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七章 农偶
    “晚辈只是业纹特殊,也没什么可奇怪的。”庄岚故意淡化他的天赋优势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为什么要来田府?记得琳儿跟我说过,你刚来暮澜城的时候是半年前,为了入城而做了她的雇工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起初只是为了有个安身之地,因为晚辈要在暮澜城找一个人,但是后来渐渐跟闵家有了过节,并且为了挫败他们的一个阴谋,而选择再入田家。”

    “闵家有什么阴谋?你又有什么方法能挫败他们?”田秋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:“闵家大量栽种菌尸草,是为了炼制一种极其厉害的剧毒,这种剧毒所引发的毒疫,足以令暮澜城的数百万人口为之覆灭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田秋云浑身剧烈一颤!

    庄岚:“这是千真万确的事,为了阻止他们,必须毁掉那些菌尸草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毁掉菌尸草,闵家也就没有足够的资金收购我的田产,刚才那场公举也就失去了意义。”田秋云随即摇了摇头,因为他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方法能够毁灭十几万亩的菌尸草。

    庄岚则轻笑道:“最多两天,闵家的菌尸草将会爆发大面积虫灾,到时候他们想救都救不及!”

    “虫灾?”田秋云突然想到庄岚是个巫师,目光中再次充满了震惊和一抹狂喜!

    庄岚转而又道:“单纯毁掉菌尸草,还不足以挽救山田系,因为闵家的力量远比表面上更强大,他们跟极乐楼的钱庄关系匪浅,凑出十亿业币并不困难。”

    田秋云扫视着整个庭院说道:“我明白了,你想让我利用这些参苗,在两天后重新发起公举,将闵家的企图彻底击碎!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不错!失去了菌尸草,野田系的信心就丧失一半,这时候再出现大量参苗,之前叛离过去的山田系弟子就会迷途知返,甚至于连野田系那边的农修,也会弃暗投明!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田秋云原本已经绝望的心态,顷刻间又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庄岚:“参苗目前还很脆弱,我需要进一步强化它们的根系,两天后就可以分割出去,到农田中大面积栽种了!”

    “直接催进木本的生长周期,这强大的业术简直不可思议!”田秋云亲眼观摩了庄岚施展毓木皇经,不由得对这门业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越强大的业术,对天赋的需求就越苛刻,庄岚不但巫术高超,农术方面同样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卓绝天才,所以令田秋云对他愈加欣赏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第二次帮田家,第一次救了我夫人,这一次又挽救了田家和山田系,我该怎么感谢你呢?”田秋云目光闪烁,更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庄岚:“前辈多虑了,我不需要什么感谢,挽救山田系和伸张农家正义,是每个农修应尽的本分!”

    田秋云摇摇头:“你天赋这么好,理应为农家、为天下做出更大贡献,所以我决定破例传授你一道业术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业术?”庄岚突然来了兴趣,田家有数百上千年的传承,其中的光合术就可见一斑,在光合术之外必然还有更加上乘的业术!

    “田家祖传业诀,贤农要术!”田秋云无比凝重地道。

    “贤农要术?”庄岚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一怔,虽然他并不了解这门业术,但仅从名字上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吸引力!

    田秋云继续道:“不错,这门业术从问世的那天起,田家祖先中只有六个人修炼成功,我和妇人以及琳儿,对此都望尘莫及!”

    “把祖传业术传给外人,前辈真的不介意?”庄岚对奇珍异宝或许会拒绝,但实在抵挡不了上乘业术的诱惑。

    田秋云颇有深意地看着他:“你正气凛然,两次有恩于田家,跟琳儿也算有过交情,所以我不把你当外人看,不如这个表兄就当真吧,你跟琳儿从此义结金兰!”

    “跟琳儿称兄道妹?晚辈倒没什么,可琳儿会同意吗?”庄岚不置可否地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哼,没门!”田秋云还未说话,田琳从庭院门外突然冲了进来!

    庭院的门户阵钥她随身携带,庄岚和田秋云刚才的交谈,她一字不落地全听了去!

    庄岚尴尬地一皱眉,这个丫头在家里横行惯了,怎么可能容忍一个跟她平起平坐的兄长管着她!

    田秋云重咳一声训道:“不得无礼!”

    “贤农诀可以传他,反正我也学不会,但是做我哥哥绝对不行!”田琳横眉竖眼毫不服软。

    “随意好了,我不在乎怎么称呼,而且我也不能一直住在田家。”庄岚讪笑着道,以此来缓解这种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随我来!”田秋云带领庄岚离开后院,来到了只有他才能进去的田府墅阁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墅阁之内,庄岚看到了一只造型神奇的人形木偶,它大约七旬以上的年纪,站在一片灵田中辛勤劳作,在这只人形木偶的不远处,有一大片长满了獠牙和触手的乌云向他俯冲而来!

    如此诡异的一副图像,让庄岚看不出任何玄机,然而当田秋云把业力灌注到木偶当中,整个场面顿时出现了惊人变化!

    只见那片乌云突然动了起来,无数只触手像是一条条巨蟒,从天空中向农夫发起攻击,它们的目标并非农夫,而是要把农夫击退,然后那朵乌云张开獠牙想要吞吃农夫脚下的庄稼!

    农夫当然寸步不让,它栽种的庄稼眼看就要成熟,金黄的谷穗充满清香,乌云一口气下去,这片庄稼顷刻间就会颗粒无收。

    然而农夫身单力薄,在乌云的强猛攻势下,它渐渐力不从心,那些触手不断向它喷出火舌、风刃、雷束等各种元炁,这些元炁击中肉躯,让它不断地发出痉挛!

    庄岚几乎能够感受到,农偶正在承受的这种痛苦有多么强烈,以至于脚下受它保护的那片庄稼,也都感受到了痛苦一般发出了阵阵怒吼!

    随着这片庄稼发出的怒吼声越来越强,农偶全身的力量似乎受到激发,他的体表迅速散发出一层浑厚的光芒,一道诡谲的徽印也从掌心浮现出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