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三章
    然而红拂徒劳无功,他所探查到的魂相毫无异样。

    庄岚有备而来,自然不能轻易涉险,因为此时的红拂不是虞州城时,他的战蛊当初被杀,魂力难以对外施展,否则庄岚有几次面对面地跟他相遇,早就已经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好在此时的庄岚,也已经今非昔比,他的镜悉拟容术不但可以改换容貌,还能够改变魂相!

    用镜悉拟容术改变魂相,需要魂力强度达到足够强大的境界,而且这是巫师和盗修的复合业术,普天之下除了庄岚之外,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够使用。

    “菌尸腐毒的毒谱,早就已经在国士社当中流传,又何妨再多我一个人知道?”庄岚瞒过了他的探查,故作平淡地道。

    红拂则轻哧一声回答:“哼,流传出去的只是剧毒样本,而不是毒谱!只有像我这样在炼毒方面有相当造诣的业士,并且还有足够的菌尸草材料,才能从忍者公会获得毒谱,而这样的巫师在国士社都寥寥无几!”

    “闵家跟你合作,正是因为你有毒谱,而闵家有足够的菌尸草,并且在暮澜城有雄厚的实力,可以广泛布置剧毒样本,提升菌母出现的机率,先生难道不想尽快获得菌母,以便让自己在国士社的地位更进一步么?”庄岚投其所好,用菌母的价值来诱惑他。

    “即使我把毒谱给你,以你的实力,又怎么能够炼制出如此强烈的剧毒?到时候非但不会成功,一旦让毒力失控,你就会遭到反噬而命丧毒下!”红拂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你不是说过吗,菌尸腐毒有强有弱,那要看炼毒的是谁,先生炼制出来的是淼纹强度,其毒力可以袭杀业士,而我炼制出来的是平纹强度,对付业徒也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菌尸腐毒最低强度就是淼纹,因为它的毒力太过深厚,业徒修为是根本炼制不出的,毒谱所说的平纹样本只是一种理论状态。”红拂面态冷漠,并不相信闵仲有此能力。

    “先生是怕把毒谱给我之后,失去了跟闵家合作的筹码吧?但是你忽略了一点,闵家现在已经迫在眉睫,必须尽快拿到菌母才能消除伊势家的威胁,如果你不帮忙,我会立刻找其他巫师,毕竟毒谱并不只有一份!”庄岚的语气突然强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拂眉头微皱起来,他似乎很反感此时的闵仲,若是不是因为闵家势力庞大,一个业徒怎么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?

    但是事实就是如此,菌母已经出现,闵家绝不会放弃这个机会,所以要是得不到毒谱,闵家绝对会跟其它巫师合作,红拂将来再想分一杯羹,就难乎其难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哪里话,我怎么会如此短浅呢?但是菌尸腐毒非同小可,你如果真想炼制,我可以把毒谱借你一观,如果连看透都不能的话,就还是不要冒险了。”红拂思忖再三,终于还是做出了让步。

    庄岚心中暗喜:“先生高见!即使我得到了毒谱,也依然还要依仗先生,因为要想发挥菌尸腐毒的威力,必须要有淼纹强度的菌母,而即使是业士修为的巫师,能够炼出菌尸腐毒的也少之又少,先生这样的奇才,闵家绝不会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获得剧毒菌母,是我跟闵家的共同利益,而且是越早越好,否则被国士社其他巫师提前获取,那么我们所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。”红拂说着,从袖袋中取出了一只质地精美的玉牒。

    他把玉牒的封印解除,里面的毒谱便完整呈现在庄岚眼底。

    “先生放心,无论我能否炼制出毒本,都不会放弃寻找菌母!”庄岚看着玉牒强忍镇定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红拂不情愿地交出玉牒,让庄岚当着他的面进行观摩。

    庄岚毫不耽搁,玉牒到手之后,施展魂力把毒谱看了个遍,如此可怕的剧毒,其毒谱的构造也相当繁杂,以红拂的估算,闵仲想要记下它都很吃力,更何况将它运用到实践中了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的合魂咒很轻易地把整个毒谱印在了脑海,而且在极短的时间内,就已经确定它跟体内的毒素是吻合的,这果然就是菌尸腐毒的毒谱!

    有了毒谱,庄岚自然不是用它炼毒,而恰恰是用它破毒!

    菌尸腐毒是十年前才被试炼出来的新毒,但是从毒谱和体内的毒素来看,这种玄奥的毒纹必是来自于一种古代毒谱,而国士社的巫师将它改进,具有了更加可怕的毒性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剧毒,庄岚想要推衍出解毒医咒,至少需要半年甚至更多时间,然而国士社根本不会等那么久,如果这种菌母被提前孵殖出来,那么琅琊国必将面临灭顶之灾!

    所以庄岚必须赶在菌母出现之前,抢先推衍出解毒医咒,而如果有了毒谱,无疑就了解了整个毒纹的构造,再破解它就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深不可测,没有足够的魂力,根本看不透完整的毒纹,更看不透毒纹之间的内在联系。”庄岚退出神念,故作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要获得菌母,还要依靠闵家的力量,到极乐楼找到那个妓修。”红拂及时收回了玉牒,这份毒谱对他来说,无异于是一件瑰宝!

    “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叨扰先生了!”庄岚心怀鬼胎,简单地做了个别,然后急匆匆地离开了庭院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,红拂才露出一副阴狠莫测的憎恶,随后一只食尸蚁从他的袖口爬到指尖,伸出触角在空中极力地探寻气味。

    “闵家想撇开我独吞菌母?真是不自量力!”他冷冷地低语一句,然后转身回到屋舍,把屋门再次紧闭起来。

    庄岚脱离出红拂的视线,才暗暗松了一口气,他这次来见红拂,一是为了获得毒谱,二是为了探查一番,红拂的实力有没有恢复过来,因为他是杀害白空远的凶手,终有一天庄岚要为白空远报仇!

    红拂跟闵家之间,果然是貌合神离,红拂利用的是闵家的毒草和势力,他现在正在全力铸魂,以消除在虞州城受到的创伤,否则有痼疾存在,修为永远无法提升,所以寻找菌母这么重要的差事,也不得不依靠闵仲去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