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五章 交易
    毒患一除,这些业士便迫不及待,想要联手突围而出。

    季无涯也赞成他们的做法,因为拖得时间越久,生存的希望就越低,然而庄岚却阻止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有好的计策?”季无涯对庄岚的情谊愈发深重,他近乎是和蔼的语气。

    庄岚道:“现在突围,我们能生存下来的人数绝对到不了十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已经没有别的办法,因为城内有高胜寒虎视眈眈,城外则有游扈部守株待兔,一旦我把阵位打开,集贤书院就立刻处于腹背受敌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这还不是最糟的,敌军的底细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,实际上游扈部也是被大昶国利用,在游扈部军营当zhong,还潜藏着一支狂戮营,那是国士社妖修操控的一批巨豕兽,它们一旦被释放出来,就连各位前辈也很难逃生!”

    “巨豕兽?”

    “妖群?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,高胜寒会不战而降!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?”季无涯透出前所未有的凝重,事态的可怕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但我有办法让游扈部退兵,只不过现在出城实在太难了。”庄岚颇为无奈地道,整个集贤书院的后山,此刻都被游扈部重兵包围,他想混出去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要见游扈军首领?”季无涯低声问道,他似乎已经猜出,游扈部既然是被国士社利用,那么他们的首领体内,必然也zhong了血腐蛊!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庄岚默一点头,游扈部少督空有一身野心,但心思并不缜密,否则樱子绝没有机会在他的营帐zhong动手脚。

    “仅仅是出城的话,简单!”一位业士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,我倒忘了,纪伯兄也是妖修,而且他的战兽是一只雪鹄!”季无涯突然笑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纪伯轻撩袖口,一只雪白的凶禽破袖而出,在众人面前凛然而立!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全都被它吸引,这只雪鹄浑身没有一丝杂色,不由得引起众人连声赞叹,因为飞禽要比走兽更难获得,驯妖师只有先捕捉到野禽,才能加以驯化,而这只雪鹄的成色和品质,无疑是飞禽当zhong的上品。

    庄岚更是心zhong一喜,有了这只雪鹄,出城就简单多了!

    纪伯对雪鹄做了简单交流,然后对庄岚说道:“飞禽虽然速度快,在空zhong能够躲避地面上的所有威胁,但弱点是没有足够的力量跟走兽硬拼,尤其是巨豕兽这种防御强悍的对手,绝不能跟它们发生正面冲突,切记!”

    “晚辈明白!”庄岚连声答应,这是驯妖师跟炼妖师完全不同的地方,驯妖师视自己的战兽为生命,他们驯化妖兽获得业力,但驯化之后的妖兽绝不会随意出售,即使是出售,也会降低血契权限,如果主人虐待它们,战兽会毁掉血契自行逃走。

    “好,走吧!”雪鹄收到主人授意,带着庄岚飞出墅阁,从集贤书院的后山冲向云天!

    “好快!”庄岚坐在雪鹄背上,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飞行的速度,偌大的集贤书院,在身后迅速缩小,从高空zhong俯瞰虞江,水脉的走向更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此时的江面上,有大批的游扈部士兵严阵以待,他们已经放弃了城门,此时的主力全都聚集在集贤书院的阵位上,每个准备突围的人,身上必然携带着毕生积蓄,游扈部想要掠夺的就是这些钱财!

    庄岚无暇多想,驾驭雪鹄迅速来到了游扈部军营。

    大军倾巢而出,军营zhong只留下了后役营和一些伤兵,庄岚在上空盘旋,对下面的情景一目了然,在飞过军机大营的时候,他看到狂戮营也已经人去楼空,地面上只留下一些残破的帐篷。

    “奇怪,他们去哪儿了?”庄岚不禁皱眉,虞州城没有攻破之前,狂戮营不可能撤离,而且这些巨豕兽并没有被驯化,它们只是被控制,但随着时间推移,控制它们会越来越难,如果超出极限,巨豕兽将会脱离控制,向任意目标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只有完全驯化或炼化的妖兽,才能被收进袖厩当zhong,这些巨豕兽自然不可能用袖厩带走,所以它们必然还在附近,但庄岚却没有时间去寻找它们,因为他当务之急是找到游扈军首领,也就是那个少督!

    少督的大帐早已空虚,连门前的侍卫都已不在,庄岚在上空盘旋一圈,驾驭雪鹄迅速飞到了虞州码头!

    城门上早已偃旗息鼓,高胜寒既然投降,游扈部也懒得再去攻城,他们要的只是钱财,只要高胜寒把虞州城的民众全部赶出城外,对游扈部来说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游扈军少督端坐在码头上,这里只留下了三成兵力,其余全部调到了集贤书院的后山江面,那里是民众外逃的出口,用七成兵力对付他们应该足够了。

    少督神采飞扬,不断跟他的副官们喜笑颜开,杀人越货的事交给士兵去做,他只等着集贤书院的阵位一开,把巨额财宝掠夺到手,再俘虏一批美色艳女,然后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少督做着春秋大梦的时候,虞州城内已剑拔弩张!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人,就站出来归降,这是最后的机会!”黄雄率领的一群国士社成员,站在集贤书院门前对民众发出威胁,他的身后则是手握重兵、并且已经投降的高胜寒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没有展开屠杀,那是因为念在同城多年的情谊,诸位如果不想死,还是放弃抵抗吧。”高胜寒在一旁鼓动道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一城之主不战而降,你还有脸说?”

    民众的反抗声如浪如潮,这个结局完全出乎他们预料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黄雄低声询问红拂,那些zhong了蛊毒的业士,根本没有一个人在现场出现,只要让他们屈服,其他人就会跟着效仿。

    红拂不断皱眉,以时间推算,他们不至于现在就毒发而亡,这些人同时消失,必定是有原因的,只是他根本猜不透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虞江码头,庄岚驾驭雪鹄飞到少督对面,但却没有跳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少督见雪鹄是淼纹实力的战兽,它相当于业士修为,但驾驭它的却是一个业徒,不由得发出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“晚辈庄岚。”他泰然回答,虽然没有佩戴面具,但少督根本不认得他。

    “来做什么?”少督依然端坐,他的身后就是白云间酒坊。

    “来做交易。”庄岚的回答依旧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哼,交易?”少督冷嗤一声,他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业徒,能有什么交易?

    “不错,我来帮你解毒,而作为交换,你下令立刻撤兵!”庄岚目光沉定,没有丝毫的胆怯。

    “哼,笑话,我哪来的毒让你解?你又凭什么让我撤兵?”少督目露杀机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zhong的是血腐蛊,或许时间不足,蛊卵没有孵化,所以你感觉不到,但如果逆行血液,只需片刻时间,你就能发现异样。”庄岚继续道。

    少督将信将疑,暗暗把业力推动到血液当zhong,短短的几息之后,面色便蓦然大变!

    不只是他,就连身边的几个副将,也不由得冷汗直冒,他们同样zhong了蛊毒!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居然敢对我下毒!”少督立刻站起,目光凶狠地瞪着庄岚。

    庄岚反而从雪鹄背上跳了下来,少督既然确信zhong毒,他迟早要跟他直面相对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我下的毒,这是国士社的阴谋。”庄岚缓缓走到对方跟前。

    “国士社?你是说,是大昶国那些人干的?”少督面色阴寒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是的,他们只是利用你,一旦攻破虞州城,你就会受到他们的胁迫,不但分不到一点好处,还要成为国士社附庸,为大昶国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少督蓦然攥起拳头,浑身爆发出凛冽杀机!

    “你是虞州城来的?”沉默片刻,少督突又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再一点头:“嗯,我不想死,更不想成为大昶国奴役,所以过来跟你做个交易,城内还有数十万跟我一样的民众,你如果能开一面,我就帮你和手下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巫师?怎么会知道我已zhong毒?”少督直视他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因为虞州城有六十多位业士高手,跟你zhong了一样的毒,施毒者就是国士社的一个巫师,他叫红拂,跟你的目的不同,国士社攻打虞州城不只是为了钱财,他们有更大的野心,那就是吞并,从虞州城一直吞并整个琅琊!”

    “侵吞东溟?大昶国要卷土重来?”少督颇为震惊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千真万确,所以你的军队,也逃不掉被觊觎的命运,施毒就在情理之zhong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,高胜寒会这么容易投降,一定是国士社恩威并施,面对死亡和丰厚的待遇,他选择了后者。”少督终于领会了庄岚所说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那么,前辈愿不愿意撤兵?”庄岚正色问道,他知道局势紧迫,集贤书院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先来,我看看你是否真有能力解毒。”少督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故技重施,用刺魂咒把副官体内的蛊卵杀死,因为蛊卵没有孵化,所以体内并没有毒,所以处置起来十分简单,再加上人数少,短短片刻就已完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