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八章 业饰
    田琳把女婢遣退,庄岚一个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相信,一个业士级高手,在病疾的折磨下,短短几日功夫,就奄奄一息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夫人她……到底修炼了什么业术才导致如此?”庄岚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田琳:“是田家祖传的一门极品业术,我娘为了炼成它,不惜铤而走险,用大造丹强化自己的业纹,最后铸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庄岚暗暗摇头,人的天赋有高有低,用投机取巧的办法强行修炼极品业术,无异于拔苗助长,而造成的后果也是极为致命的。

    可是如此浅显的道理,田琳的母亲怎会不懂呢?

    “夫人这是何苦,为了修炼极品业术,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。”

    田琳摇摇头:“我娘她……是为了田家的命脉才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田家命脉?”

    “农家有两大分支,分别是山田和野田,多少年来,一直存在着势力竞争。”

    “山田系主张以人为农,人类需要什么,就去栽种什么。野田系则主张以利为农,什么作物利润最大,就去栽种什么作物,所以为了赚钱和获取巨大业力,他们不惜栽种能够置人于死地的各种毒草。”

    “暮澜城同样也有这两大分支,我们田家是山田系,另外还有一个闵家,他们是野田系。”

    “闵家刚来暮澜城还不到一百年,但发展十分迅速,门下弟子的数目,目前已经跟田家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庄岚蓦一颔首:“以利为农,修炼当然快了,但大批量栽种毒草必然贻害苍生,野田系这么做不怕伤天害理?”

    田琳摇头道:“这是崇尚实力的世界,野田系能更快地积累财富,所以有许多农家弟子趋之若鹜,田家的人脉于是越来越少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真是悲哀,农家的良知难道就这样被利益磨灭了么?”

    田琳再一点头“再加上闵氏家族的族长闵常青,在上一届的农家国赛中成功入榜,闵家的声誉如日中天,田家的压力与日俱增,我娘于是才决定铤而走险。”

    庄岚蓦然皱眉:“闵常青进去了业星榜?”

    田琳:“是的,虽然名次不高,但只要进入业星榜,就是莫大的荣耀,前去投奔的弟子络绎不绝。”

    庄岚恍然道:“你娘修炼极品业术,就是为了在下一届的农家国赛中夺榜,挽救田家的危机?”

    田琳:“是的,但可惜修炼极品业术需要极高的天赋,我爹和我娘的体质都望尘莫及,我爹有家业需要打理,我娘于是主动挑起了这个重担,从三年前开始偷偷修炼这门业术,最后终于积业成疾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之后,田琳情不自禁流下了泪水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一眼田夫人,突然间伸出双指,向她的掌心点了过去!

    田夫人因为服用大造丹强化业纹,但这种外力很难跟自身血脉相融合,所以她的业纹曲折不平,导致了全身血脉也随之扭曲。

    要想挽救她的性命,必须把血脉深处的业劫彻底化解掉,这样业纹就不再受到压迫,当业纹舒展开之后,全身血脉也就畅通无阻了。

    然而巫师只能抑制业劫,却不能将它化解和清除,所以田夫人的病才没有人能治好,那些巫师最多只能帮她压制片刻,过几天之后业劫还会继续扩散。

    庄岚探查了她全身血脉,确认业劫就存在于心脏当中,而且足有一枚米粒大小!

    静默片刻之后,他突然反转手掌,将自己的业纹跟田夫人掌心直接相对,然后向她体脉中缓缓灌注无极业力!

    业劫也是业力的一种,只不过是经过异变的业力,田夫人体内的业力本应该是农家属性,但异变之后的业劫,跟她的农家业力相冲突,这就是所谓的病疾。

    然而无极业力,跟所有业力是相融的,庄岚将无极业力推送到她体内,将那团业劫开始徐徐融化!

    田夫人是业士修为,业劫的强度也就比庄岚更高一层,所以他融合的速度很慢,但终究还是让它一丝一丝地消解下去!

    漫漫长夜就这样在寂静中度过,田琳一直守候在庄岚身旁,她从来没有见过其他巫师延续的时间这么长,但很明显能够看到,母亲体内的气息正在慢慢变强!

    天色大亮之时,庄岚终于停了下来,尽管面色中颇显疲惫,但嘴角边却挂着一丝笑容!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,田夫人无碍了。”

    庄岚话音刚落,田夫人已经徐徐睁开双眼,只不过因为昏迷许久,体力早已被业劫耗尽,所以显得十分虚弱。

    田琳大喜过望,根本来不及向庄岚道谢,便扑到她娘跟前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不多久,田秋云也闻讯赶来,见到苏醒过来的老妇人,连忙对庄岚深施了一礼:“小友妙手回春,老夫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夫人造化大,晚辈只是略尽人事。”庄岚谦虚还礼,他现在正极力催动拟容术掩饰修为,因为融合了那么精纯的业劫之后,他的修为境界已经突破到业徒七层!

    无极业力施展医术救人的过程中,还能够把业劫炼化提升自己的修为,实在神妙至极。

    “魏小友,大恩大德,老夫必有重谢,先随我去前厅用餐,以缓解体乏之劳。”田秋云语辞诚恳,面色中难掩激动。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庄岚并不推辞,一夜的辛劳,他也实在累了,借此补充一番体力最好不过,尤其是田秋云还要重谢他,就更加令他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席间好一番推杯换盏,田家是暮澜城屈指可数的名门之一,珍馐佳肴美不胜收,在它的盛情款待下,庄岚吃得好不痛快!

    直到时过半晌之后,庄岚才摸着肚皮说道:“晚辈实在吃饱了,不能再吃了!”

    田秋云哈哈一笑说道:“也罢,今日到此为止,敢问小友雅居何处?改日老夫必将登门拜访!”

    庄岚连忙摇头:“晚辈居无定所,不敢劳烦前辈大驾。”

    田秋云慧眼如炬,猜到他或有不便之处,所以从袖袋中郑重取出一只玉盒说道:“小小礼品,不成敬意,还望小友笑纳。”

    庄岚接过玉盒,打开盒盖之后,里面露出了一棵血红颜色的奇形人参!

    “这……莫非是……?”庄岚凝视着这棵药参,目光因为震动而熠熠闪亮!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九曲灵参,但这一棵只有三曲,这是老夫目前所能培育的最高级别。”田秋云徐徐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是前辈亲手种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九曲灵参是野外灵药,所以很难栽种,我也是费了毕生所学,才种活了几棵。”

    庄岚由衷地道:“这……实在太珍贵了!”

    “再珍贵的礼品,也不及我夫人的命贵!”

    庄岚这才大方地收起玉盒:“那晚辈就收下了!”

    “魏小友,以后有什么需要,尽管来找我,田家在暮澜城还有些地位,只要我能办到,就一定不会推辞!”

    庄岚对田秋云大有好感,一番客套之后,兴高采烈地离开了田府。

    这时候已近晌午,吴婵肯定去狩猎了,所以他根本没有回住处,而是直接去了农田。

    在田府耽搁了那么久,今天的农事就变得时间紧张,所以他不敢松懈,一来到农田就开始放手大干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有光合完第一棵火楂树,那几个劣农又出现在他的面前,只不过这一次,他们又多带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庄岚头也不抬,专心施展光合术,这几个劣农趾高气昂,实在令他深感厌恶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琳儿小姐今天不在,看谁还给你撑腰!”

    “田姑娘即使在,我也不用她撑腰!”庄岚不客气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大言不惭,看今天谁来了,还不赶紧求饶?”

    庄岚略一侧首,看了看那个陌生来客,对方衣着华贵,修为已是业徒九层,劣农们围着他毕恭毕敬,显然是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“过来求饶,自己再生吃几只毛蛆,就可避免一顿皮肉之苦!”

    “从此滚出暮澜城,再让我看到你,就把你废掉天天喂蛆!”

    几个人声色俱厉,神态中颇为嚣张!

    第一棵火楂树终于光合完,庄岚于是停下了手,目光沉静地看着那个陌生者,这群劣农之所以如此底气十足,就是因为有他出现。

    不打败他们,今天的农事休想继续。

    “我很忙,你如果不想死,就赶紧认错吃蛆,然后从里滚开。”对方语气桀骜,神态中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吃蛆,更不想死。”庄岚冷漠地回应。

    “哼,那可由不了你!”对方说完之后,突然间出手向他射出一道业气!

    庄岚目光骤沉,业气的威能远超他的想象,对方不只是业徒九层修为,这道业气还经过了业饰强化!

    业装用来防御,业器用来攻击,业饰则是用来强化业术威能!

    戒指是最常见的业饰种类,它直接戴在十指之上,跟业纹精密衔接,从而强化炁感,提升业术威力。

    即使是最普通的一枚业戒,它也价值不菲,因为业饰形体太小,在上面镌刻秘纹更加困难,所以它很少见。

    而对方的风指上,就佩戴着一枚业戒,并且还是上品业饰!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对手,绝对有嚣张的资本,庄岚终于知道那几个劣农为什么如此趾高气昂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