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七章 兵俑
    庄岚于是跟着他进入府院,来到了一座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“大伯,二伯似乎有消息了!”葛勇走上前去,向一个六旬老者禀报。

    这六旬老者仪态庄严,正站在一个沙盘跟前推演兵法,听到葛勇的话后,连忙停下手中的业诀,转过身来看到了庄岚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他目光炯炯,似乎猜到庄岚是报信的。

    “敢问前辈,是葛家的族长么?”庄岚出于慎重还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夫葛岩,正是本族族长!”老者掷地有声地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“前辈,十分遗憾,我带来的消息,是个坏消息。”庄岚说着,把葛紫颐的那枚发簪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二姐的头饰,她怎么了?”一旁的葛勇认出发簪,连忙质询庄岚。

    “发簪中,还有一封密信。”他没有直接回答葛勇,因为见到密信之后,他才会意识到事态超乎寻常的严重。

    果然,葛岩把密信从发簪中抽出之后,浑身猛然剧烈一颤!

    “二弟他……遭遇了不测?”

    葛岩手持密信满目震惊,这封信意味着什么他当然清楚,这是琅琊王室的征兵令,作为葛家的出兵总领,葛松理应把它随身携带才是,但现在却落在了一个外人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只是葛松前辈,包括他女儿葛紫颐,以及手下率领的全部兵士,都已经覆没了!”庄岚实在不愿意把这种噩耗带给别人,但他必须陈述事实。

    “什么?全军覆没?!”葛岩在一刹那,简直如五雷轰顶!

    庄岚:“是的,否则也不会让我一个外人回来报信,葛家军遭到了枭匪伏击,最终全军覆没,葛松前辈临死之前遇到了我,让我务必把他的口信带回来,说是葛家出了奸细。”

    “被枭盟伏击?”葛岩情绪愈加激动,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,四周原本平静的元炁在他拳力的感应下隐隐激荡!

    “胡说,就算受到伏击,葛家军也绝不可能全军覆没,连个报信的回来都没有?”葛勇在一旁尤为不信,他开始怀疑庄岚的消息。

    庄岚:“所以说,是葛家内部存在奸细,把葛家军的出兵路线泄露出去,枭盟只要提前布置,借助于天时地利,再加上人数的优势,足可以让葛家军惨遭屠灭。”

    “颐儿的发簪怎么会到了你手里?”葛岩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被枭匪抓到了天鹰山,我本来想去救她,但可惜失败了,葛紫颐临死之前,把这枚发簪交给我,匪徒们之前搜身,根本没想到她把密信藏进了发簪。”庄岚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勇儿,带他去客房,我要跟你爹和三伯商讨大事。”葛岩吩咐完之后,带着那枚发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客房干什么?我把口信带到,此地人事已尽,无意再叨扰贵府!”庄岚想不到葛家不但没有知恩图报,反而想要囚禁他!

    然而葛岩头也不回,很快便消失在了后院当中。

    “请吧?”葛勇一反刚才的谦和,语气中不容抵抗。

    庄岚只好随他走出大厅,来到了偏院当中的一个房间,葛勇把他送进房门,叫来几个家丁看守门户,自己则返身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庄岚垂头丧气,此时此刻,他第一次对仁者的存在产生了质疑,这个世界原本已经充满凶险,他以仁德助人,却未必能够获得报答,反而会受制于人,让自己在危险的道路上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接近晌午的时候,葛勇去而复返,并带来了另一个人,他就是葛紫剑!

    “嗯?竟然是你?”葛紫剑见到庄岚颇显意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认识他?”葛勇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田琳缺个帮手,他正好被选中了,我刚把他收进附佣团。”葛紫剑不断审视庄岚,眼神里露出捉摸不透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大伯要放他走,怎么办?”葛勇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此人来历不明,又知道了葛家这么大的秘密,甚至还看到了那封密信,就这么让他走,真的放心么?”葛紫剑皱着眉道。

    葛勇:“葛家被枭匪伏击,而且全军覆灭,传出去的确有损声誉,但是大伯决定放他走了,我们还要阻拦么?”

    葛紫剑略一沉眉:“放他走也未尝不可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突然间转向庄岚,伸手向他推来一掌!

    这一掌速度极快,庄岚根本来不及躲闪,只能迅速凝聚业力,迎头跟他对了一掌!

    葛紫剑的修为远超庄岚,正面交手的话,庄岚必然要吃大亏,然而这一击并没有让他受伤,庄岚只觉得掌心一麻,一阵刺痛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再看葛紫剑的时候,只见他手持一枚兵符,兵符的表面被血息环绕,散发出一股诡异的色彩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,那上面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烙印,烙印的图案跟兵符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这是兵娩,你的业纹已被刻上烙印,从此就是我的兵俑。”葛紫剑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兵俑?”庄岚暗吃一惊,这是兵家当中的一门奇术,它能把一枚毫无生命的阵石,炼制成骁勇善战的兵俑,所谓撒豆成兵,就是兵家用兵俑施展出来的高等业术。

    只不过炼制兵俑需要大量的兵娩,也就是类似于灵墨的材料,它是兵家从战场上的尸血中提取,然后灌注到兵符当中,用兵符在阵石上印下兵娩,就可以将它炼成兵俑!

    然而用活人炼制兵俑,简直惨无人道,庄岚一瞬间对葛紫剑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不错,兵俑相当于奴仆,或者说是傀儡,因为兵娩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你的业纹,你胆敢反抗的话,只有死路一条!”葛紫剑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庄岚怒指对方,手臂几乎有些微颤。

    “放心,葛家有的是奴仆,不缺你这一个,我只是让你记住,有关葛家的消息不要向外透露,就当你从来没有见过葛家任何人!”葛紫剑语气凶厉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就是,但你不能把我变成兵俑!”庄岚怒声反驳。

    “哼,这就不是你能说了算的,当兵俑并不妨碍你的修炼,而且从此以后,你除了农家业术以外,还可以施展兵家业术,因为你的业纹当中,已经嵌入了兵娩!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你的兵家业术,把兵娩给我除掉!”庄岚几乎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流浪的外乡人,有什么猖狂的资本,信不信我现在就能废了你?”葛紫剑阴狠地威胁道。

    庄岚强忍怒火冷静下来,但依然仇恨万分地瞪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,葛家不缺奴仆,但也不养闲人。”葛紫剑漠然地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仗势欺人,这个仇我一定会报!”庄岚没有说出这句话,但却暗暗下定了决心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葛家大院。

    “哼,这么久才来,你干嘛去了!”来到农田的时候,田琳对他横眉竖眼。

    “被几个痞修纠缠上,所以来晚了。”庄岚连忙解释,他此时的心情简直糟透了,匪帮、附佣团、卑鄙的葛家,这些不幸的遭遇,都被他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每天的役务量都是定额的,完不成的话,你就不要回去了!”田琳气呼呼地扔给他一把剔刀,让他刮取深藏在火楂树内褶里的锈斑,同时还要灭杀不断从地下钻出来的毛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黄昏渐渐降临,田琳的光合术再也难以施展,因为光元炁已经被暗夜覆盖,强行牵引它们必须消耗巨大体力,除非是对战之时,否则根本没有必要在夜晚施展光合术。

    田琳让庄岚必须刮完十棵树,他现在才刮到第四棵。

    “记住,要刮完才能回去!”田琳似乎依然不满,语气显得十分冷峻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庄岚应了一声,他的心思根本不在树上,所以刮得格外慢。

    田琳却不管他,自己提前一步回到了郡城。

    随着夜色弥漫,只能靠微弱的辰曦进行劳作,因为清除锈斑必须使用光系业术,只不过效果不如光合术那么好,但对光源的依赖很小,对体力的消耗也不那么剧烈。

    许多农修结束了一天的辛劳,开始陆陆续续地往回赶,即使有充沛的业餐,体力也不能无休无止地消耗下去,必要的打坐和休息,对修为的提升是不可缺少的。

    “咦,看那个小子,似乎很陌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刚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在田琳手下做事,嘿,有罪受喽!”

    “田琳这丫头,仗着自己天赋高,总是不屑于搭理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多少人为了讨好她,甘愿给她做帮手,可是这丫头太狠了,摊派的役务累死都做不完,所以没有一个人能受得了她!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办法,谁让她天赋高呢,我们一天做的事,她半天就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经过田间一边议论,一边渐渐走远,最后四周彻底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清冷的夜,看不到尽头的农田,只有庄岚一个人在默默劳作,他现在才明白,田琳为什么主动帮他加入附佣团,因为她现在急需帮手,而暮澜城的农修没有一个人受得了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