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七章 覆灭
    庄岚重重点头:“不错,毓木皇经的强大据说超乎想象,它能够从草本中提取木元,然后注入到自己栽种的作物中加速生长!”

    “如果用它栽种作物,那岂不是可以缩短成熟时间,收获比别人快得多的业力?”吴婵惊奇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毓木皇经最为可怕的是,它能够提取草本中的木纹为己所用,并且通过木元发动攻击,甚至于还能祭炼木傀,操纵大量的草木攻击对手!”

    吴婵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,墓冢的墙壁上会有那么多木骷,原来那就是所谓的木纹攻击!”

    庄岚:“不错,包括这些叶骷,也都是蕴含了农家业术的木纹攻击,只不过它们竟能够变成金币,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!”

    “哈哈嘎嘎哈哈……!”庄岚说完之后,那棵怪树居然再次狂笑起来,身上的骷叶就像是它的心态写照,全都露出了凶狠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这棵树……为什么会发出怪笑?”吴婵毛骨悚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蓦一沉眉:“哼,恐怕不只是笑,再过一百年甚至几十年,它就能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吴婵瞠目结舌地看着他,显然是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有关张冀杨的传说,有一个居然是真的,他在寿元耗尽前的数十年,就躲进了自己的墓穴,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,但是在进入墓穴之前,他培育出了一株举世无双的极阴尸木!”

    吴婵:“就是这棵怪树吗?”

    庄岚:“是的,极阴尸木能够跟人体相融,张冀杨临死之前就把自己融合到了这棵树中,即使他死后,魂魄依然不灭,并且能够依靠极阴尸木的力量不断吸收地脉精华,将来复活肉身!”

    “啊?这棵极阴尸木原来才是真正的棺椁?张冀杨一直没死?”吴婵惊讶得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庄岚一直盯着那棵怪树:“是的,据说培育极阴尸木相当残忍,它需要从成千上万的活人体内抽取本命血元,由此可以推断,张冀杨为了使自己能够重生,当年也是滥杀了很多无辜!”

    “小岚哥,它似乎真能听到我们说话,刚才有一股诡异的力量从树内散发出来,好像有什么在盯着我们!”

    庄岚:“哼,那是它的魂眼,它现在人不人鬼不鬼,只能算一只树妖,不过假以时日,它应该很快就能蜕变成人体,到时候凭借牧野时代的修为和业术,重建一个张家王朝绝非难事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它重生的目的是要延续牧野时代的雄心,重建当年的张氏王国?!”

    “可惜它运气太差,如果再有几十年,这个万年愿望就有可能实现,但是偏偏遇到了我们,它这具阴木之体就休想复活了!”

    庄岚说罢,催动光合术把附近的叶骷大片轰杀,然后迅速向那棵怪树靠近!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让它复活,否则琅琊国甚至整个东溟又将会是生灵涂炭!”吴婵紧跟庄岚,用飓星斩帮他抵挡大片叶骷的围攻。

    “咕嘎哈哈咕嘎!”极阴尸木不断发出阵阵戾笑,摆动着浑身枝条向庄岚扑面而来!

    庄岚催动光合术,在七星彩燧的加持下,将怪树的枝条全部逼退,这些枝条就像是一只只鬼爪,向庄岚不断地发起狂攻,但是在碰到燧炁之后,便会被迅速灼烧成灰,然后痛得它立刻缩了回去!

    片刻后,庄岚终于来到它的跟前,念力大开之下,果然发现了在树干深处,隐藏着一个骷髅形状的完整魂魄!

    这只骷髅,跟墓冢内那些随处可见的木骷图案完全一致,实际上它跟张冀杨原来的魂魄已经大相径庭,现在这个样子,更像是一个灵魂变异体,它虽然仍有记忆,但却拥有了更加凶残的恶灵本性!

    庄岚本想用炁魂咒将它直接灭杀,但见到树干中竟然流淌着跟人体相似的血液,整个树躯似乎建立了完整的经脉甚至业纹,所以突然灵机一动,对它施展了傀魂咒!

    张冀杨的木妖之躯毕竟没有成型,它的魂魄缺乏强大的**支撑,在巫师面前,完全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虚魂!

    然而这只魂魄毕竟修炼了漫长岁月,强大的魂力让它变得凶残无比,庄岚的傀魂咒击中它之后,它竟能发出魂刺进行反抗,一时之间傀魂咒根本无法渗透到它的体内!

    “哼,既然驯服不了,那就杀了你,也绝不能让你重生阳界,为害天下苍生!”庄岚跟它僵持片刻,终于放弃了傀魂咒,转而用至为霸道的炁魂咒展开强攻!

    一声声惨叫不断传来,树魂起先还能顽强抵抗,但片刻之后,魂力便急剧耗尽,最终渐渐丧失了哭嚎,庄岚用炁魂咒磨灭它最后一丝意志,正要用傀魂咒再尝试一次,试图把它收为一只巫傀,奄奄一息的树魂却突然苏醒,从树干中暴射而出向他迎面袭来!

    庄岚大吃一惊,噬魂咒却在同一时间骤然施展,雄浑的魂力几乎将树魂完全笼罩,然后向长虹吸水一般,以可见的速度将它噬化一空!

    树魂覆灭的刹那,诡异的一幕也随之出现,庄岚体内迅速充满了一股深厚的木元,他的木指业纹像是吸收了极阴尸木的整个树纹,并把它牢牢印在了自己体内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借助于体内的庞大木纹,他的神念瞬间扩展到了整座墓冢,此时他才知道,墓室禁制以及墓道内的那些草本,原来都是极阴尸木的木纹所化,它的根系和枝叶延伸到了墓室的所有角落,墙面上的草本图案都是它的木纹延伸!

    甚至于墓室当中的巨大金棺,也是极阴尸木的一段树根幻化而成,只不过金木之间的幻化玄奥,让庄岚一时半刻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然而噬化了极阴尸木之后,他从张冀杨的记忆当中,终于继承到了那门梦寐以求的农家业术——牧野时代就曾经纵横天下的毓木皇经!

    “这一趟盗墓之行总算没有白来!”庄岚融合了毓木皇经的业诀,脸上终于露出了喜奋之色。

    随着张冀杨的魂魄覆灭,极阴尸木也彻底枯亡,体内的血液归于静止,那些四处纷飞的叶骷也都凋落下去,变成了一大堆寻常的枯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