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九章 再见
    ..,全职巫师

    “忘了告诉你,食尸蚁的体内含有剧烈的尸毒,只要被它咬上一口,它的尸毒就能引爆你体内的菌尸腐毒!”闵仲看到食尸蚁已经飞临庄岚头顶,不由得在一旁幸灾乐祸起来。

    庄岚看着这只随时都想发动攻击的食尸蚁说道:“我之前本以为你只是追踪我,看来你的目的不只是追踪,而是直接灭杀,然后用食尸蚁提取我体内的菌母,以此来获得第一批菌尸腐毒!”

    “不错!菌尸腐毒太过霸道,只有体质很强的人才能酝酿出菌母,我杀了很多人都没有成功,倒是你鬼使神差,帮了我一个大忙!”闵仲对菌母似乎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我体内的菌尸腐毒,是来自于闵佐身上的一枚玉珀,然而你对此漠不关心,对闵佐的死似乎也不感兴趣?”庄岚盯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哼,只要我得到菌母,在暮澜城制造一场毒疫,菌尸腐毒很快将会名扬天下,如此巨大的荣耀,牺牲一个闵家少主又算什么?”闵仲近乎狂热地向他喧叫。

    “菌尸腐毒如果投放于战场,必将令人闻风丧胆,国士社到时候论功行赏,闵家的地位将会大进一步,全体弟子的额带至少会上升一段!”庄岚冷冷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竟然知道国士社?!……”闵仲吃惊地看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哼,国士社效忠于忍者令,而忍者令是类似于国徽和城徽一样的存在,你们通过额带从忍者令zhong获得业力加成,额带的等级越高,获得的加成越大,所以每一个国士社成员才能如此拼命!”庄岚继续缓缓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些隐秘?!”闵仲重新变得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真以为国士社密不透风,而且是无所不能的?”庄岚说话之间,那只食尸蚁终于瞅准时机,向他的面庞飞射过来!

    食尸蚁背上长有一对长翅,攻击目标的时候速度极快,所以即使是一只恶灵,遇到这种蚁群也会被瞬间吃得精光!

    庄岚却是泰然自若,在它即将接近面前的时候,用一道刺魂咒轻易将它击聩,然后伸手把它接到了掌心,一切显得轻描淡写!

    闵仲亲眼目睹了这一幕,不禁有些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想杀我,却不能如愿以偿,现在一定很失望吧?”庄岚语气冰冷,并渐渐地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“举手投足间杀了食尸蚁,难道你也是……?”闵仲面色惊慌,豆大的汗珠布满额头。

    “你的好奇心留待死后再问吧,因为我没有时间再跟你耽搁了!”庄岚把食尸蚁收进袖镯,一股凛冽的杀机瞬间将对方笼罩!

    “这里可是黑区,你如果不蠢的话,就知道不该杀我!”对方畏惧于庄岚身上的强大杀气,突然从袖袋zhong取出一只警哨,并且催动业纹向其zhong灌输业力!

    “哼,若不是为了获得解毒线索,并且避开不必要的麻烦,你以为我会擅闯黑区,并且让你活到现在?”庄岚说完后突然出手,向他祭出了一道附墨指!

    对方的哨音还没有来得及凝聚,一道强劲的暗炁便从后背穿胸而过,附墨指借助于夜色掩护,用暗系业纹催发出去,令他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低沉的惨叫,闵仲咚然倒地,一直到临死之前,他都想不透资质平平的徐谅,为何能如此轻易地将他一招击杀,而且是在没有动用七星彩燧的情况下!

    四周依然一片静谧,庄岚把对方的魂魄迅速噬化,然后从尸体当zhong汲取了一缕尸血!

    尸血涌入体内之后,果然引爆了蛰伏已久的菌尸腐毒!

    毒素以可怕的速度急剧蔓延,顷刻间便已渗透到了血脉各处,庄岚的血液在那一刻几乎彻底凝固!

    好在他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,所以提前有了准备,在毒素爆发的那一刻,他及时唤醒了潜藏在血脉深处的浣毒咒!

    浣毒咒是天蚩九诀的独门业术,在天蚩九诀zhong有三大浣咒,分别是浣魂、浣血、浣毒,浣毒咒就是用来解毒的同时,不断推衍毒素的内在构成和毒纹特性,最终缔造出能够破解它的解毒医咒!

    浣毒咒需要极其强大的血元才能凝聚,普通巫师使用的都是化毒咒,在菌尸腐毒这种剧毒面前根本无能为力,更不用说推衍能够破解它的医咒了。

    然而推衍的过程不但极耗体力,对魂力的损耗也异常巨大,所以庄岚用浣毒咒稳定了毒素之后,便迅速销毁了闵仲的尸体,并且拟容成他的身份,急匆匆地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随着天色渐亮,黑区zhong有不少业修开始走动,而庄岚在走到黑区边缘的时候,被一群痞修拦了下来!

    “站住!鬼鬼祟祟地一个人,到黑区来做什么?”痞修们见他身着精品农家业装,立刻断定他不是黑区居民,所以围起来对他盘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一个人不能来黑区么?”庄岚用阴沉的口吻回答,他现在彻底彻尾地变成了闵仲,连身上的业装都摹仿得一丝不差。

    “当然能来,我问你来做什么!”为首的一个痞头从远处突然走来,恶狠狠地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黑区,自然是去极乐楼快活。”庄岚淡然回答,他忽然间认出了这个匪头,这个人就是在城外牙市上,跟展抄争夺地盘的那个关洪,他是乔帮钱庄分坊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我们正在找一个人,你见没见过他?”关洪十分粗暴地走近庄岚,向他展示了一幅画像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庄岚看着画像,不由得暗暗一怔,画像上的人正是徐谅,如果不是施展了拟容术,他现在正好被关洪堵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见过他?”关洪并不认得闵仲,所以语气相当狂横。

    “一个资质平平的农修,靠七星彩燧侥幸成名的暴发户,你们找他作甚?”庄岚装作若无其事,然而他很想知道关洪的意图,因为黑区的情况太复杂了,若不是为了杀掉闵仲,他绝不会轻易闯进乔帮地盘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个人不懂规矩,在妓坊过了一夜却没有缴纳嫖资,简直是胆大妄为!”关洪完全意识不到庄岚在探秘,以痞修的本性,他无时无刻不在炫露自己的凶相,尤其在这个时候,他原本是在妓场舒舒服服地享乐,但却因为要追捕徐谅而不得不提前出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