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七章 一叶化千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牺牲虞州城民众,为自己换来机会。”黄雄喟叹一声。

    高胜寒:“不错,把他们赶出城外,游扈军的目标就不再是我,等抢夺杀掠够了就会撤离,单凭一个狂戮营,你以为我会屈服么?”

    “游扈军绝不会一走了之,因为他们也要归顺于大昶国!”黄雄目光怒睁。

    “可惜,他们还是走了。”庄岚淡淡地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黄雄唰的把目光再度射向他,然而厚重的面具之下,是根本看不到的面孔和表情。

    “血腐蛊一解,他们就不会听命于你,或许你还有狂戮营做威胁,但可惜的是,狂戮营的藏身之地实在不怎么高妙,你把它藏在商船上,本来是关键时刻用来攻城,以破解高胜寒的裂锋阵,游扈部为了全身而退,撤兵时把它们摧毁了!”庄岚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”黄雄目光zhong透出少有的惊惧!

    庄岚轻笑道:“巨豕兽控制得太久,意识已经陷入混乱,只要有稍许的外力入侵,它们就不辨敌我,游扈部突然袭击,杀掉了操控它们的那些妖修,狂戮营也就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黄雄气愤难忍,当场喷出一口鲜血!

    “哼,我们走!”高胜寒率领他的戍军,一步不停地离开了虞州城。

    黄雄目前的人手,根本不足以再阻挡他们,而高胜寒也不想再损耗兵力,跟黄雄拼个鱼死破,因为琅琊国的领土,再也不会容纳裂锋高家,他只能带着这些士兵,去异国他乡四处流浪。

    “结局真是难以想象。”庄岚叹息一声,数十万民众全都逃走,虞州城已经成为空城,黄家潜伏在这里数百年,最后的美梦也都破灭,怪不得黄雄刚才气得吐血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仍有一些人没有来得及撤离,或者说他们不愿离开,其zhong就有集贤书院的三位掌老、雪鹄的主人纪伯、香莱坊坊主以及她的弟子丁萱,许多小作坊的业主等不足百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任务失败,就用他们的血来洗刷耻辱!”黄雄怒血上涌,向国士社发出最后的指令!

    千叶归根、红拂、领主府管家等国士社成员,纷纷祭出业器展开厮杀。

    季无涯率领的虞州城余众,则进行生死抵抗,一场惨烈的决战开始了!

    “庄兄,我们还能守住吗?”魏子期站在庄岚身旁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守不住,也要坚守到最后一刻,这是为尊严而战!”庄岚凝视着敌我双方的疯狂厮杀,业士高手之间的决战,他们是根本插不上手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守住了,虞州城也已经是空城了……”魏子期不无落寞地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还是琅琊国领土,就会不断有民众前来入驻。”庄岚瞥向敌方对面,看到千叶贞兄妹三人也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唰”“唰唰!”

    黄雄近乎进入狂乱状态,黄龙珠盘不断迸射出耀眼的光芒,犀利的珠光接连刺伤了季无涯身旁的几位业士,他们边战边退,最终退到了圣贤山顶!

    这是集贤书院历代祖先的墓地,同时也是集贤书院的藏经阁!

    藏经阁历来是集贤书院的禁地,没有掌老的特许任何人不得接近,然而现在这是虞州城唯一没有被侵犯过的圣地,季掌老命令魏子期打开大门,所有人都退守到了藏经阁内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进入墓地,那就永远地呆在里面吧!”黄雄怒喝一声,把头上的额带顺手扯掉,一道清晰的印记显示了出来!

    “忍者!”所有人不禁发出一阵低呼。

    “杀!”黄雄再次下令,他自身的气势也迅速提升,刹那间居然出现了两个身影,而且每一个身影都飘忽不定,业术攻击更是诡异之极!

    片刻之内,又有数人倒在了珠光之下,国士社成员乘虚而入,直接攻进了藏经阁内!

    庄岚默默地看着一切,手指间悄然合出了一个印诀!

    眼看着虞州城这边已经退无可退,每个人身上全都是伤痕累累,而狂猛的业术依旧在大厅呼啸,最后的圣地似乎也要沦陷于国士社之下。

    庄岚的印诀却突然结了出来,一道奇异的业光突然出现,让整个大厅为之激荡!

    所有的业术,像是被抽取了一般,在空zhong旋转混流,然后分化成漫天飞掌,向所有人狂泻下来!

    “啪!”“啪啪!”

    一瞬间,每个人几乎都被打了十几道耳光,虽然并不致命,但足以令人趔趄不堪,嘴角纷纷渗出了鲜血!

    庄岚汗颜不已,这是礼经的“训”字箴言,并不是这道业术不分敌我,而是他修为尚浅,难以对它运用自如,所以不但打了敌方,连季无涯等人也没有逃过!

    这奇特的一幕,让所有人停了下来,并纷纷不解地看向庄岚。

    “还好,对方挨的掌比我们要多得多。”庄岚安慰自己,这道业术似乎因人而异,修为越高的人挨的掌也更重,尤其是黄雄,嘴角血肉模糊,面颊也臃肿不堪。

    “庄兄,你这是……”魏子期捂着火辣辣的脸庞,瞠目结舌般盯着他,全场只有庄岚一个人没有被打,但魏子期并不在意这些,他所在意的,是刚才那道早已失传的礼经业术!

    “呃……失手了!”庄岚不无尴尬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顿训礼,似乎把黄雄打醒了,他刚才完全陷入了狂乱状态,除了杀人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追求,这样的状态最容易走火入魔,要不是集贤书院这边再也牺牲不起,庄岚更愿意看到他被心魔耗死。

    “哼,我差一点忘了,是你坏了我的大事!”黄雄冷静下来,将珠盘转向庄岚,凌厉的珠光骤然凝聚,把每个人压得几乎窒息!

    身后就是坚硬的墙壁,除了等死,似乎已没有任何选择。

    “全都死吧!”

    黄雄怒喝一声,黄龙珠盘上的金珠全部释放,集贤书院的所有人全都被笼罩在这股庞大的业息之下!

    “轰锵”一声,所有人将要灰飞烟灭的瞬间,结局发生了改变!

    黄龙珠盘的金珠被全部震退,黄雄也被强大的炁压震断一根指脉,身形暴退数丈躲开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季无涯轻咳一声,嘴角血流不止,这一击几乎耗尽了他的体力,而他的手zhong托着一座石碑,遒劲的碑wen犹如一把钢刀,让人简直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飞流穿空,怒涛崩云,渔江傲极具威势的一句!

    “渔江傲真迹!”对面的千叶归根双目放光,贪婪之情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黄雄已经受伤,集贤书院的威胁骤然减轻,但季无涯也已经耗尽体力,渔江傲碑wenzhong的确有庞大的业献,但这是业宗大师的真迹,他用业士修为催动这件业宝,体力的消耗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哼,你留下来,绝对是个错误!”千叶归根看着已经身疲力尽的季无涯说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个错误,但我绝不后悔。”季无涯面无表情,藏经阁的书早已经收走,他原本可以逃避战乱,提前从虞州城撤离出去,但是却选择了跟书院共存亡。

    “交出渔江傲,你们可以不死!”千叶归根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就算死,也绝不可能把渔江傲交给你!”季无涯语气铮然,最后时刻,他完全有能力把业诀毁掉!

    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?哼,那我就成全你!”千叶归根向身旁的红佛使了眼色,两个人突然出手,向季无涯身前攻来!

    二掌老和三掌老毫不犹豫,挺身而出挡在季无涯身前!

    奇怪的是,红拂这次居然没有祭出巫幡,他已经失去了战蛊,近身作战的话,对巫师绝不是明智之举,然而庄岚突然想到了什么,立刻出声惊呼:“小心他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红拂的手套已经摘除,露出了一只血红的手掌!

    这一掌之快简直难以形容,只看到一道血影在空zhong忽闪而过,二掌老和三掌老的业术还没有来得及催动,胸口上就已经挨了一道血掌!

    “血骷手!”

    血骷手不但速度快,毒力之可怕更是令人瞠目,二掌老和三掌老就这样一动不动,死在了它的剧毒之下,刚刚凝聚的业术正从指尖溃散,根本没有时间释放出去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千叶归根虚手一扬,向季无涯射出了一道檄帖!

    季无涯牵动指诀,正要用渔江傲挡下这道攻势,然而那道檄帖却突然分化为二,从不同的角度向季无涯分袭而来!

    “一叶化千!”

    这是千叶家族的祖传业术,即使在东溟诸国的儒术当zhong,也堪称赫篇巨著!

    千叶归根远远达不到一叶化千的至高境界,但即使只分化出两叶,也足以让季无涯措手不及了!

    果然,渔江傲只挡下了其zhong的一叶,另一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刺进了季无涯胸口,令他顿时重伤在场,而千叶归根趁虚而入,一把夺走了他手zhong的碑wen!

    “哈哈!”千叶归根狂笑一声,集贤书院的镇宗之宝终于落在他的手里,这一次的东溟之行总算有了收获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庄岚立刻弯下身,扶起了重伤不堪的季无涯,而魏子期则扑倒在二掌老身上,他的师父和三掌老,全都被红佛的血骷手毒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投降么?”千叶归根夺到碑wen,得意洋洋地端详起来,渔江傲业诀就在碑wen内部,但他的修为根本看不透那里,所以他希望季无涯投降,把业诀告诉他,否则,就只能等到他达到业宗境界,才能看透这篇业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