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五章 羞辱
    每一道血炁之中,都融合了一丝魂力,而魂力渗透到恶灵的体内,将通过血炁急剧扩散,像病毒一样把傀魂咒释放到它的全身,进而攻陷整个尸魂!

    傀魂咒是天蚩九诀的独门业术,它比通用巫术“御魂咒”更加有效,在拘获巫傀之时,效果更有天壤之别!

    普通的巫修,想要拘获一只巫傀,往往要费尽千辛万苦,因为御魂咒每次只能攻击一只恶灵,面对整个尸群的时候,根本自身的处境都很危险,所以只能找落单的凶尸施展巫术。

    傀魂咒是用血炁融合魂力,在巫家中这是绝无仅有的业术,而庄岚之所以具有了这样的能力,完全是依赖于天蚩蛊的进化!

    片刻之后,被傀魂咒击中的凶尸突然停止攻击,一个个站在原地剧烈颤抖,似乎在极力抵抗来自尸魂中的那道巫咒。

    然而巫术的力量瞬间击溃了它们的意志,这些凶尸最终彻底傀顺,在庄岚的意念操控下,一个个在他身前跪了下来!

    山顶上的吴婵,此刻早已看得目瞪口呆!

    “小岚哥,这些都是你的尸傀?”庄岚把她接回山谷,吴婵看着这群俯首称臣的凶尸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笑着道:“嗯,我现在只能拘获平纹凶尸,而且数量有一定限制,因为操控它们需要占用太多魂力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很惊人了!这么多的凶尸,到暮澜兽林中都可横行无阻!”吴婵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,先用它们在鬼谷中试试威力!”

    庄岚于是操控着这群尸傀,向鬼谷的深处一路推行,沿途上无论是妖兽还是恶灵,全都要惨死于这群凶尸的合围之下!

    “这简直太强横了!”吴婵的猎弓和猎刀几乎再没派上用场,尸群摧枯拉朽,所过之处一片哀嚎!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用它们对付平纹级猎物的确有效,但如果碰到淼纹级的骷尸或凶兽,这些尸傀最多只能抵挡片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足够我们逃命了!”吴婵极度兴奋,巴不得立刻就去暮澜兽林。

    庄岚驱赶着尸群走到谷底,一路的厮杀和血战,尸傀们残肢断臂,几乎没有一具是完整的,但只要吸收了足够多的暗元炁,很快就能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有了这些尸傀,我们就有实力去暮澜兽林了,那里面的妖兽资源无穷无尽!”吴婵的眼神中透出异彩。

    庄岚看着这些尸群却若有所思,虽然它们能够修复伤势,但毕竟需要时间,如果能尽可能减少伤残,那就更完美了。

    蓦然间,他忽然想到什么,随后对吴婵说道:“婵儿,走,去另一条山谷!”

    吴婵不知他又要做什么,只好跟在他身后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庄岚率领着十几只尸傀,耀武扬威地进入了另一条山谷,这里面的凶尸数量更多,庄岚的尸傀一路杀下去,最后将损耗得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他做了调整,不再让这群尸傀凭蛮力厮杀,而是通过神念控制,将它们排列出了一个阵列!

    “天呐,小岚哥,这是兵家的业术么?”一旁的吴婵看到整齐划一,攻防兼备的尸傀阵型,连忙大为惊异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是的,这是兵家的一门攻击阵术,它叫做裂锋阵!”

    裂锋阵,是虞州城高家的祖传业术,庄岚当初杀了高天,取走他的袖袋,获得了他的这门阵谱。

    真正的裂锋阵阵谱并不在高天手里,他的这道阵谱是简化版,只是用来日常修炼,但把它运用在这群尸傀身上,所起到的威能已经足够惊人!

    将兵法运用到巫术当中,是任何人都不能想象的事情,而这却只是庄岚的复合业术之一!

    在裂锋阵的加持下,尸傀威力大增,两个时辰之内,将山谷中的凶尸再次清理一空!

    接下来,他在尸傀的辅助下,把那些尸身一个个肢解,从它们的心脏中抽出尸纹,最后足足搜集了一百多条!

    尸纹和兽纹当中,都蕴含着无比珍贵的灵血,这是兽类材料中卖价最贵的部位!

    看着天色渐晚,庄岚把尸傀赶到山谷最深处,夜晚的时候,它们会自行吸收暗系元炁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吧,从明天开始,就去暮澜兽林!”收拾好之后,他对吴婵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于是撤出鬼谷,趁天黑之前返回暮澜城,因为鬼谷的附近,极有可能还有高阶恶灵,他们不敢再滞留下去。

    接近田区的时候,他跟吴婵开始分开,吴婵自己先回到了城内,庄岚则拟容成徐谅,漫不经心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习惯使然,他特意绕了个圈,到田琳的田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丫头实在是太用功,明明没有能力把火楂树每天光合一次,但偏偏不服气,非要把自己累到最后一刻才罢休。

    田区四周的其他农修全都收工了,例行巡逻的法修们也早已回城,田琳一个人在这田区,看着都让人为她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根本没把我的警告当回事!”庄岚有意要提高她的警惕,所以悄悄地进入农田,并向她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日落之后,光系元炁渐渐沉寂,光合术施展起来愈加困难,田琳全神贯注,把沉没到黑暗之中的光元吸取出来,缓缓挥洒到了火楂树上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残阳的衬托下,这样一个少女站在面前,任谁看了都会心动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完成业术,伸开双臂想要放松一下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冷风!

    “琳儿小姐,好用功啊!”

    庄岚站在她身后,阴恻恻得像一具僵尸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你?滚!”田琳被吓了一跳,转身的时候脸都白了,所以瞬间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庄岚又笑道:“刚才若是闵佐,你现在还有力气发怒么?”

    “哼,暮澜城跟前,谁敢打我主意?”田琳毫不在乎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普通人不敢,但是闵佐却敢,因为他跟你们家有利益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闵佐么,你以为我会怕他?”田琳相当自负,她手中有暮澜城特籍户牌,只要往其中注入业力,附近的法修卫队迅速就能赶到!

    “闵佐若想害你,是绝对不会给你机会报警的。”庄岚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有数,你走吧,以后不准再来!”田琳颇为厌烦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只好叹气离开,但刚刚转过身,麻烦就来了!

    “田小妹,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城,莫非是等我么?”闵佐带着那群劣农,雄赳赳地闯进了田区!

    “滚出去,谁是你小妹!”田琳蓦然皱眉,不由得看了庄岚一眼,似乎是相信了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吆呵,脾气这么大,将来可别嫁不出去!”闵佐阴阳怪气,很快来到了她跟前。

    “嫁不嫁跟你没关系,我再说一遍,从我的田区滚出去!”田琳开始动怒。

    “哼,你的田区又能怎样?想动手是吧?我奉陪!”闵佐有备而来,显然是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田琳不由自主地把特籍户牌握在手里,然而还没有等她催动业力,闵佐突然出手,将那只风铃祭向了空中!

    “田小妹,要是把法修招来,可就不好玩了。”闵佐邪笑着催动风铃,在上空中凝聚出一道音幕,田琳的警信刚刚发射出去,就被密集的音炁凌空击毁!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田琳慌中带怒,干脆把户牌收了起来,取出一只铜镜准备拼死应战!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,田小妹如此迷人,打架的时候想必也是另有姿色,不过可不要耗尽体力哦,要不然稍后可就不好玩了。”闵佐目光猥亵地在她胸前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田琳再也忍无可忍,向铜镜中突然灌输业力,一道强猛的光炁骤然亮起,向对面的闵佐疾射而去!

    “哼,精品业器盈光镜,激发出来的光合术果然很强,但可惜你的修为低了我一层!”闵佐突然收起猥亵,目光狰狞地掐动指纹,向风铃中也注入了强猛业力!

    刹那间,随着风铃的剧烈摇摆,密集到极点的音炁凝聚成一幕狂流,向田琳的光合术狠狠压下,浓烈的炽光在半空中被直接压弯,田琳的盈光镜顷刻之内便黯然失色!

    豆大的汗珠从她脸颊渗透下来,她咬紧牙关强行抵抗,将业力输出发挥到极限,铜镜的光芒再一次绽放,但仅仅维持了小片刻时间,便被浩瀚的风间狂音再次淹没!

    修为的差距,哪怕仅有一层,也是压倒性的优势!

    田琳和闵佐的天赋相差无几,两个人修炼的都是精品业术,年纪基本上也相仿,但因为野田系大量栽种更容易生长的毒草,所以业力修为进步更快,闵佐跟田琳之间的差距,就是最好的体现。

    眼看光炁即将熄灭,闵佐再次猥亵着笑道:“哎呦,我都要心疼小妹了,如果把体力耗尽,等会儿可不能好好尽兴呢,不如你节省点力气,稍后跟我大欢一场!”

    “住嘴,无耻之徒!”田琳剧烈地喘息,盈光镜几乎已经维持不住了,而对面的闵佐哈哈狂笑,用风间破不断割裂她的衣襟,让她的肌肤渐渐裸露出来!

    “好,闵少爷,裂口再大些!”

    “把衣衫全撕掉最好!”

    “跟着闵少爷,真是艳福不浅啊!”

    几个劣农站在一旁大声起哄,每个人的眼神都是如狼似虎。

    如此下贱的羞辱,让田琳几乎落下泪来,然而就在她即将撑不住的时候,庄岚缓缓来到了她的身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