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一章 青影
    “的确有意思,一座墓冢建成这个样子,倒像是一个囚牢!”庄岚毫不客气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来盗墓,可就白费心机了,这座墓殿内没有一件财宝!”棺殿内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因为这不是普通的墓冢,而是一座真正的囚牢,所以怎么可能会有财宝?”庄岚淡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?你看得出这是一座囚牢?”棺内的声音似乎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墓殿之内,包括所有的楼阁还有这座棺殿,所有的禁制全部都是囚闭秘纹,它若不是囚牢又是什么?”庄岚紧盯着棺体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古老的囚闭秘纹,居然还有人能认出来,真是不简单!”棺内的声音显得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“哼,我倒是很好奇,这座墓殿之中究竟囚禁着何方神圣?”庄岚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棺顶,那上面的秘纹已被尸气严重蚀化,棺盖的某些地方甚至蚀穿出一个个小孔!

    “尤仑这个名字,恐怕早已被世人所忘记,不过没有关系,因为我还没有死,所以它很快就会再次被世人所知!”

    “尤仑?”庄岚暗皱眉头,这的确是个陌生的名字,他读过那么多史书,却根本找不到有关尤仑的任何记忆。

    “你小小年纪,区区业徒八层境界,竟然能破开七级禁制,倒也令人十分惊讶!”尤仑相当幽森地道,它完全就是魂语。

    “你失去肉身,只是一个魂魄还能万年不灭,更加令人震惊!”庄岚沉静地道,他没有见过有关尤仑的任何记载,所以猜定它应该不是琅琊国的人,而且冥化程度如此高的墓殿,必然是万年以前修建而成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能破开七级禁制,又不怕魂音攻击,还能用魂语跟我交流,并猜得出我只是一个幽魂,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!”尤仑突然阴恻恻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的确很感兴趣,因为你急需一具肉躯进行夺魂,从这座囚牢中彻底逃出去!”庄岚冷冷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咕咕哈,我的心思,居然都被你猜透了,你到底是窃贼还是巫师?”尤仑比哭还难听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无论我是什么职业,都绝不会让你从囚牢中逃出去!”庄岚清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就凭你一个业徒?”尤仑发出了不屑,同时从棺殿内喷出去一道浓厚的尸气!

    “不要喷了,你的尸首根本不在这里,魂魄也一定不是依附在尸体中,而是另有寄居之所,比方说巫幡!”庄岚的声音愈发清冷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猜到了这么多,实在令我感到厌恶!”尤仑说罢之后,从棺盖的蚀孔中突然飘出来一缕血丝,血丝在半空中渐渐凝聚成为一只厉魂!

    “果然是血魂!”庄岚悚然动容,普通的魂魄根本无法凝聚成实体,只有足够强大的血魂才能具现成形,它的本质实际上只有一丝血,但要把魂魄修炼成实体可不是普通的人能够做到!

    “嘿嘿嘿,我本来以为没有**,必须消耗一些修为才能出去,现在既然你来了,倒省去了不少麻烦!”尤仑浮现出一丝阴笑,在棺殿上空缓缓飘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以血魂的能力,即使没有**,也完全可以脱离巫幡独自生存,然而没有肉躯,你的业术难以为继,冒然使用巫咒还会损伤修为!”庄岚冷冷地盯着它道。

    “哼,杀了你,不就有现成的肉躯了么!”尤仑面色贪婪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具肉躯,只有区区业徒修为,根本容纳不了你的魂力强度,所以你夺魂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占据肉躯!”庄岚依旧镇静得令人吃惊。

    “哦?夺魂不是为了肉躯,那是为了什么?”尤仑因为惊奇突然停下来紧盯庄岚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想不透,凭你的实力,早就可以从棺殿中脱困而出,但为何还要兴师动众,召唤那么多尸群搭建鬼桥?”庄岚颇有深意地看着它,眼神中根本看不出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也有猜不透的事情?”尤仑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又看了一眼棺盖上的秘纹:“原因很简单,就是你的巫幡也被下了禁制,只有一缕本魂才能逃出来,正是凭借这缕本魂,你才能召唤四周庞大的尸群,让它们帮你搭建鬼桥!”

    “能看出我现在只是一缕分魂,倒也不简单!”尤仑漂浮在空中,魂相变换不定。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作为血魂,不需要鬼桥也能逃出去,但你需要的是一个肉躯,而且是足够强大的肉躯,所以搭建鬼桥的目的,并不是让你出去,而是让尸群进来,让它们帮你把肉躯解救出来!”

    “解救我自己的肉躯?”尤仑的声音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么大的宫殿,不可能只为了囚禁一只巫幡,这里面必然有你的躯体,我只是很好奇,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,为什么会用这么多的宫殿囚禁你的肉躯?”庄岚环顾着附近的楼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怎样的存在,你很快就会知道!”尤仑的魂相突然消失,那缕血丝瞬间变化成为一只蜈蚣,在空中上下飞腾,并喷出一道道巫咒向庄岚展开攻势!

    “暗冥血蚣?!”庄岚催动炁魂咒抵挡它的攻势,同时颇为震惊地喊了出来,尤仑的战蛊居然是暗冥血蚣,这是上古时期都不多见的罕有蛊类,而尤仑竟然将自己的本魂跟蛊魂完全融合在一起!

    “哼,你果然是巫师,那就看你能抵挡多时!”尤仑看得出庄岚能够化解它的攻势,它毕竟只是一缕分魂,如果是普通人或许可以轻易施展夺魂,但对于同样是巫师的庄岚,它就不得不慎重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肉躯,单凭魂元又能持续多长时间?”庄岚毫不避讳巫师身份,用炁魂咒全力抵抗它的攻势!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居然能够凝聚魂炁?!你的这门巫咒……是从何处传承而来?”尤仑看得出炁魂咒的高妙和强大,不禁也暗暗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夺魂成功的话,自然就会知道我的传承,但可惜你没有这个实力,因为你只是分魂!”庄岚不慌不忙,用炁魂咒牢牢防守它的攻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