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章 反猎
    庄岚寻声望去,只见那个大发雷霆的妇人正是厨翁的遗孀,万香楼声名日下,也怪不得她会怨天尤人了。

    有个乞丐正在门前乞讨,听到妇人的训斥后立刻仓惶而逃,妇人依然意犹未尽地大骂了几句,这才气哼哼地回到了厨坊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这就是万香楼的老板娘,她叫薛红杏,本身是一个商修,根本不懂得打理厨坊。”

    庄岚不禁有些惊奇:“噢?她自己没有商铺么?为什么不把厨坊卖掉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万香楼是厨翁的祖传家产,薛红杏手中只有半张地契,所以她根本卖不出去!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何?”庄岚愈加惊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祖传家产,自然要自家子孙才能继承,而厨翁把另一半地契,留给了他的私生子,但如果业术造诣达不到要求,也是没有资格继承家产的。”

    庄岚豁然想起了康壮,于是继续问道:“厨翁有几个私生子?”

    “那可没人知道,所有消息都是坊间传说,如果厨翁死去十年之内,一直没有人前来继承房产,薛红杏就有权卖掉万香楼。”

    庄岚暗暗摇头,十年之内,康壮的厨艺很难达到继承万香楼的境界,到时候这座百年基业就要改头换面,从康家名下永远消除。

    “厨翁为什么不把房产传给他和薛红杏的孩子?”顿了片刻庄岚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许多人都传说,薛红杏生的孩子不是厨翁的……”吴婵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告诉庄岚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庄岚陷入了更深的沉思。

    漫谈之间,两个人把什锦脆酥已经吃完,充沛的持久力让人觉得有些过饱,因为他们进门之前,体力基本上都是饱和的。

    “婵儿,我们走吧。”两个人相继从座上站起,吴婵收走了那份什锦脆酥,跟随庄岚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于宽带领那群法修,不失时机地跟了上来,仿佛一定要黏住庄岚才肯罢休似得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他们跟得这么紧,到底有什么意图?”出门后,吴婵终于忍不住问道,无论是谁被人跟踪,都是极不舒服的事。

    庄岚沉眉道:“他一定是想从我身上获得某些线索,所以一直在对我施展业术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吴婵不由得一阵惊讶,于宽看起来只是远远跟着他们,根本感觉不到有业力释放的痕迹。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法家中有一门业术,叫做灵息追踪,每个人身上都有特定的气息,只要他到过一个地方,就会留下一些气息,高明的法修,能够凭借这些气息追查目标,只不过气息有一定的滞留时效,所以他们到达现场的时间必须要快。”

    “灵息追踪?是跟灵息觅诀有些相似?!”

    庄岚:“是的,这两门业术具有异曲同工之妙,而且都受时间和距离的限制,甚至于通过特殊手段,可以迷惑他们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小岚哥,他们似乎停下了!”

    庄岚跟吴婵转过街口,于宽带领的八个法修果然没有再跟上来。

    “哼,想必他已经搜集到了足够的体息,将来用这些体息可以轻易追踪到我。”

    吴婵:“他跟踪了这么久,就是为了搜集你身上的体息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用法家业力能够吸取到微不可辨的体息,将来如果追踪目标,用灵息追踪把这些体息释放出去即可,业术会根据相同体息的亲和力自动寻找目标。”

    庄岚说完后,仔细回忆着自己在暮澜城走过的每一个地方,尤其是极乐楼、万香楼、还有风月轩,这是他跟刺客仅有的三次相遇的现场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相信,以于宽的修为,能够觉察到极乐楼和风月轩当中的气息,因为他留在那里的气息太久,而且人群众多,气息相当混乱,想要搜寻到他的痕迹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最大的可能,是他在万香楼发现了庄岚的体息,跟某个地方的气息相吻合,所以对他产生了怀疑!

    蓦然间,庄岚忽然想起,跟于宽第一次相遇的时候,是在一片密林当中,于宽带人正在追查廉青下落,临别之时,他在庄岚的身上悄然做了业罪标记!

    然而除了业罪标记,庄岚当时再也没有察觉到其它业力波动,莫非在勘察现场的时候,他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?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庄岚和吴婵照常出城,本来他们是要去鬼谷盗那座大墓,但经过于宽追踪之后,庄岚改变了路线,他和吴婵出城后直接去了暮澜兽林,而且一直使用徐谅的身份!

    一路上相安无事,一直进入暮澜兽林之后,也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这个地方……我们似乎来过!”吴婵走进一片林区,很快认出了一些痕迹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有人想要追杀我们,我们就在这里反猎对手!”庄岚边说边带着她继续往前走,这个地方他们当然来过,这就是廉青跟刺客交手的那个地方,庄岚在这里曾经捡到过一枚指刀和业装残片。

    他们故意走得很慢,当走到上次恶沼巨蛙出现的位置之时,庄岚的目光突然一沉!

    灵息觅诀告诉他,猎物已经出现了!

    “小岚哥,我们被包围了!”吴婵同样警觉到了危机,飓星箭在手中蓄势待发!

    “不要急。”庄岚让她放下猎弓,站在原地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“一农一猎,居然敢深入到暮澜兽林这么远!”于宽突然从身后出现,另外八个法修则从不同方向把庄岚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从昨天跟到现在,你想做什么?”庄岚故作意外地问。

    “法修当然是追查案件。”于宽的声音透着清冷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可追查的?”庄岚继续道。

    于宽环顾四周,语态淡然地道:“这个地方,你们来过似乎不止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不止一次。”庄岚应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一个猎修跟一个农修做搭档,这样一个猎兽小队,在暮澜兽林中究竟能有多大收获?而你们却敢深入到这么远!”

    “你好奇的事情,未必都有合理的解释。”庄岚依旧漠然回应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不要忘了,我是个法修,所有可疑的线索都要追查下去!”

    庄岚微一沉眉:“你是说我身上的气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