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三章 黑河
    “你这么向往红装弟子,自己为什么不去?”庄岚反问他道。

    匪头摇头叹息:“我原本就是红装弟子,可惜在一次出掠中受了伤,几个月内都没有参加出掠,再加上买药疗伤,身上的钱财都用尽了,红装弟子的费用是每年一交,过了期限,就会降回到绿装和灰装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小队长,这点钱用不了多久就能凑齐。”庄岚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哼,灰装弟子的战力实在太渣,根本没有合适的出掠目标,靠这种误打误撞来混日子,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凑够三万业币,不过还好,作为队长,我们小队中只要有十个人晋升到红装弟子,我就能随着一起晋升,现在正好差一个。”匪头很期待地看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我,我真没有钱。”庄岚还是回绝了他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你如此固执,那就做守财奴吧,下次出掠的时候,休想我照顾你!”匪头气呼呼地坐起来,头也不回地离他远去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掏出一枚玉简开始研读,这是赤八收藏的一本匪家业谱,在红石崖的时候,他只是完成了匪修就职,现在才发现匪家业术也有它独到的过人之处!

    直到夜色降临的时候,他才看完这本业谱,然后悄然走出山洞,来到了一处悬崖边。

    进出天鹰山的各个隘口都有匪徒把守,没有指定的令牌,任何人都禁止私自外出,庄岚想要离开,就只能从悬崖绕过他们。

    黑夜笼罩之下,用暗系业纹可以把暗元炁吸附到四周,借以掩饰自己的行踪!

    现在的庄岚,终于有了窃贼的专用业器——飞索,这是离开虞州城之前,他就已经买好的随身物品,现在用飞索在悬崖上行走简直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就此逃离,而是迅速攀升到了天鹰山顶!

    山顶上十分开阔,枭盟居然在这里建造了一片宫舍,除了三位头领的寝宫之外,还有一座大殿作为枭盟的事务场所,甚至还有类似于后役营的其他业修,因为匪徒不便进出于各大州城,他们的业餐、丹药、工事等诸多用需,都由后役营来提供。

    山顶上今天格外热闹,因为枭盟刚刚歼灭了葛家的一支主力,尤其连葛门四子之一的葛松也灭杀了,今后在暮澜郡这一片区域,将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威胁到枭盟!

    三位头领在大殿内设宴庆功,数百位精英弟子相聚在大殿内尽情享乐,今晚不但有美酒佳肴,还有成群的妓修被请到山上服侍他们。

    “哼,这群杀人越货的匪徒,居然也能过得这么快活!”庄岚躲在暗处窥察一切,大殿四周到处都有匪徒巡逻,他不敢过度靠近,但在一个阴暗的角落,一座沉重的大门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地牢!”门上的字清晰可辨,门前还矗立着一根石柱,这是为了处决枭盟内部的叛徒所设,谁要是触犯了门规,轻则关进地牢,重则直接钉到石柱上处死!

    牢门上有强大的防御秘纹,两个匪徒正在看守门户,尽管大殿内莺歌燕舞,但他们丝毫不敢离开牢门半步,枭盟内部的警戒之严,令庄岚不禁暗暗惊诧。

    直到半夜时分,大殿内的喧嚣才逐渐稀落,红装弟子们相继撤离,三位头领也在一群妓修的簇拥下,回到了自己的寝宫。

    庄岚拟容成尹猖的样子,从黑暗中径直走向牢门!

    “三……三头领?”两个匪徒见到他,脸色惶惑不已。

    “嗯,打开牢门。”庄岚把语气和音色,都模仿得一丝不差。

    “噢,三头领莫非是想……”两个匪徒想入非非,以为尹猖是寻欢来了。

    “赏你们一坛酒,今晚上不用值守了!”庄岚扔给他们一坛酒,两个匪徒不敢耽搁,打开牢门立刻告退离去。

    在门外静立片刻,他才迅速进入地牢,并很快找到了衣衫不整的葛紫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葛紫颐见庄岚走来,面色慌张地退到墙角,目光中透出畏惧和仇恨。

    “葛姑娘,还记得我么?”庄岚立刻褪掉拟容术,显露出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“啊,是你?!”葛紫颐认出了他,面色上露出一抹惊喜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迫,我来救你出去!”庄岚目光急切,转过身急速走出地牢。

    葛紫颐紧随着他跟了上来,然后一直走到了悬崖边,被庄岚背着向山底慢慢攀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为什么要救我?”半路上,葛紫颐趴在他背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父亲临死之前,托付我给他带个口信,说是葛家出了叛徒,我本来是要去暮澜城的,阴差阳错来到了天鹰山,就顺手把你救了。”庄岚简单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……果然还是被他们杀了!”葛紫颐悲怆地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葛姑娘节哀吧,你还是想想怎么查出叛徒,这样才能给你爹报仇。”庄岚劝她道。

    葛紫颐强一点头:“嗯,多谢恩公相救,敢问你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姓庄名岚,叫我小庄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小庄哥,等回到葛家,我必有重谢!”葛紫颐郑重承诺。

    庄岚轻诺一声,他不奢望什么重谢,眼下最重要的是离开天鹰山,因为枭盟在各个隘口都布设了棋眼,通过棋眼能把整个天鹰山尽收眼底,所以他们不敢走山路,只能从悬崖上攀援前行。

    好在飞索上有滑栓,奋力一跃便是十几丈之遥,庄岚就这样背着葛紫颐在悬崖上疾步如飞,寂静的夜空下,他们的身旁只有呼啸的风声!

    半时辰后,他们越过了十几座单峰,到达了一个山谷。

    “穿过山谷,再绕过前面那片丛峰,就走出天鹰山了。”庄岚把飞索收起说道。

    葛紫颐点点头:“天鹰山只有一座主峰,但从峰连绵不绝,所以才易守难攻,我们葛家数次围剿这里,全都是铩羽而归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快走吧!”庄岚催促道。

    二人于是催动业力,在幽静的谷底并肩飞奔!

    葛紫颐修炼的是兵家业术,她竟能利用阵术加快身法移动,而庄岚为了节省体力,并没有施展司空步,他只是在自己身上加持了一张风行帖,勉强能够跟上葛紫颐的速度。

    谷底十分空旷,但却异常清冷,二人行进到半路的时候,突然被一条黑河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河水漆黑如墨,神念探测之下根本看不到底,河面上不断散发出森森寒气!

    “小庄哥,怎么办?”葛紫颐停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默然皱眉,他也没有想到幽谷当中居然还有河流,黑河的宽度只有几十丈,从河面上游过去倒也不难,但他从河水散发的寒气当中,隐隐嗅出了一丝不妙的味道!

    “这黑水……”庄岚面色凝重,额角上迅速渗出了一层汗珠!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么?”葛紫颐大为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快跟紧我!”庄岚说罢,从袖袋中早已取出一张灵纸,并迅速祭了出去!

    灵纸飘向空中,庄岚的附墨指随之施展,在这空白的灵纸上挥墨疾书,顷刻间描绘出一座浮桥,凌空架起在这条河面上!

    葛紫颐看得目瞪口呆,不用灵笔直接在纸面上施展儒术,实在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庄岚却无暇耽搁,拉起她迅速跳到浮桥上,向黑河对岸狂奔而去!

    浮桥并不是真正的实体,而是灵墨具现出来的炁元,再加上庄岚只有业徒五层,所以它的强度很低,两个人从桥面上经过之后,被踩中的部分会迅速坍塌!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二人把速度才提升到了极限,因为稍慢一步的话,就有可能跌落下去!

    然而浮桥还没有走到一半,黑河中便突发异变,只见在黑黢黢的河面上,突然浮现出一群张牙舞爪的凶尸!

    “果然是阴灵之地!”庄岚暗喝一声,面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“这里竟然会有阴灵?”葛紫颐受到惊吓,差点一失足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庄岚连忙拉住她道:“这不是普通的河,地底下必然有阴脉存在,所以才会有阴灵聚集此地。”

    阴灵的可怕不下于妖兽,普通的死尸如果没有被焚烧掉,就会不断吸收地脉中的暗系元炁,时间一久便会拥有新的生命,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庞大的一个物种:阴灵!

    阴灵的可怕之处,是它几乎拥有不死之身,任何**上的创伤,都能通过暗系元炁得以修复,有些阴灵,甚至还有死者生前遗留下来的业力,成为恶灵后它们还能释放业术!

    “小庄哥,它们的数量似乎正在剧增!”葛紫颐轻颤着道,转眼之间,河面上已浮现出成百上千只凶尸,正咬牙切齿地仰视浮桥上的二人。

    阴灵对血腥异常敏感,庄岚和葛紫颐身上散发的血息,足以让它们在十几丈外就能嗅到,更何况葛紫颐之前跟枭盟奋战过,身上还有许多伤痕。

    “再快一点!”庄岚抓紧葛紫颐,悄然施展起司空步,往浮桥的对岸全力飞赶!

    浮桥塌尽之时,二人恰好也赶到了对岸,然而刚刚降落到地面上,大片的凶尸便从河水中蜂拥而出,向他们狂奔而来!

    离最近的山峰还有近百丈的距离,庄岚自己行走,完全能够甩开尸群,但如果再带着葛紫颐,司空步便显得不堪重负,而那些凶尸纵身一跃,就是数丈之远!

    二人拼命奔逃,但仅仅片刻之后,就被尸群围了上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