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五章 囚牢
    而闵家所依赖的,正是红拂的毒谱和巫术,目前在整个暮澜城内,能够炼制出菌尸腐毒的巫师,也只有红拂一人,所以对于闵仲的来访,红拂说他不自量力!

    他之所以把毒谱借给闵仲观摩,完全是为了打消他的自信,让他另想它法寻找菌母,只要有了菌母,红拂就可以大量孵殖,到时候就可以完全踢开闵家,在国士社中拥有一席之地了!

    半时辰后,庄岚穿过坊市,进入了一座十分宽阔的府院!

    这座府院就是闵家的业宅,它有严格的区域划分,普通家丁只能从侧门进出,闵家成员走的都是前门,而闵仲每次外出,都是从后门出入!

    闵家的后门,实际上是为了一些访客而特设,这里是暮澜城国士社据点,大量的忍者和国士社成员都会定期来访,有一些特殊的访客,身份是保密的。

    除了潜修忍术,闵仲的日常时间都在摆弄毒草,而且他的灵田就在后院,大约不到半亩的一块地方,但里面所栽种的毒草都是品质极高的母本!

    所谓母本,就是成熟之后可以被当做种子大量栽种,它对灵植技艺要求极高,普通的农修很难培育出母本,而闵仲恰恰具有这种能力,所以他一心培育这些母本,以至于足不出户,闵家的家丁们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位少主存在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回来了?”看守后门的是一个跛足老叟,在闵家当了几十年家丁,除了跟主家打招呼之外,平时都是沉默寡言,闵仲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,只有一个外号叫做瘸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庄岚摹仿闵仲的口吻,径直走进了后院,这是一个独立区域,入口的阵钥只有闵仲才有,连瘸尺也不能进入。

    后院当中,一大半区域栽种的都是菌尸草,它们已经完全熟透,这些草籽收获之后,足够闵家在下一季把数万亩灵田栽满菌尸草,以此来获得源源不断的毒源!

    要想摧毁闵家的野心,除了把数万亩菌尸草毁掉之外,还要把庭院里的这些草种全部铲除!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,从府邸深处突然传出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这叫声隔着数十道墙壁,庄岚却听得清清楚楚!

    “好雄厚的业力!”他不禁暗暗吃惊,闵家的所有墙壁上都有秘纹禁制,叫声穿透这么多墙壁还能如此清晰,可想而知这要具有多么高深的业力修为!

    但叫声只响了一次,便彻底销声匿迹,庄岚在原地凝听片刻,突然间放弃了摧毁草种,转而把它们一丛丛采集下来,全部装进了自己的袖镯。

    半亩草种,只是收获倒也很快,除了菌尸草之外,其它的几种毒草也被庄岚一起收走,整个庭院很快变得光秃秃一片。

    “菌尸草的种籽,除了作为草种之外还有其它妙用,这一点刚才差点疏忽了。”庄岚扫视了一眼庭院四周,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刚才的那声惨叫。

    随后他去了闵仲的居室,这里面一无所有,从日常起居上看,闵仲似乎也很精简,他甚至不需要家丁服侍,也不摆放无用的器具和饰品,就连业餐都是自己购买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在闵家毫无存在感,却偏偏拥有不俗的天赋,掌控了闵家的草种资源,若不是因为业力冲突,他在农家和巫师领域的造诣或许还会更高!

    庄岚在房间内一无所获,正要引身而退之时,刚才的那种惨叫声再次传了过来!

    他眉头不禁微皱,这样的惨叫声,显然是非同寻常,然而在闵仲的记忆中却没有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他混进闵家后院,本来是想毁掉这些毒草,然后就此消失,但听到这声惨叫之后,却突然改变了主意,因为直觉告诉他,闵家必然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!

    于是从房间退出之后,他没有就此离开,而是穿过后院的拱门,径直往前院走去!

    闵仲所穿的长袍有贵宾标记,家丁们对这种标记司空见惯,所以都把他当成了宾客,没有人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他按照闵仲的记忆,在庞大的前院中轻车熟路,片刻后来到了一座大殿前。

    以庄岚的估算,这应该就是惨叫声传出的方位,但是这个地方,实际上是一座囚牢,闵家在这里关押和囚禁被他们俘获的业修,这些业修身上多数都有他们想要的财富或秘密。

    囚牢四周戒备森严,十几个闵家弟子守在门前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“吆,三弟怎么突然有闲心,跑到前院来转转?”他刚到门前不久,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庄岚转身去看,来的人竟是闵佑!

    “这里面关的是谁?吵的我心烦意乱!”庄岚摩仿闵仲的口音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来头不小的大人物,连我也不能随意进去呢!”闵佑看了一眼房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个大人物,否则也不能叫得这么凶,幸亏业宅内墙壁密集,否则在大街外都能听到!”庄岚还是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三弟放心,他应该很快就叫不出来了,所以你还是回去吧,我听说最近为了寻找菌母,你一直都在四处奔波?”闵佑瞟了他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他是正在受刑了?”庄岚也不冷不热地回道,闵佐、闵佑、闵仲,是同父异母的三兄弟,平时几乎没有交情可言,而且为了家族地位,甚至于还明争暗斗。

    “不错,父亲对他审了一夜,现在也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闵佑话音未落,囚牢的门应声而开,闵常青带着一个管家从屋内走了出来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辛苦了!”闵佑急忙走过去,给他的父亲递上去一件崭新的业装。

    “嗯,佑儿还是最懂事,不愧是三兄弟中的老大。”闵常青接过业装,把身上那件早已血迹淋淋的长袍换下来。

    庄岚在一旁暗暗鄙视,闵佑竭尽所能讨好闵常青,完全是为了得到信任,从而掌管闵家更多资源,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,闵佐的死对他反而有利,因为这样他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“父亲审了一夜,他最终可曾屈服?”闵佑接过闵常青换下的长袍,察言观色地问,他显然知道被囚禁的是谁,而且知道为什么要囚禁他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个乔虎不知好歹,既然他软硬不吃,那就只好除掉!”闵常青有些咬牙切齿,他似乎十分看中闵佑,所以有些事都跟他说,并且交给他做。

    “乔虎?”庄岚闻言一怔,这是乔帮的四大痞枭之一,闵家居然敢把他抓来并且囚禁!看深夜福利电影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ok电影天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