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九章 天鹰古城
    白空远之所以被杀,是因为他的祖传业术混阳诀,但就连白云间的弟子们,也不知道白空远的祖传业术是什么,然而红拂却对此了如指掌,这一点一直让庄岚倍感疑惑。

    虞州记事zhong,对白云间的记载有很多,因为它的酒实在太有名了,而且因为坐落在虞江码头,来来往往的酒客数不胜数,数百年来,在码头上发生的许多奇闻轶事,全都有白云间的身影。

    庄岚最为留意的,是二十多年前的一段记载!

    当年,白空远娶了一个美貌如花的妻子,她来自何处无人知晓,但是倾城倾国的容貌却让全城轰动,白空远酒艺超群,有这样的佳人相伴也算郎才女貌,所以一时之间曾经传为佳话。

    然而半年之后,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轰动了虞州城。

    那天恰逢zhong阳节,白空远携带爱妻前去祭祖,就在祭祖的过程zhong,突然出现了三个浪人,以白空远的身手,对付他们并不困难,然而他的妻子却有了身孕!

    浪人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让白空远交出他的祖传业术,否则的话,就杀他妻子。

    白空远即将妥协的时候,他的妻子却突然用一把尖刀刺向了自己胸口,因为谁都明白,祖传业术一旦交出去,对白云间将意味着什么,而且这三个浪人来历不明,高品质的业术如果被邪恶组织利用,后果更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眼看着爱妻死在自己面前,白空远悲愤交加,他盛怒之下连杀对方两个浪人,最后一个却侥幸逃走,从此之后,白空远发誓终生不娶,一门心思只是炼酒。

    看完这段记载,庄岚内心澎湃,他实在没有想到,白空远还有这样一段悲惨经历,怪不得他深居简出,平时很少跟外界接触,那是因为这么多年,他一直没有放下心zhong的爱妻。

    而红拂之所以知道混阳诀,必然跟那个逃走的浪人有关!

    虞州城一战,红拂和黄雄都已逃走,白空远的仇不知何年才能得报,但是庄岚相信,国士社绝不会善罢甘休,他们早晚还会卷土重来,而现在他跟红拂还有十分巨大的实力差距,只有把自身修为提升到足够高的境界,才能帮白空远报仇雪恨!

    长夜萧索,庄岚把这段记事看完之后,篝火已经濒临熄灭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要添加柴火的时候,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厮杀声!

    他立刻推出一掌,把炭火彻底熄灭,然后飞速离开了山洞。

    厮杀声越来越近,虽然天色很暗,但庄岚从音息上判断,至少有十个人正在激烈交手,而且交手的地点距离自己不到百丈!

    “谁会在这荒山野岭跟人拼命?”他暗皱眉头,这种事最好还是远远躲开的好,否则极有可能受到牵连,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要避开的时候,一个人影突然冲了过来,踉跄着几乎撞在他的身上!

    庄岚暗吃一惊,正要施展身法准备躲开,却发现对方竟是一个女孩子,而且身上已经受了伤,她是一个兵修,穿着一件上品兵袍,但却已经残破不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对方发现了他,立刻惊慌失措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路人。”庄岚解释道,打斗声越来越近,他几乎能够看清对方的身影了,那竟然是一群匪寇,正在围攻一位zhong年兵修!

    “快走!”少女厉喝一声,加紧脚步迅速跑远,庄岚略一皱眉,正要向另一个方向逃走,胸口的项坠却突然传来一阵灼热,令他不得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庄岚大感疑惑,上一次留在虞州城,差一点让他丢掉性命,现在面对一群强盗,还不走岂不是等死么?

    如果为了践行仁者,而不顾自己性命的话,那实在有些舍本逐末,甚至是过于愚蠢了,怪不得它没有形成独特职业传承下来,那是因为杀身成仁的理念很难修成正果,因为连性命都丢了,还怎么去继续践行仁术?

    就在这疑惑的片刻,十几个人已经围了上来,他们都是穷凶极恶的匪徒,以杀人越货为业,而被围攻的那个zhong年兵修,则是一个尉长,他寡不敌众,已经陷入了绝境当zhong。

    “嘿嘿,葛松,束手就擒吧,把密信交出来,我留你全尸!”

    “休想!你们这群枭匪,一定会被葛家剿灭!”

    “哼,死到临头还敢嘴硬,一起上!”

    匪徒们一拥而上,对zhong年兵修展开狂攻,然而兵修是位业士高手,这群匪徒除了首领之外,全都是业徒修为,所以一时之间,他们根本伤不了葛松,但是却能消耗他的体力。

    “葛松,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?这几年来,葛家杀了我们那么多弟兄,现在该轮到枭盟报仇雪恨了!”匪徒首领狂笑一声,趁机向葛松攻出一刀!

    “尹猖,你不要得意,就算我死,你们这群枭匪也活不了多久,葛军很快就会把你们全部剿灭!”葛松勉强挡下了这一刀,但伤势急剧加重,浑身上下都是血痕累累。

    “哼,葛门四子从你开始,将会一个一个走向灭亡,这就是跟枭盟作对的下场!”尹猖盛怒之下,向葛松发出了一连串攻势,最后的一刀终于刺进了他的胸口!

    “葛家……绝不会放过你们!”葛松说完最后一句话,终于倒在了血泊之zhong。

    尹猖从尸体上摘下袖袋,粗略看了一眼说道:“密信和宝贝都不在,一定被那个丫头带走了,立刻去追!”

    十几个匪徒于是全力追赶上去,顷刻间便消失在夜色当zhong。

    庄岚看他们跑远,才从藏身之地走了出来,自始至终,他都没有敢出声露面,因为在这群匪徒面前,是根本没有生存机会的,恰好附近有一堆草丛,他才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“前辈,抱歉了,并非我不想救你,实在是无能为力。”庄岚走到尸体旁,用魂语对它说道,葛松的魂魄即将溃散,但还有一丝余息,他必然还有后事需要交待,这是庄岚能够帮他的唯一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哦?你是巫师?”葛松颇为惊讶地道,他想不到附近竟还有一个路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恰好路过,刚才的一幕全都看到了。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你去一趟暮澜城葛府,给我的三个兄弟带个口信,就说葛家内部出了奸细,我这次带兵出征,在半路上zhong了枭盟埋伏,致使全军覆灭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晚辈一定把消息带到。”庄岚点头答应了他,反正他也要去暮澜城,带个口信也只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这次是受命出征,出兵路线都在密信当zhong,如果不能按时到达指定地点,葛家必将受到军令制裁,所以我的兄弟必须重整人马继续出兵!”

    “密信?”庄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琅琊王室的征兵令,它在我女儿葛紫颐手里,但现在她恐怕凶多吉少,枭盟的人如果得到密信,必定还会伏击葛家,所以让我的三个兄弟务必小心!”

    “晚辈谨记!”庄岚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无以为报,不过有个秘密可能对你有用,就是在三年前,我带兵前往天鹰山剿匪,无意zhong误入了一条山谷,在其zhong足足待了一个月才逃出来!”

    “一条山谷而已,有什么秘密可言?”庄岚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普通的山谷,因为山谷zhong居然可以看到一座城市!”葛松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啊?这怎么可能?”庄岚不禁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说过,数千年前的这里,曾经有一个庞大的天鹰城,那个时候的城市跟现在完全不同,据说一座大城几乎相当于一个帝国,因为那时候部落割据太多,直到后来才逐渐合并统一,出现了现在的东溟诸国。”

    “天鹰古城,怎么可能重新出现?”庄岚更加惊讶地道。

    “它一直存在,只是被埋在地底罢了,数千年来有许多人都在寻找这处遗迹,可是没有一个人找到过线索,我那次误入山谷,全然是运气所致,但也只是看到了一个虚像,至于入口何在,根本是无从寻觅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只是虚像,再怎么想也是枉然了。”庄岚摇头道,天鹰古城这样的遗迹当zhong,必然存有大量财宝,但要找到入口并全身而退根本是痴心妄想,至少在业匠修为以下,没有人敢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让你去天鹰古城,你也不需要去找入口,因为那条山谷当zhong,有大量的恶灵出没,作为巫师,自然有利用价值了。”葛松终于说出了本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庄岚豁然道,作为巫师,拥有一个足够强悍的巫煞,关键时刻能够出奇制胜,而炼制巫煞的标本,必须从足够的恶灵zhong进行甄选!

    “当年天鹰古城覆灭,尸体堆积如山,尽管过去了数千年,但依然有许多恶灵滞留在山谷,它们当zhong不乏业士甚至业匠强者,如果能收服一个为己所用,应该是莫大收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消息……难道一直没有泄露么?”庄岚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因为进入山谷的士兵,全都死在了恶灵之手,我凭借业士修为苦战一夜,侥幸捡了一条命,幸亏当时只带了一个小队,所以损失并不惨重,事后为了不动摇军心,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提过这件事,只说那支小队是死在了匪徒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苦战一夜?你刚才不是说困了一个月……”庄岚惑然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