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三章 进化
    随着闵佐逐渐康复,几个劣农经常在田琳的地头转来转去,这丫头依仗自己天赋过人,根本不把这几个劣农放在眼里,但是她不知道,闵佐被庄岚重伤,到头来还是要把怨恨报复到她的身上!

    徐谅的农田,庄岚根本懒得搭理,每天只是象征性地去转一圈,然后早早地赶了回来,反正那些劣农们已经跟他断绝往来,他去不去农田没人关心。

    回城之后,他就在各个赌坊的业余场搜刮财富,利用六爻诀这门神奇的赌术,在业余场里几乎横扫一切,只不过怕引起过多注意,他不敢太贪心,每次都是赢完一笔钱之后,就迅速转换另一家赌坊继续参赌。

    赢来的这笔巨额财富,几乎全买了药石材料,夜晚的时候,他就在徐谅的住处潜心炼丹,除了战丹技艺突飞猛进之外,他还在药丹、遁丹、甚至于血丹领域发起冲击!

    又是半个多月过去,由于丹术方面的强猛进步,再加上赌术的日益精进,他的修为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提升,如今居然突破到了业徒八层!

    这一天清晨,他按照惯例又来到了那片菜地,实际上要不是为了看一眼田琳,他现在都懒得来一趟,而因为这一个多月的荒废,菜地里的菌尸草状况极差,有一些甚至都已经冻死了,没冻死的多数奄奄一息,而且都长满了严重的锈斑。

    “这么差的菌尸草,明年连饭都吃不上吧?”

    “这才几天,好好的一片菌尸草,就糟蹋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菌尸草没有收成,达不到闵家的收购量,看他还能在野田系待下去!”

    几个劣农一大早来到他的菜地,看到菌尸草这个样子纷纷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庄岚出现后,他们装作若无其事,各自无聊地四处观望,没有人跟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对于这几个劣农,他实在是鄙夷到了极点,在这几个人眼中除了利益,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值得重视,平时在一起成群结队,一旦有利益争夺就会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所以远远地看到这几个人,他便毫无兴致地停下脚步,想要就此直接回城,但突然间看到菜地的远处,一个人影缓缓走来!

    “闵佐?”他眉头微皱,闵佐的伤终于痊愈了,怪不得这几个劣农来到他的菜地,原来是告状去了。

    闵佐来到菜地,看到满地狼藉的一片菌尸草,果然是雷霆大怒!

    “徐谅,菌尸草变成这个样子,你不想活了?!”

    庄岚还没有说话,那几个劣农便有人说道:“一个月来,就没有见他来过菜地,这小子如此偷懒,把他赶出野田系算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么大一片地,荒废了多么可惜,不如由我来种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么多菌尸草,要是凑不够产量,我们也跟着倒霉!”

    “这一个月,你到底干什么去了!”闵佐缓缓靠近他,气急败坏地斥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凑钱去了,两万枚业币,凑不出来的话,展抄可不罢休。”庄岚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“展抄?”闵佐略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为了请他出手,我们花了一笔钱,但可惜展抄没有把人杀死,反而被对手留下一道伤疤,所以他要让我们多加钱,而这两万业币,我一个人根本凑不够。”

    庄岚边说,边向那几个劣农看去,他们个个侧首翘头,全都装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混账!为了两万业币,你把菌尸草都荒废了?!”闵佐突然怒气更盛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都躲着我,我只能自己去凑钱,否则的话,展抄那群人怎么样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庄岚回答得慢条斯理。

    “滚,给我滚出野田系,不要再让我看到你!”闵佐恶狠狠地一阵痛骂,若不是附近恰好有几个法修经过,他恨不得出手把庄岚废掉!

    庄岚果断地转身离开,这个结果,他正好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走出很远的时候,他还能听到闵佐依旧大发雷霆,在训斥那几个独善其身的劣农,要不是他们的逃避,这十几亩菌尸草就不至于荒废,但是闵佐没有想到,他所看到的全是假象,即使没有展抄捣乱,庄岚也绝不可能给他打理好这片菌尸草。

    回程的时候,依然途径那片火楂树,田琳的身影远远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这个丫头,就不知道找个人保护自己?刁蛮和高傲,往往是要吃亏的。”他想到这里,立刻踅身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出去!”田琳见到他,一如既往地凶蛮,尤其是他这种野田系的劣农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告诉你,闵佐那帮人最近可能对你不利,你可要小心防范。”

    “闵佐?你不是他的手下么?”田琳终于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刚刚被赶走了,如果你这边缺人,我可以做你手下。”庄岚顺势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用,你走吧!”田琳断然拒绝,普通的农修,她是根本看不上眼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自己小心喽!”庄岚无趣地退出农田,他希望田琳能把他的警示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,展抄那群人又来纠缠不清,堵在巷道不让他进门。

    “到底还不还钱?不还钱也行,老子也在你的脸上留下一道疤!”

    展抄这次气势汹汹,两万业币他是铁了心要敲诈到手。

    庄岚环顾四周,各个巷道口都有痞修把手,即使用籍牌报警,附近的法修赶过来,也会被这些痞修挡下,展抄完全有时间提前撤离,除非他出手杀了他,但徐谅这个身份也就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七天后,七天后你来拿钱。”庄岚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就等你七天!七天后再不还钱,就把你这张脸皮给扒下来!”

    庄岚看着他走远,转身回到屋内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最近几日,魂海深处的天蚩蛊隐隐有种躁动不安的情绪,庄岚意识到它可能快要苏醒过来,就不断地通过神念跟它联系,但是天蚩蛊似乎有意在屏蔽他,蜷伏在自己的意识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刚才,展抄把他拦下之后,天蚩蛊就在神念中不断传来阵阵蠕动,庄岚意识到它可能正在经历着什么,现在他神念大开,仔细探查着天蚩蛊身上的每一个细节,突然间目光开始僵滞起来!

    在天蚩蛊的腹部,竟然生长出了四只粗壮有力的蹼爪!

    “天呐,它居然在进化!”庄岚无比震惊地自语一声,尽管他不清楚这四只蹼爪有何用处,但战蛊只要进化,威力必将成倍提升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简直不敢相信,他原以为天蚩蛊是吞食了兵娩而发生虚脱,因为兵娩毕竟是从大量尸血中提炼而成,炼化的过程中极有可能让它耗尽体力,但现在看来,兵娩似乎并没有对它造成伤害,反而触发了它的进化潜力,所以它才会没有余暇搭理庄岚。

    蹼爪的作用,只有等天蚩蛊完全苏醒之后才能知晓,现在庄岚依然无法跟它神念贯通,它进化完成之后,必然需要一段时间稳固境界,而这时候万万不能对它有一丝侵扰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次进化,天蚩蛊醒来之后,对灵血的需求也将大有提升,而庄岚目前的存货已经不多了,要想获得高品质灵血,必须出去狩猎!

    现在才是下半辰时,吴婵或许还没有走远,庄岚立刻出城,沿着她最常出猎的路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作为猎手,往往比其它职业面对更多危险,所以许多人都是结队出猎,这样才能有足够的力量应对危机,像吴婵这样孤身奋战的猎手,是绝不敢到资源丰富的暮澜兽林中冒险的,所以庄岚想要找她也不算难,因为暮澜城附近可供狩猎的区域不多。

    出了郊外,一切变得静谧而又空旷,暮澜郡广阔的原野中,遍布各种山林和土丘,任何一堆草丛当中,都有可能藏有猎物,而且任何一只猎物的攻击力,都有可能令人致命!

    猎家的业术,在出城后的第一步,就已经开始了!

    庄岚施展出吴婵教给他的灵息觅诀,目视和嗅觉能力骤然提升,如果附近有强大的危机存在,灵息觅诀也能提前觉察,上一次在山谷中遇到妖躯邪婴,吴婵就是凭借这道业术提前感受到了危机所在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恢复到自身面目,徐谅是农修装束,在猎区中出现显然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但是追了大半天,却根本没有吴婵的身影,倒是在一片树林当中,他发现了一团不同寻常的血迹!

    这团血迹的附近,草丛十分混乱,树木也到处都是被利器刺穿的痕迹,有几棵大树甚至齐根折断,整棵树干完全炁化,被强大的业术直接消解掉了!

    地面上残留着木元炁消解后的痕迹,还有一大滩尚未干涸的血水,庄岚蹲下去细一查探,能够断定这是业修身上的血,但是在这滩血迹当中,居然蕴藏着一缕阴灵的气息!

    作为巫师,对血息的判觉异常敏锐,对恶灵的感应更是超乎寻常,血迹中哪怕只有一丝痕迹,庄岚也感受了出来。

    附近的猎区中,从来没有听吴婵说过还有恶灵,所以庄岚骤然担心起来,因为恶灵跟凶兽完全不同,甚至更加可怕,吴婵孤身一人,一旦遇到恶灵后果不堪设想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