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一章 刺杀
    那些字迹凝聚成形,居然浮现出了数十种战丹、血丹、遁丹的秘方以及一门道家业谱!

    药、战、血、遁,是道家的四大业丹,药丹只是最常见的,真正交手的时候,道家业修最常用的还是战丹、血丹、遁丹!

    药丹能够疗伤,战丹能够直接幻化风雷雨电等业术元炁,血丹能够化身妖兽,遁丹则能够匿身逃命,真正的道家高手,四大丹艺达到顶峰,实力相当可怕!

    青玄门是道家大宗,这本业谱更是非同小可,因为从字纹散发出来的业息可以判断,它至少存在了千年以上,这应该是青玄门秘藏的一本古典药谱!

    店主只是商修,他的商家业术根本看不透这本药谱的真正价值,否则的话,就不可能跟柜台上这些普通货色摆在一起对外出售。

    强行按捺住了内心的震动,庄岚平和地问道:“只有几种丹谱而已,后面的内容全都看不到了,你想卖多少?”

    店主的焦点果然就在那几道药谱上:“这些药丹的品质,可比普通丹家的药谱强多了,而且,据说这枚玉简是从一位业士身上获取的,所以价格嘛,至少三万业币!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庄岚根本不还价,三万业币啪的一声仍在柜台上,同时把玉简塞进了袖袋。

    店主完全被惊呆了,黑市上不还价的人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,只是他更没想到的是,这枚玉简的价值,远远不止三万业币!

    而庄岚带着吴婵迅速离开了黑市大楼,直到远离了黑区,脚步才逐渐放慢下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买丹谱干什么?”吴婵不解地问,庄岚明明是个农修。

    “将来你自然会知道。”庄岚神秘地一笑,带着她往风月轩走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的衣服……”吴婵忍不住再问,刚才进入黑市的时候,借助于阴暗的环境,庄岚催动奇幻秘纹,把业装变成了一件素衣,这样就再也看不出他的职业。

    “衣服嘛,怎么方便怎么穿。”这样的回答,让吴婵更加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吴婵索性不再追问,她现在万分钦佩庄岚,因为他太有钱了。

    “去风月轩。”庄岚回答道,他顺手给吴婵也买了一张票,反正今晚上已经花了八万,也不在乎再多花二十业币。

    “去赏乐吗?太好了,从小到大,我这是第一次去!”吴婵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庄岚附和着她,他何尝不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风月轩此刻早已人山人海,二十个业币的票牌只能在站台上观看,它根本不分排次,也没有固定的位置,庄岚和吴婵费了莫大的功夫,才终于挤了上来。

    风月轩占地百余亩,在暮澜城是最大的妓坊,然而即使如此,也根本容纳不了如此巨量的人群,整个风月轩四周的街道上,也都是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“真是厉害,月姬出场一次,就能赚几百万!”吴婵大为羡慕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默一点头:“这么多人迷恋她,想不出名都很难,所以业力进步必然奇快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的时候,人群zhong突然发出惊呼,只见从不远处的城外,出现了几只飞筝,飞筝的速度超乎想象,在众人的头顶盘旋一圈,直接降落到了会场zhong央!

    能驾驭飞筝的人,必然都是业士修为,而买得起飞筝的业士,却是寥寥无几!

    飞筝是工家业修炼制的飞行业器,它不如飞禽灵活,也不如飞禽那样具有攻击力,但饲养飞禽需要消耗大量粟谷甚至灵血,而且所有飞禽,只能从妖修手zhong购买。

    飞筝的出现,表明这几位来客地位极高,飞筝本就是身份的象征,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买得起,也并不是所有工修都能炼制,因为它上面镌刻有翔羽秘纹,只有极其高超的工家业术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瞩目与崇拜下,那几位飞筝的主人坐到了第一排位置,这里跟乐坛只有一线之隔,月姬如果出现,跟他们几乎面对面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人,全都是暮澜郡其它城的领主。”

    “暮澜郡十几座县城,风月轩全都发放了请帖,所以这些领主都会来。”

    果然没有多久,城外陆陆续续地又出现了几批飞筝,全都降落到会场zhong央,飞筝的主人相互寒暄,最后在最靠前的那排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这群领主的身后,则是暮澜城本地的土绅、商贾、坊主等业界名流,葛家的族长葛岩,自然也是其zhong之一,至于葛紫剑和田琳二人,他们虽然手持甲等票牌,但位置至少在三十排开外,即使如此,也足以令普通人向往和羡慕了。

    站台在最外围,所以位置偏高,庄岚很轻易找到了葛紫剑和田琳二人,见他们有说有笑,对葛紫剑的厌恶更加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随着贵宾到齐,风月轩的乐坛上顿时流光溢彩,整个乐坛四周镶嵌了数以万计的炽光灯,它们形色各异,光彩缤纷,如此炫目的氛围下,随着帷幕渐渐拉开,一位衣着华贵的妓师出现在众人面前!

    “这便是月姬?”庄岚暗想道,虽然相距太远,他看不清月姬的容貌,但她所释放出来的庞大风韵,瞬间席卷了全场,让人无不为之瞩目!

    “真美!”吴婵站在庄岚身旁喃喃说道,月姬只是站在那里,但优雅的姿态已经令人折服,随着她轻挪脚步,在乐坛zhong央的花池落座,全场的杂音瞬间沉寂下来,所有人都在静心凝听,生怕错过了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月姬纤手空抬,抚琴从袖袋内翩然飞出,只见她指光飞闪,绵延的业力向琴弦zhong源源注入,一段空旷的琴音向四周弥漫,将全场众人全部沉浸在了乐律当zhong!

    接下来出现了极为惊人的一幕,随着琴音弥漫,天地间庞大的音元炁受到牵引,在风月轩上空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气晕,风月轩于是变成了乐之海洋,每个人按照领会能力,听到的完全都是不同的曲音,但每一首曲音,都能看到月姬曼妙的身影!

    音元zhong出现了虚像,并且这虚像在凌空漫舞,而月姬本人却稳坐花池,这超凡脱俗的业术造诣,令每个人无不震惊,因为如果她用这道业术杀人,其威力可想而知!

    琴音并不太长,大约只有盏茶时间,月姬便停下了弹奏,笼罩在风月轩上空的浓重音云,也在这一刻怦然溃散,然而所有人依旧沉浸在琴音的余韵当zhong,迟迟不肯苏醒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肯苏醒的原因,是月姬弹奏的音律已经印在了他们的脑海,音元炁具有极强的渗透效果,它几乎可以穿越任何屏障,包括意念深处的魂海!

    音元渗透到魂海之内,并且留下印迹,久久不能消散,尤其是如此美妙的音律,更让人不愿意苏醒,这样的情景,如果是在对战的时候,生死之局瞬间已定!

    然而在这万众之间,有一个人却是众人皆醉我独醒,他便是庄岚!

    巫师的雄厚魂力,让琴音根本无法进入魂海,更不可能留下印迹,但月姬的琴音的确美妙,庄岚即使只是魂外浅听,也已经被它所陶醉,所以对月姬油然而生一种仰慕。

    当众人渐渐苏醒的时候,月姬早已经离开乐坛,回到了帷幕之后,她惊鸿一瞥的一曲,给众人留下无数遐想、震撼、以及异口同声的赞美!

    “啊,太好听了!”苏醒过来的吴婵,依然望着空荡荡的乐坛出神。

    “走吧,该回去了。”庄岚催促她道,因为他看到田琳也已经起身,向风月轩外场走去,葛紫剑紧随其后,举止间极尽殷勤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陆续撤退的时候,会场zhong突然发生骚乱,许多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,片刻之后,暮澜城的法修卫队便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有刺客,封锁城门,谁都不许出城!”法修卫队的首领是一位业士高手,他当即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谁被杀了?”人群zhong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葛门四子之首,葛岩!”

    “葛家族长?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被杀呢?葛岩的修为,在暮澜城也算顶尖吧?”

    “刺客用的是指笙暗器,它直接戴在音指,使用音纹激发哨音,在近距离的范围内,基本上一击毙杀!”

    “真是巧妙,刺客借助于月姬的琴音作掩护,用音炁杀死了葛岩并逃之夭夭。”

    “葛岩毕竟实力雄厚,能在一击之内将他飞音绝杀,刺客的实力也相当可怕!”

    众人一言一语的时候,庄岚和吴婵也挤了过来,只见葛岩横躺在地,他的咽喉被一道伤口直接割裂,伤口的缝隙当zhong,依然残留着一团没有消散的音炁。

    “好强劲的音炁!”庄岚不禁为之震惊,指笙这种暗器,是刺客最常使用的业器之一,它的隐蔽性强,杀伤力极其惊人,尤其在近身距离之内,几乎难以防范。

    葛紫剑惊闻噩耗,扑在他爹身上嚎啕大哭,现场的法修立刻驱散众人,然后开始在附近寻找尽可能的线索。

    葛松丧命于枭匪,葛岩死于刺杀,葛门四子还剩下两人,据说葛江神智失常,早就不理家事多年了,现在就只剩下一个葛云,而且还要履行琅琊王室的征兵令,烜赫一时的葛家,离衰落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但庄岚并没有幸灾乐祸,不管如何,葛家军也是琅琊国的一支有生力量,庄岚对他们毫无偏见,他跟葛紫剑之间只是私人恩怨,如今葛家面临灾难,他暂时不想落井下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