个人!”田秋云颇为激奋地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成全,晚辈学会这门业术,总算完成了养母当年的一个心愿,她至死都有一个梦想,就是过衣食无忧的生活,不会为吃不饱饭而发愁!”庄岚回想起往事难掩惆怅。

    田秋云随之颔首:“嗯,贤农兼养天下,你永远不能忘记这个抱负,否则很难把这门业术修炼到极致!”

    庄岚默然躬身,悉心聆听了田秋云的一些心得和教导之后,这才退出墅阁,返回到田家后院。

    “哼,这大半年来,原来你一直用易容术在欺骗我!”田琳居然一直没走,等到庄岚回来之后,劈头盖脸地向他质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迫于无奈,总不能在没有丝毫了解之前,就把底细都告诉你吧?”庄岚讪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参苗稳固根系还需要一天,你现在先去帮我去打理火楂树!”田琳蛮横地凶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一刻也不让我闲着!”庄岚略显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哼,你瞒了我这么久,我没有惩罚你就已经跟客气了!”田琳不由分说,强拉硬拽地把他带出了后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