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二章 凶咎否卦
    “哼,那就让你领教一番本王的可怕之处!”尤仑语气凶厉,从蛊体上突然催发出来一层虫纹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九宫皇燧!”庄岚从这层虫纹当中,看到了一股震人心脾的业燧气息,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惊呼!

    “嘿嘿,居然能认出九宫皇燧,也不枉你白死一场!”尤仑说罢,凝聚虫纹向庄岚发出来一道魂炁!

    这只暗冥血蚣本来就是元魂所化,所以它的虫纹实际上是魂纹,能够把血魂修炼到这种境界,如果再拥有了肉躯,尤仑的实力简直不敢想象!

    “你把九宫皇燧,居然融合到了血魂当中!”庄岚的炁魂咒渐渐失去了抵抗之力,因为九宫皇燧的威力太强大了!

    “嘿嘿,所以你还是受死吧!”尤仑用九宫皇燧破开防御,化作一道血光向庄岚的脑海射了进去!

    庄岚蓦然吃了一惊,然而就在尤仑强行夺魂的刹那,他的神念也迅速回到了魂海深处!

    尤仑化成的暗冥血蚣冲进魂海,立刻展开魂纹想要进行吞噬,但是在它冲进来之后,瞬间发现了情形不妙!

    庄岚的魂海当中,早已布置下一张网蓄势以待,尤仑冲进来之后,正好陷入了这张网的包裹之下!

    这是天蚩蛊刚刚编织的一道血网,密集而厚重的丝线将尤仑完全束缚,让它在其中难动分毫!

    “魂……魂蛊!”尤仑在丝网中奋力挣扎,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掉血网的束缚,这时候天蚩蛊渐渐向它靠近,它终于惊慌失措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的九宫皇燧不是自认为很强大么?”庄岚用魂语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尤仑却挣扎得更加厉害,它的九宫皇燧的确强大,但此时此刻,却根本无法施展,因为它的魂力已经被天蚩屏蔽,魂纹也被强大的丝网彻底压制,再强大的手段也只能坐以待毙!

    “本王纵横一世,竟落到你这个无名小辈手中!”眼看天蚩蛊已经张开了獠牙,尤仑又惊又怒地发出了颤抖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就认命吧!”庄岚果断地向天蚩蛊发出了攻杀指令!

    天蚩凶相毕露,向尤仑的魂相蓦然扑了过去,然后张开血盆大口疯狂吸噬!

    在一阵惨痛的嚎叫声中,尤仑渐渐奄奄一息,最终完全溃散成一团魂元,被天蚩蛊吃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庄岚这才退出神念,把目光再次放到了巨大的棺盖上面。

    棺盖上的秘纹已被尸气蚀透,若不是眷恋自己的修为,尤仑恐怕早就脱困而出。

    默视片刻之后,庄岚施展司空步跳到屋顶,在棺盖上奋力轰出一掌,七星彩燧加持之下,混阳诀在棺盖上轻易震碎了一个大洞,整个棺殿的场景便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偌大的棺殿内,只存放着一只红得发瘆的巫幡,这只巫幡血气逼人,腥红的幡面上,画着尤仑狰狞的面孔,面孔的四周遍布巫咒和各种恶骷,尤其惊人的是,整个幡体透射出一股无比精纯的燧炁!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会被囚禁在这里,因为想要毁掉巫幡几乎是不可能的,是九宫皇燧才让你避免了魂飞破灭!”庄岚看着幡面上的画像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毁掉了我的分魂,我绝不会饶你!”尤仑的画像变得穷凶极恶。

    “哼,巫幡有强大的秘纹禁制,你还想出得来么?就算再凝聚一缕分魂出来,也不是短短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可以做到的。”庄岚看着幡面上密密麻麻的秘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忘记了我有九宫皇燧,用不了太久,我就能把这些禁制全部破掉!”尤仑依旧恶狠狠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没有肉躯,单凭一个本魂,你的九宫皇燧很难发挥威力,除非你回归到自己的肉躯,但我绝不会让你得逞!”庄岚冷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等我出来之后,一定会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尤仑几乎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庄岚淡哼一声:“别妄想了,你永远也休想出来,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刚才对我夺魂,并不是想要我这幅躯体,而是用我的魂魄做支撑,把你自己的本魂从巫幡中替换出来!”

    “嗯?你竟然能看出这道禁制的名堂?”尤仑大为意外地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名鼎鼎的封魂纹,我当然认得出来!”庄岚故作高深地回道,从郭老那里,他学到了很多工家知识,有关各种奇特的秘纹,自然也大有涉猎。

    “一个巫师,居然懂得封魂秘纹?而且还破解了墓宫的门户禁制?”尤仑对庄岚开始疑惑不解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但可以破解禁制,而且还会把腐蚀掉的秘纹加以固化,让你永远也无法逃脱出去!”庄岚说着,施展司空步跳进了墓殿之内,站到了这只巫幡面前!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修复这些秘纹!”尤仑声色俱厉,面色凶狠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庄岚不再多说,用业力催动青瓷诀,向幡面上的秘纹展开了摹镌!

    封魂秘纹繁奥无比,庄岚没有纹谱,根本不懂得如何镌刻,然而他也不需要懂得,因为这些秘纹只是被蚀化得有些溃散,他只是在原有的纹迹上临摹即可!

    即使如此,想要把原纹修复也难乎其难,因为秘纹所用的材料是腾金,只有业宗级别的工修,才有能力将它融化!

    所以对尤仑来说,它根本不相信庄岚能够修复这些秘纹,无论从职业还是修为上,庄岚的条件都完全达不到。

    但事实很快超出了它的意料,庄岚的青瓷诀施展片刻,那些溃散了的业金渐渐融化,然后迅速凝聚成为清晰的纹线,重新复原成一道崭新的秘纹禁制!

    “该……该死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尤仑怒不可遏,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向庄岚发出威胁。

    “哼,这还要拜你所赐,若不是刚刚吸收了你的一缕分魂,我也不可能融合九宫皇燧,从而化解业宗强度的腾纹业金!”庄岚悠然而道。

    “九宫皇燧……”尤仑完全被气疯了,它自然看得出庄岚刚才施展青瓷诀的时候,加持着一缕无比强大的燧炁,那缕燧炁正是原本属于它的九宫皇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