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六章 廉青
    “早就跟你说过,要防范这个人渣,你却偏偏不听。”

    庄岚的话,不但令田琳大感意外,对面的闵佐以及那群劣农,更是有些莫名惊讶!

    “哼,上次没废了你,你这是找死么?”闵佐阴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小子吃里扒外,跑这里来是给她报信!”

    “他被赶出了野田系,所以跑田家讨好来了,真是个奴才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运气实在太差,偏偏选择了今天来害田琳。”庄岚边说着,边把一只手搭在了田琳后背。

    田琳原本被风间破压得喘不过气,这时候又有只手侵犯她的身体,不禁腾然而起一股羞怒,但仅仅是瞬间之内,怒气便消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双目巨颤!

    “运气太差?你什么意思?”闵佐尚未觉察到任何异常,他的风间狂音已经把田琳逼到绝路。

    “运气太差的意思是,今天有我在,你要倒霉了。”庄岚的语气冷冷冰冰,全然不是平时那副对闵佐极尽恭维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哼,敢对我这么狂,你不是傻了,就是活腻了……”闵佐正要催动风刃袭杀庄岚,田琳手中的铜镜却突然光芒大放,一道无比炽热的光炁呼啸而出,向上空的风铃轰射过去!

    闵佐大吃一惊,原本奄奄一息的铜镜,为什么突然又爆发出了光芒,而且这道光芒比之前还要更强三分!

    仓促间他来不及多想,连忙向风铃当中疯狂灌输业力,然而这一次却让他大出意外,风间狂音非但没能击退光炁,反而在光合术的冲击下节节败退,最终将它的风铃完全淹没在一片强光当中!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可……能?!”闵佐的额角瞬间渗出冷汗,田琳的修为明明比他低一层,如此强烈的业炁完全不合常理,所以他很快把目光放在了庄岚身上。

    庄岚无动于衷,就默默地站立在田琳身后,但是他搭在她背上的那只手,正在通过业纹向田琳的体内疯狂灌输光元!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,已经今非昔比,他进阶到业徒八层,业纹炁感成倍提升,在七层的时候,都足以跟闵佐对抗,如今的闵佐,远远不是他的对手!

    闵佐已经被逼到绝路,风间狂音焕发的炁幕被完全压塌,光炁之辉犹如波涛,向他最后的音炁蔓延过去,将他彻底淹没在一片光华!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闵佐坚持到最后,却没能抵抗得住田琳的光合术,随着风铃从高空飘摇坠落,他的身躯受到光炁冲击被强力震飞,吐出一大口鲜血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庄岚收回手掌,任凭田琳痴痴地看着他却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劣农们惊慌万分,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谁过去把闵佐杀了,就可以活着离开。”现场死一般的寂静,唯独庄岚缓缓开口,但是声音冷得让人颤抖。

    几个劣农陷入犹豫,很明显,刚才田琳反败为胜,是因为徐谅暗中帮了她,尽管他们死活也想不明白,徐谅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大,但目前的局势,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,而徐谅偏偏掌握着他们的生死大权。

    “你敢!闵家的势力在暮澜城谁人敢惹!”闵佐歇斯底里,从袖袋中取出特籍户牌,他现在重伤不起,随意一个劣农,杀他都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然而他往户牌内注入业力之后,发送出去的信息刚刚出现,就被一道犀利的墨线凌空击碎!

    没有人能看透这一招的奥妙,更没有人看得出这是儒家绝顶业术附墨指!

    但是这一招的出现,让闵佐彻底陷入了绝望!

    “把法修招来的话,那就不好玩了。”庄岚学着他的口气,一步步将他逼上绝路!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谁把他杀了,就可以活着离开,而且只能有一个人!”庄岚的声音这一次冷到了极点!

    几乎是话音未落,那几个劣农便各自掣出业器,向对手发起了攻击!

    惨烈的一幕于是上演,庄岚和田琳就这样看着,劣农们自相残杀,直到最后只剩下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侥幸活命,但也伤痕累累,他踉跄着走到闵佐跟前,举起手中的镰刀说道:“少爷,对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闵佐的头颅,就这样被一刀割断,带着无尽的恐惧和不甘一命呜呼!

    “我可以走了吧?”劣农终于发出了胜利者的微笑,但是双手和双脚却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还不行。”庄岚回答得很冷,他渐渐地向对方靠近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,杀了他们,我可以活着离开!”劣农颤抖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活着离开,但是不能带走记忆。”这句话是用魂语发送,远处的田琳根本听不到,而就在魂语过后,他突然射出一道夺魂咒,将对方的一大片记忆瞬间抹除!

    失去记忆的劣农像是行尸走肉,慢无目的地走出了田区,而田琳目视着这一幕,依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走,等法修来查吗?”庄岚早已把尸首处理干净,转过身来盯着她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为什么要帮我?”田琳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!”庄岚漫不经心地回答,这时候他把袖袋中的财货也都整理完毕,尤其是闵佐的那只风系业戒,他直接摘下来戴在了风指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闵佐的手下,会有你这么强大的高手!”田琳狠狠地盯着他,但却看不出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“我叫徐谅,后会有期!”庄岚搜刮完毕之后,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田区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,他迫不及待地取出一枚玉简,这是从闵佐身上得到的精品业谱——风间狂音!

    一夜静修,第二天清晨的时候,庄岚的房间内传来清脆的铃声,那只风铃被他祭到半空,业力催动之下,风炁音炁交相汇融,达到了一种美妙的境界,这才是真正的风间狂音!

    风间狂音,需要同时具有极高的风系和音系天赋,闵佐只有风系业纹达到要求,所以他的风间狂音永远无法发挥出最高境界,否则的话,以九层修为的实力,也不至于被庄岚一击致败。

    天色微亮,庄岚便起身出城,这是他跟吴婵约好的时间。

    来到郊外的约定地点,吴婵果然已在等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穿过荒野,径直向那片鬼谷走去,暮澜兽林跟鬼谷在同一个方向,而且庄岚要先去鬼谷把尸傀带上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黑市昨晚上又发生火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?打得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嗯,据说死了很多人,法修卫队例行公事,去了根本不起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乔帮照这样下去,很快就会四分五裂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们没有关系,无论谁做了帮主,黑区的平民永远都是受欺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边走边聊,很快便进入到鬼谷边缘,这时候必须全力催动灵息觅诀,因为越高阶的恶灵,越容易去谷外觅食,低阶恶灵实力太弱,轻易不会离群而居。

    但就在穿过密林的时候,他们突然遇到了几个法修,这几个法修似乎正在搜查着什么。

    庄岚突然意识到,昨天也是在这片密林,他发现了一团血迹,然后在前面的山谷内,看到了骷尸吞吃业士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几个法修见到他们,立刻一起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庄岚见他们都是业徒修为,而且身上的业装也都有暮澜城法衙的标记,所以并不慌张。

    “二位可是暮澜城的猎修?”为首的一个法修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点点头,他现在用的是自己的本容,却没有暮澜城的籍牌,徐谅的籍牌跟他面容和职业都不相符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法修并没有搜查籍牌,因为这里不是城内,完全超过了法修的治安范围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们……经常在这个猎区狩猎么?”法修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庄岚答道,他跟吴婵在一起,身上自然是猎装装束。

    “昨天也来过?”法修紧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庄岚再答,他似乎猜得出对方要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位业士?或者是特别的痕迹?”对方果然问到了重点。

    庄岚略一沉默:“业士境界的法修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对方似乎很迫切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他捡走了那个业士的袖袋,里面有许多东西还没来得及看,而这几个法修的底细他还不清楚,所以当然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对方眉头一皱:“在下于宽,奉命出城寻找廉青法尉,发现这片树林中有打斗的痕迹,据现场勘察,这里曾经有人使用过大裁决业术,所以断定廉青法尉来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廉青?”庄岚豁然想起,那个业士的袖袋内有枚籍牌,籍牌上的名字正是廉青,而暮澜郡领主正是法修世家的廉氏家族!

    “不错,廉青法尉一个月前出城追查线索,至今没有任何消息,所以衙司派遣我等出来寻找,业兄要是知道什么线索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哦,如果发现了什么,我一定去法衙汇报。”

    于宽默视他片刻,随后沉眉说道:“看来你真没发现什么,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庄岚于是带领吴婵迅速离开,不多久便进入了山谷。

    于宽那群法修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,庄岚才取出袖袋中的一本法卷看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