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货
    .. ,全职巫师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地方太诡异,我们撤!”庄岚拉着她,尽量往身后狂奔。

    掘金小队的五个人也意识到了不妙,但就在他们想要撤退的时候,墙上的草木突然凝聚成一个个狰狞的骷髅,向他们凶狠扑来!

    五个人只好挥动辟地铲疯狂抵抗,将近身的骷髅打得七零八落,地面上很快覆盖了厚厚的一层枝叶和残藤。

    然而草木根本除之不尽,一批被杀掉之后,另一批从石壁上再次涌现出来,郁郁葱葱无穷无尽!

    “照这样下去,我们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!”金犰一边挥动辟地铲,一边对十几丈外的庄岚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同样陷入了重围当中,吴婵用猎刀横劈竖斩,把近身的木骷悉数斩杀,庄岚则用光合术推向远处,把成片的草木从墙上击退,这些散发着阴气的木骷,似乎很惧怕光系业术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这条通道是循环的,所以永远走不到尽头,要想出去必须先找到门户。”庄岚继续施展光合术,墙上的草本刚要浮现,就被剧烈的强光逼退回去。

    “徐兄以为,门户应该在墙上?”金犰尽可能挥动辟地铲向他靠近,但茂盛的草藤很快把他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我们既然能进入这里,必然是有门户存在,至于它隐藏在哪里,极有可能跟墙面上这些稀奇古怪的乱草有关!”在如此阴暗的环境下,施展光合术极耗体力,所以趁掘金小队的人手忙脚乱,他不断地把酒酪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随着一道道光合术施放出去,成堆的草丛被击退,并潜伏到墙面之下,光合术结束之后,它们便再次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但庄岚在它们潜伏下去的瞬间,迅速探查着墙面上的每一条纹线,希望从其中能够发现破绽。

    妙虚子在传授妙手破之前,曾经跟他说过大量的墓藏知识,有关墓冢的禁制机关千变万化,但只要找到了其中的内在核心,用妙手破就能够轻易破解!

    大约后退了三十余丈之后,庄岚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,光合术在一束草丛上面持续施展,但这束草丛迟迟不肯撤退,迎着光合术的炽光死死抵抗!

    庄岚目光急沉,光合术的光芒骤然强盛三分,在这团炽热的强光中,蕴含了一道七彩斑斓的绚丽燧炁!

    短短片刻,这束草丛便在光芒的辉照下极速枯落,最终彻底炁化成为一缕木元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墙上泛滥成灾的郁郁草丛,也突然间全部消失,全都退回到墙上变成了图案。

    掘金小队的五个人终于长舒一口气,刚才的一番奋战,他们的体力也消耗巨大,此时纷纷取出业餐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而庄岚看着面前的墙壁,一时间有些惊愕不已!

    墙面上浮现出一个木骷形状的诡奇图案,这个图案不时地发生变化,它最终竟然能呈现出一个活生生的人类面孔!

    “小……徐哥,这个骷颅像莫非就是墓主人?”吴婵完全不适应这个称呼,但她忍不住靠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是的,它为了阻止我们进入,在这里设置了禁制。”

    双重迷间道能够让踏地术失效,是因为这条通道并不是静止的,而是围着另一条轨道在运转,所以每走一步,人的位置发生了两次偏移,留下的足迹完全被打乱了。

    但是通道依然还是闭合空间,否则箭矢不可能从身后回来,所以要想破解双重迷间道,必须找到两条通道的节点。

    而现在庄岚已经找到了节点,那就是这个诡异的骷髅!

    “徐兄,门户莫非跟这个骷髅有关?”金犰等人终于缓和了体力,纷纷围过来看着木骷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庄岚回应他道,同时向这只木骷图案中注入了一道精纯的木系业力!

    业力注入的刹那,一股强猛的炁压从墙壁内部透射出来,将庄岚的木指几乎就要压断!

    然而庄岚目光蓦沉,七星彩燧散发着艳丽的炁焰从木指上浮现而出,将墙体内层透射出来的炁压迅速湮灭下去!

    “徐兄真是好手段!”金犰在一旁惊奇不已,眼看着墙壁上的木骷图案渐渐变深,最后浮现出一个活生活现的人形绿脸!

    人脸成形的刹那,两侧墙壁上传来了剧烈颤响,一个个暗门从墙壁上浮现出来,每一个暗门之内,都是一条看不见头的幽深通道!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们陷入了迷宫阵么?”金犰黯然吃惊,身后的庄岚同样被这样一个场景所惊呆!

    “该怎么走?”庄岚问掘金小队,但没有人知道怎么回答,很显然他们也没有遇到过这种墓藏,在这方面也毫无经验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,所有人的体力都在不知不觉地剧烈消耗,再加上刚才那些怪草作乱,他们能坚持下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无从选择,那就往后走吧。”庄岚突然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往后走?”金犰大为不解地问,通道既然是闭合的,往前和往后走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错,往后走或许更接近出口,我们毕竟是一路走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庄岚说了个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理由,但凭借敏锐的炁感,他探测到一缕极其微细的暗系元炁从身后传来,那是掘金小队点燃的香火燃烧之后,所释放出来的暗系炁息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空手离开?再说往后走也未必能够出得去,岂不是白费时间?”金犰断然拒绝了庄岚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们如果不同意,我们分开走便是。”庄岚沉缓着道,他牢记妙虚子的教诲,多重迷间道中如果出现迷宫,以退为进的方法往往更加有效,而现在他通过暗炁感应,也完全印证了这条经验。

    “噢,徐兄想退出?那可不合规矩,你既然加入了进来,就必须坚持到最后,哪怕我们都死在墓中,你也不能一个人逃离。”金犰的语气透出森寒。

    庄岚略一沉眉:“你刚才也说过,往后走未必就是出口,既然你们不同意,那么不如分开各走一方,这样发现墓藏的机率才更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哼,徐兄是想脱离我们,自己去找墓室的入口吧?”金犰阴沉着脸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