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章 六级墓塚
    刹那之间,大厅之内的气氛几乎陷入窒息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道炁息所震惊,以至于完全忘记了出手竞价!

    庄岚同样震惊得张开了嘴巴,目光zhong更是飘溢出一抹难以抑制的欲动!

    这是一小簇火属性业燧,尽管它只有豆粒般大小,但灵动的炁息足以令人为之疯狂!

    业燧是天然界zhong极为罕见的本元材料,将它称之为天材地宝也绝不为过,只要吞服并炼化了哪怕一丁点的业燧,业术的威能也会成倍甚至数十倍的提升,因为它能够完全融合到业纹和血脉当zhong,从而直接提升炁感强度!

    跟业饰、业器、业装这些外在力量不同,业燧对实力的提升是终生的,它的内在潜质能够随着主体的修为提高而逐渐递增,所以对于业修来说,世界上最令人梦寐以求的材料,就是业燧!

    业燧有十大属性,正在拍卖的这一枚是火属性,所以火纹天赋较高的业修都想把它纳入囊zhong,就算火纹天赋普通的业修,吞服和炼化了这枚业燧之后,施展出来的火属性业术也将十分强大!

    长久的震惊之后,许多人才缓过神来,开始对这枚业燧出价竞购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!”

    “八百万!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!”

    业燧材料可遇而不可求,卖主的最低起拍价就是三百万,而事实上它的真正价值远高于此,现场此起彼伏的价格刷新率,也印证了这种材料的珍贵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这种稀世珍宝,有能力竞争的人少之又少,普通的业修,根本不具有如此雄厚的财力,只有那些名门世家的坊主,才有实力在业燧竞拍上一决雌雄!

    “一千四百万!”

    “一千六百万!”

    “两千万!”

    价格几乎突破了天际,庄岚这样的业修却只能望洋兴叹,交易最终完成之后,所有人依然念念不忘地回想着那枚业燧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谁买走了业燧?业燧又是谁出售的?根本没有人知晓。

    随着拍卖结束,大量业修走出密室,宽阔的拍卖场内,很快站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    庄岚位于拍卖场边缘,他面对整个人群,不断催动大裁决术搜查信息,这门玄奥莫测的法家业术,能够敏锐地感应到它所标记的业罪位置,就算是物证已经被装进袖袋,大裁决术在适当的距离内,也能够探测到业罪方位!

    人群渐渐离去,这里面既有业士高手,也有普通的年轻业徒,许多人都是结伴而来,所以离开的时候,也都是结伴而去,有关于业燧的消息和议论,几乎是充斥在整个大厅。

    蓦然之间,庄岚的眉头迅速皱了一下,大裁决术持续搜查了片刻之后,终于发现了业罪的位置!

    他不禁抬头看了一眼,刚刚从他身前经过的一位业士,那个标记着业罪的方盒,就在这位业士身上,而这位业士还跟他有过一面之交!

    这个人,就是万香楼的坊主,跟庄岚交易蜂王材料的那位厨翁!

    “是厨翁买走了业燧!”庄岚暗暗自语,为了进入业星榜,厨翁大力搜集名贵食材,如今又得到了火系业燧,厨艺必然突飞猛进,明年的业星大赛,看来他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但厨翁刚离开拍卖场不久,庄岚的目光便再次倏然而震!

    另一位业士从他身前匆匆经过,他虽然不认识对方,因为他用一道业气将面相完全覆盖,但对方身上散发出一种气息,却让他猛然警觉!

    这股气息,在他脑海里一段记忆似曾相识,当时在风月轩聆听乐技的时候,他曾经见到有个人经过葛岩身旁,那个人身上的气息跟眼前这个人完全一致!

    “刺客!”瞬间之内,庄岚便做出了判断,尽管还不能认定他就是刺杀葛岩的凶手,但至少这是一个巨大线索,所以在对方经过他面前的一瞬间,庄岚蓦然催动大裁决术,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无形的业罪标记!

    直到人都已经全部走光,庄岚才最后一个离开了拍卖场。

    极乐楼共有数十层,从最顶端往下依次是黑市、钱庄、赌场、妓坊,其zhong妓坊楼层最多,总共有三十多层。

    庄岚从拍卖场出来,紧接着在钱庄转了一圈,这里是借贷和放贷的集zhong地,也是把大量黑钱洗白的交易所,许多赌徒输得手无分wen,也会来这里抵押房产,来换取翻本的赌资,所以这里人来人往,生意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庄岚竭尽所能将法家业力发散出去,希望能发现大裁决术标记的业罪线索,但转遍了整个钱庄大厅,都没有发现任何目标。

    最后,他去了极乐楼规模最大的妓坊。

    进门之后,他便开始有些后悔,这里的妓修简直成群结队,而且火辣得令人吃惊,庄岚刚一进门,就被这无边艳海的所淹没。

    十几个妓修强拉硬拽,把他簇拥到一个软塌上,软塌微香熏人,柔软得几乎能把人化掉。

    “公子,留夜还是留情?”妓修们嬉笑着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何谓留夜?何谓留情?”他一边回答,一边搜查着房间内的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“留夜嘛,就是**一夜,乐不归宿,留情嘛,就是**一刻,情留人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赶时间,所以不留夜。”庄岚心不在焉,继续扫视着房间内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留情了?公子要留多少?”妓修们继续嬉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留多少?情是可以分割的么?”庄岚终于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嗯哈,公子原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告诉你吧,留情呢,就是你想把情留在我们几个人身上?”

    “干脆直说的好,我们这些人你随便留,每个人一万业币,至少留三个。”

    庄岚终于恍然大悟,噌的一声从软塌上跳了起来:“三万业币?这情我可留不起!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个土坷垃,把他赶出去!”

    “没有钱,也敢来极乐楼快活!”

    “看他穿的这么破,就知道是个穷鬼!”

    妓修们一边骂着,一边拍打着从庄岚身上飞溅下来的尘土。

    门口迅速冲进来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