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章 极乐卡
    极乐楼集妓坊、赌坊、钱庄、黑市于一体,在这里只要有钱,就有享不尽的极乐世界!

    极乐楼的楼主原本是乔毅,也就是乔帮帮主,但是他年事已高,修为迟迟没有突破,所以寿元即将耗尽,他手下的四大痞枭,接管了这座极乐楼。

    所以极乐楼现在有四个楼主,四大痞枭各自分管一坊,而且每一坊的生意都异常火爆。

    想进极乐楼,没有一掷千金的财力是万万不行的,因为这里面的每一笔消费,都比普通坊市高得离谱,但与之相对应,获得的利润或服务也是普通业坊所没有的。

    庄岚来到门前,看着这座矗立在黑区中最高的巨厦,不由得有些踟蹰起来,因为进进出出的都是有财有势的阔修,而他现在是个贫农,跟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徐谅,三日期限已到,你关门闭户躲着我,居然还敢来这里!”正犹豫的时候,展抄带领一群手下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,就是为了还钱。”庄岚灵光一闪,顺着他的话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,你要有钱,还用到处躲我么?老子天天去催债,就没逮着你一次!”

    庄岚笑着道:“今天不是还没过完么?我这就给你凑钱!”

    “几个时辰之内,你能凑够两万业币?哼,骗鬼呢!”

    庄岚一本正经地道: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展抄眼珠突然一转:“你要去赌坊碰运气?”

    庄岚:“不错,今天是我的本命吉日,一年的运气数今天最强,所以我想试试!”

    “鬼话连篇,老子从来就没听说过什么本命吉日!”

    庄岚坚持道:“反正我也凑不够钱,你要不杀了我,要不跟我去赌把运气。”

    展抄嘴角被气得一歪,背着手在原地转了半圈说道:“就给你一次机会,赢不了钱的话,你就等死吧!”

    二人于是走进极乐楼,然后乘坐阵梯直接来到赌坊楼层,展抄把他的手下暂时遣退,只带领庄岚一个人走进了赌场。

    “土坷垃,这地方从没来过吧?”展抄见庄岚东张西望,大为不屑地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没来过,这是第一次。”庄岚心不在焉,目光依然在赌场中四处观看。

    “你会赌什么?”展抄把他带进业余场,这里有形形色色的各种业修,赌局的形式也五花八门,每个人根据喜好,在不同的赌桌上一搏输赢。

    “猜门吧,我只会这一种。”庄岚扫视赌场,立刻选中了这种最简单的玩法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只等你一个时辰,赢不到两万业币,你就去死。”展抄似乎吃定了这个毫无背景、也没有人脉依仗的贫农。

    庄岚突然摇头道:“我只是来帮你赢钱,本金还要你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展抄噌地一声跳了起来,揪住庄岚的衣襟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我被赶出野田系,现在连吃饭都很困难,哪里还有钱可赌?”他说得和颜悦色,俨然透射出一股痞态。

    展抄一时之间,竟然对他毫无办法,而庄岚看了一眼身旁的赌盘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这一局,应该押木门!”

    四周的赌客们没有人理他,这些人要不就是纨绔子弟,要不就是达官显贵,他一个贫农在这里指手画脚,只能引起别人反感。

    然而赌局很快结束,当赌骰最终落入到木门的时候,许多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向他看来!

    展抄的眼神一阵僵直,揪住庄岚的手立刻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“下一局押什么?”他神色亢奋地道。

    “光门。”庄岚断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光门?这不扯么!”展抄看到赌盘之内,储量最多的分明是金、雷、火三种元炁,光炁的含量最为稀少,所以绝不可能落入光门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我现在运气正旺!”庄岚在一旁鼓动他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听你的,押一注!”展抄只好取出一千业币,往光门上押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千业币一注,这是最低的筹码,极乐楼的规矩就是这样,没有钱就没有资格来这里消遣。

    其他赌客原本想跟着他一起押,但看到展抄押的是光门,纷纷都选择了逃避。

    赌局再次开始,一阵激烈的旋转之后,赌骰啪的一声落进了光门之内,所有赌客的目光这一次不再是惊奇,而是震骇!

    “真是高手!”

    “明明只有一丝光炁,怎么会落入光门?”

    “如此高明的赌术,恐怕连赌修都自愧不如!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之际,展抄兴高采烈地收走了赌金,除了一千业币的本金之外,他这一局从庄家赢走了六千业币,因为赌骰的正面是六个点!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才懊悔刚才没有多押一些。

    “下一局押什么?”他迫不及待地问。

    “水!”庄岚很肯定地道。

    展抄毫不犹豫,这一次他押了五千业币!

    赌客们纷纷效仿,押在水门的赌注足足有十几万业币!

    随着赌盘封盖,庄家把业力徐徐注入到赌盘底座,内部的赌骰应声旋转起来,每个人的神色都凝重异常,尤其是庄家,如果这些人全部猜中,那么他的损失将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赌骰再次发出一声脆响,滴溜溜落进了水门之内,正面是四个点!

    赌客们大喜过望,纷纷难以置信地看着庄岚,一旁的展抄更是喜不自胜,把赢来的业币大把大把地装进袖袋。

    “下一局,应该押什么?”展抄把业币收好,立刻又问他道。

    庄岚却摆了摆手:“我身上的运气耗得差不多了,这东西来之不易,总不能一次性全部用光,而且你赢的钱已经超过了两万业币,我刚才的承诺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,早知道你运气这么强,我刚才应该全部押上!”展抄无比贪婪地道。

    “见好就收,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,以后不要再找我。”庄岚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展抄连忙拦住他道:“最后一次,如果赢了的话,我分你两千,哦不,两万!”

    “运气真的不多了,要一年才能攒这么多呢!”庄岚依然拒绝。

    “再帮我赌一次,这张极乐卡就送给你!”展抄说着,把一张黑黢黢的金属片取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