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三章 出猎
    吴婵摇摇头:“鳄嘴蜂轻易不会暴露巢穴,但它们每隔一段时间必须回去一次,是为了给蜂后喂食,所以找到它们的巢穴也不难,可是就算找到了,谁敢靠近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足够的战丹,便可以前往一试。”庄岚如此想道,但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钱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婵儿,暮澜城内,名气最大的道坊是哪个?”片刻后,他忽然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万药堂,他们的药丹品质最好,但价格也贵得要命。”吴婵回答道。

    庄岚默一点头:“走,我们再去黑市!”

    这一次轻车熟路,两个人很快来到了黑市大厅,在一个牙商的店铺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买还是卖?”牙商主动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庄岚没有回答他,只是蓦一伸手,殖商诀凝聚成一团业炁推送到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位业兄,原来也是商修!”牙商见庄岚虽然素装,但刚才的这门手法确是商修无疑,既然是同行,那么打交道的时候,就很少有周旋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估价吧!”庄岚要卖的东西包含在那团商炁当中,外人根本看不到,牙商必须同样施展业术才能看透其中的物品并且估价,而且估价和交易也全都在商炁当中进行。

    殖商诀实际上是一门忍术,它寄生于商事中获取业力,然而庄岚不需要寄生,无极业力能够覆盖忍术属性,把它完全还原为商诀施展。

    牙商探测到商炁当中,那里面包容着一枚腰牌,他在腰牌上点了两指,测验出上面蕴含的业息之后,面色顿时一阵错愕!

    这是枭盟弟子的一枚腰牌,那上面有入盟血誓,所以是无法作假的。

    暮澜城外有数以十万的民众想要进城,但是必须凑齐一百个枭匪的腰牌才有资格,所以这种东西现在必然有价无市,庄岚施展殖商诀,就是要尽可能地卖出高价!

    牙商的指诀在商炁中飞速流转,庄岚同样以指诀与之相对,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,指诀终于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是黑市,根本不受商誓制约,为了万无一失,庄岚才用这种方法进行交易,通过商炁,牙商无法把物品据为己有,只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自从被黄家的腹黑术害过之后,庄岚开始变得十分慎重。

    吴婵在一旁看得一头雾水,在她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,庄岚已经完成了交易。

    整个交易过程,全都在商炁中完成,庄岚卖出了什么,获得了多少业币,吴婵一概不知,她的目光中只有惊讶,要不是亲眼所见,她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不是农修吗?刚才为什么能施展出商家业术?”

    离开黑市之后,吴婵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止修炼了一门职业。”庄岚笑着回答,反正早晚都得让她知道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“这样,不会有业力冲突么?”她愈发惊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体质特殊,可以全业兼修。”庄岚略作解释,带着她径直前往万药堂。

    万药堂生意兴隆,尽管出售的丹药价格高昂,但因为品质上乘,所以前来购买的人络绎不绝,但道坊对外出售的几乎都是药丹,战丹、血丹、遁丹只有道修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“要什么?”柜台内有个道徒正在忙碌,看到庄岚只是习惯性地一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风系和火系两种战丹,最好是上品。”庄岚简要回答。

    道徒立刻停下了忙碌,转过身来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道修?”道徒看着庄岚身上的素装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,算是回答了他的提问。

    “要多少?”道徒不屑地道,战丹都是自己炼制,只有技艺不精的道修,才需要购买战丹,因为他们自己炼不出来。

    庄岚:“每样五颗就够,不知价格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万一颗!”对方果断地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吴婵瞠目结舌,对方的要价实在太狠了。

    庄岚毫无还价的余地,因为他现在急需战丹,亲手炼制根本来不及,而且还要不断试炼,光是那些昂贵的药石材料,就足以耗光他的积蓄,还不如直接购买来得划算。

    从万药堂出来,他的袖袋里终于有了十枚战丹,但是手中的积蓄也再次耗空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还价呢?”吴婵对十万业币依旧肉疼不已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,殖商诀在还价环节几乎毫无作用,它最大的优势在于商权,而且手下的人越多,威力就越强大,就像是黄势一样,他掌控着庞大的黄赫楼,普通的商术根本无法驾驭,但殖商诀却能够轻易胜任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岚哥,你买战丹做什么?”吴婵不解地问道,跟庄岚在一起,她似乎一直都在惊讶。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我们出城,去捉那只蜂王!”庄岚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买战丹,原来是为了猎杀鳄嘴蜂?”吴婵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住处,挤在简陋的房间打坐休养,天还不亮的时候,就匆匆出城了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今天不用务农么?”吴婵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先去捉蜂王,农事回来再说。”庄岚边说着,边递给吴婵一份米饯,这是离开虞州城时,丁萱亲手给他做的,路上他基本上都吃光了,如今只剩下两份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!”吴婵边吃边夸赞,丁萱的厨艺的确很高,香莱坊的米饯在虞州城也算家喻户晓。

    “可惜只有两份了,而且存储期限即将逼近,再不吃的话,业餐的持久力就会消失,不但无法恢复体力,而且会发霉变臭。”庄岚自己也吃了一份,不禁想起了在虞州城待过的日子。

    周围的环境吴婵很熟,不多久便带领庄岚来到了一处山沟,四周寂静无声,天色现在还未大亮,暗系元炁笼罩大地,旷野中充斥着浓郁的压抑之感。

    “昨天就是在这里么?”庄岚看着地下的一堆血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土狍已经被蜂群吃了,连骨渣都没有剩下。”吴婵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就在这里埋伏。”庄岚说着,从袖袋里取出一瓶灵血交给吴婵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,他已经完成了猎家就职,并跟吴婵学了一些猎手知识甚至业术。

    吴婵接过血瓶,也从袖袋内取出一包骨粉,这是她自己炼制的,用来诱捕妖兽所用,用灵血把骨粉浸泡一遍,效果会更好。

    骨粉浸泡完毕,她催动业力提升嗅觉,在空气中细心探索,片刻后,把骨粉朝某个方向全力抛洒出去!

    骨粉随风而飘,浓烈的血息散发出去,方圆数十里内的凶兽都能闻到。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于是躲在山沟深处,静候鳄嘴蜂出现。

    不多久,山沟对面果然传来了猎猎风声,随着风声越来越近,庄岚和吴婵的神情也渐渐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鳄嘴蜂毕竟是极其凶悍的妖虫,它们形体硕大,体含剧毒,锋利的牙齿能够轻易吞噬掉任何兽类的尸骨。

    随着风声逼近,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山顶飞略而下,在山沟里掀起一片尘土!

    看清楚黑影的刹那,庄岚和吴婵几乎同时一惊,然后紧贴在岩石后不敢动弹!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鳄嘴蜂,而是一只极其凶猛的妖禽:巨翼雷隼!

    巨翼雷隼在附近觅食,它嗅到了骨粉的气息,赶到这里寻找目标,庄岚和吴婵却躲在石后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这只凶禽视觉敏锐,它在空中盘旋一圈,很快发现了庄岚和吴婵的藏身之地,于是长啸一声,向他们二人俯冲下来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再躲已经没有用了,吴婵早已从袖袋中取出猎弓和毒箭,迎着巨翼雷隼射了出去!

    猎家业术犀利而又精准,那只毒箭带着凌厉的攻势刺向凶禽下腹,那是它全身少有的弱点之一,只要刺进**,剧毒瞬间就会渗透到血脉深处,再猎杀它就变得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然而巨翼雷隼忽然张开双翼,把这只毒箭直接挡了下来,箭矢击中翼身之后,被它强大的体元直接折断!

    吴婵面色沉着,第二根毒箭早已上弓,趁着隼翼闭合的刹那,嗖的一声向它的双眼射去!

    雷隼怒吼一声,不得不侧身躲闪,从头顶上射出一道雷光,把这支毒箭凌空击退。

    这短暂的交锋,雷隼已经飞到头顶,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然而因为接连挡了两箭,身形已经不稳,不得不展开双翼调整平衡,并伸出锋利的双爪向二人袭来!

    吴婵的猎弓早已收起,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猎刀,换刀的手法奇快无比,然而即使如此,也根本来不及凝聚业气,因为雷隼的利爪已经攻了过来!

    作为猎手,吴婵的沉着相当出色,反应更是奇快,但此时此刻,也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就在危急时刻,一旁的庄岚也出手了,他没有动用任何业器,只是徒手向雷隼轰出了一掌!

    只听砰的一声,浓烈的业气四处激荡,庄岚被震退三尺,雷隼的身躯却因为剧烈的冲击而撞在了山壁上!

    吴婵趁势举刀,一道业气瞬间爆发,向雷隼的腹部狠刺而去!

    雷隼怒啸一声,头顶上的兽纹再次凝聚雷光,但可惜还没有来得及成型,庄岚的光合术抢先一步,击中了它的双眼!

    剧痛之下,雷隼惨叫不止,即将成型的雷炁一溃而散,吴婵全力以赴,将猎刀刺进了它的胸口!

    重伤的雷隼被彻底激怒,两只巨翼在山壁上奋力一仆,借助于强猛的冲势,向近在咫尺的吴婵伸出了利爪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