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九章 黑市
    然而过多的人口,已经让这里不堪重负,暮澜城再也不肯多接受一个人,尤其是毫无一技之长的普通业修。

    但这群民众依然抱有幻想,因为入不了城,他们的修为就不能进步,而琅琊国其它的城府,如今也都很这里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战争,可恶的大昶国。”庄岚触景生情,不由得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,你也是被战火连累,逼不得已流亡的吗?”田琳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庄岚回答道,他倒并不是流亡,但养母是死于黄氏之手,而黄家就是大昶国的爪牙,并且蓄谋发动了虞州城的战乱!

    “真是不幸,他们本来都有自己的家业,但现在只能到处流亡。”田琳流露出了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庄岚凝着眉道:“大昶国现在举兵来犯,琅琊国不知能否抵挡得住,如果被侵入的话,以后的情景还会更惨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听说琅琊王室已经调集重兵前往抵抗,除了本**队之外,还借调了邻国的戍卫部队。”田琳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向邻国求援?”庄岚忽然皱眉,他知道这样一来,必须耗费巨额军资,而且按照传统,琅琊王室必须用皇裔做抵押,邻国才能派兵出征。

    “是的,屈之、富醴、上雍、乌塔,据说都答应出兵,因为它们都是小国,如果琅琊国失陷,它们也很难保全。”田琳再回道。

    “但愿他们是诚心来帮,而不是隔岸观火。”庄岚边说着,两个人已走进城门。

    “琳儿小姐,风月轩今晚上有舞会,月姬会亲自出场,一起去吧?”葛紫剑从远处走来,极为谦恭地向田琳打招呼,显然是早已等候在此。

    庄岚见他道貌岸然的丑态,远远地保持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?月姬终于出坛了?”田琳颇为兴奋地道,她似乎对月姬很崇拜。

    “是的,月姬一年当中,出坛次数屈指可数,所以这是个难得的机会。”葛紫剑说着,从袖袋中取出一张票牌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甲等票!”田琳的眼神中近乎放光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月姬出坛,暮澜城必将万人空巷,甲等票如今万金难求。”葛紫剑把票直接塞到了田琳手中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一定去!”田琳欣然接受了这张票。

    葛紫剑很是恭维地一让手:“今夜酉时,风月轩不见不散!”

    田琳微一点头,把票牌收好后继续前行,庄岚略作停顿,紧随着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途径葛紫剑的时候,他故意把头压得很低,这样的姿态能够继续麻痹对方,至于虐仁之仇,总有一天他要报复,但现在不是时机。

    葛紫剑轻哼一声,冷视庄岚一眼转身离去,他的兵娩未经炼制,所以清除后根本无法察觉,庄岚在他面前如此恭顺,他还以为那是畏惧于他的遏制。

    进城后,庄岚跟在田琳身后,见到她兴高采烈,不断地翻看着那枚票牌。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歌舞么?”他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月姬可是暮澜城最有名的妓师,听她一首乐曲,足以令人神旷情怡,内心诸多浮躁会被悉数净化,对于修炼和心灵感悟是大有裨益的!”田琳悠然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噢,居然这么神奇?”

    “嗯,如果你有钱,最好也去听一听,绝对不会后悔!”田琳劝他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庄岚应了一声,如果韩瑜也在暮澜城,那么今天晚上极有可能也去风月轩,这样找到她的几率就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唯一心烦的是,我实在不愿意跟葛紫剑一起去,但却没办法。”田琳突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庄岚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田琳:“因为每当收获季节,总有匪帮和妖兽前来农田作乱,我们必须依靠葛家的军队保护农田,所以有些时候,对于葛家的要求都是尽量满足,哪怕是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庄岚颔首回应,他对于葛紫剑的看法,更加深了一层厌恶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回去吧。”不知不觉,他们已经来到一座府邸,这就是田琳的家,论气派比葛家稍逊一筹,但也绝非普通家族能够相比。

    “好的,告辞!”庄岚略一躬身,回头迅速消失在了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暮澜城的街市上,到处都张贴着月姬出坛的消息,许多人争相到风月轩购买票牌,以至于票价水涨船高,尤其是高等票牌,在半个时辰内就被销售一空。

    庄岚也在街市上随手买了一张,这是最低等的站台票,风月轩雇了很多人在街口临时出售,买一张只需二十业币。

    离会场开幕还有一个多时辰,庄岚沿着街市继续往前走,他不敢奢望能有那么好的运气,在街市上跟韩瑜不期而遇,不过在街上走走,能够加深对这里的了解。

    然而在经过一个街口的时候,这里人群密集,庄岚被一个人撞了满怀,他本以为这是拥挤所致,但袖口中突然一松,一道迅捷的业力把袖袋挑了下来!

    “哼,盗贼,居然偷到我的身上!”他暗暗地轻嗤一句,司空手悄然施展,在袖袋还没有离开袖口的刹那,便把它拦截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撞他的那个人恼羞成怒,一把抓起庄岚的衣襟斥道:“不长眼啊!”

    庄岚漠然一笑:“你若是长眼,就不该在我身上偷,因为我很穷,兜里没有油水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老子是屠夫,不是盗贼!”对方恶狠狠地吼道,他的确是一副屠夫装扮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一眼他身上的业装,那上面分明镌刻有奇幻秘纹,虽然其他的业修难以觉察,但却瞒不过巫修的魂力窥探。

    “赌徒?算我走眼了。”庄岚不想惹是生非,因为四周已经有许多人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不是走眼,而是不长眼,撞了老子想怎么办?”对方依旧抓着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办?”庄岚突然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五百,哦不,一千,赔老子一千业币,否则你别想走!”对方施窃失败,转而耍起了无赖。

    “哼,光天化日之下,你想讹诈么?”庄岚以公法威胁他。

    “你也可以不给,嘿嘿!”对方冷笑两声,向身后做了个手势,很快便有四五个痞修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盗痞职团!”庄岚暗呼不妙,盗贼跟痞修组合,往往能够获得更大利益,尤其是业术不精的盗贼,一旦盗窃失手,痞修便可以帮他们解围。

    “你撞了我的兄弟,想这么一走了之?”为首的痞修横眉竖眼,对庄岚发起威胁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他撞我,你们颠倒是非,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么?”庄岚有些恼怒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谁撞谁空说无凭,有本事你就跟我耗下去,看谁能先从法衙脱刑!”痞修有恃无恐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咬牙切齿,动手的话,他们人多势众,即使法修及时赶到,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,必然会把双方全部逮捕,而一旦进了法衙,这几个泼皮痞术,很容易就能脱刑,但是他却要在法衙中关押数月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不给钱的话,我们就动手了!”对方见庄岚沉默,更加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“给你!”庄岚不得不取出一千业币,怒冲冲地交给对方。

    “哼,以后长点眼,见到我们兄弟最好绕着走!”痞修趾高气昂,带着一千业币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直到对方走远,四周的人也都散了,庄岚才虚阖目光,尾随着他们追了上去!

    六七人讹到一千业币,有说有笑地走进一家业餐店,围在一张方桌前要吃要喝。

    庄岚紧随着走了进来,他现在化成了一个乞丐。

    “给点吃的吧,各位爷!”

    “滚开,哪来的叫花子!”

    “把你的脏手拿开,别恶心老子!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看到你食欲都没了!”

    几个人厌恶地把庄岚往外轰,他在他们中间转了一整圈,一口饭菜都没有讨到后,便悻悻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当这群痞修和那个盗贼吃饱喝足之后,才发现他们的袖袋早已被掏取一空,最后连餐费都无法缴付!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,漫步在街市暗爽不已,司空手运用到娴熟之后,能够在瞬眨之内,把对方的袖袋隔袖打开,利用虚重空间相叠失效的属性,把对方的财物直接倾倒进自己的袖袋!

    痞修和盗贼各为其业,本来也无可厚非,但是他们遇到庄岚这样的盗家高手,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庄岚所暗爽的是,由于反击了对方的窃术,从而获得了一笔十分可观的业力,再加上刚刚学会了十分上乘的光合术,以及这段时间内各种业力的积累,促使他的修为刚刚突破到了业徒六层!

    街市不知不觉走到了尽头,他忽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黑区,只是没有想到,夜晚的黑市,居然人头攒动,比闹事似乎还要拥挤!

    “也是,住在这里的都是贫民,白天他们外出为业,夜晚全都回到这里休息。”庄岚这样想着,漫步走进了黑区。

    黑区之所以如此喧闹,不只是因为人多,还因为很多人都在随地摆摊,他们未必都是商修,例如厨修、工修、道修等,必须把炼制的业餐、业器、丹药卖出去,才能有钱继续购买材料,循环往复从事职业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只不过黑区当中,远没有正规的坊市那么整洁,这里又脏又乱,物品都是最低劣的,而且没有任何商誓,除非出了人命,否则连法修都不会前来此地。

    但这里的物品胜在便宜,而且还有正常坊市所不具有的特殊组织,那就是黑市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