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四章 无相忍者
    “是季掌老说的,他探查了你的体脉,判断出你zhong了毒,让我不要打扰你,因为你自己竟然有解毒能力。”魏子期除了惊讶,面色zhong再也没有其它表情。

    “哦,幸亏毒性不强,而且我先前服用了解毒丹。”庄岚轻描淡写地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你的原貌?你竟然还会易容?”魏子期把最好奇的问题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叫庄岚,原谅我之前欺骗了你。”庄岚几乎不敢直视,颇为愧疚地面对魏子期。

    “哼,把我骗得这么惨,本来不想饶你!不过季掌老说了,若不是你,集贤书院不但声誉不保,而且在这次战火zhong很难生存。”魏子期哈哈一笑,他居然真的没有怪罪庄岚。

    “噢?他真的这么说?”庄岚内心大安,他原本还在害愁,该怎么向季无涯解释。

    “嗯,除了三位掌老和我,再也没有人知道你的秘密,包括你用我的身份回到集贤书院,因为为了节省体力,季掌老要求全体弟子不得随意走动,所以这些天来大家都在各自房间内打坐,你用我的身份回来根本没有人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!”庄岚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你要做什么?”魏子期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略一沉眉:“或许……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走么?”魏子期大感意外,目光zhong带有明显的不舍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,一个月前我就应该走了,但为了报答季掌老的收留之恩,所以留下来做了一些事,现在事情已了,我也就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了。”庄岚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错!你还有一件事没有做!”随着话音响起,季无涯突然走进了房间!

    “掌老……”庄岚和魏子期躬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嗯,现在走,你不要命了么?”季掌老端详庄岚,并递给他一只小瓶。

    瓶内装着的,是一粒精品疗伤丹!

    精品疗伤丹,价值高得难以想象,尤其是现在正值战乱之际!

    “谢前辈!”庄岚没有更多的言辞表达感激,有了这粒丹药,他的筋脉很快就会康复。

    “赶快养好伤,我还有事情让你做。”季无涯一边颔首,一边吩咐魏子期前往墅阁,找他的亲传师父听候差遣,似乎有任务要他去做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事?”魏子期走后,庄岚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解毒!”季无涯郑重回答。

    “解毒?”庄岚豁然一怔,季无涯怎么确定他会解毒?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,我之前探查过你的体脉,发现你能化解烈绝毒,所以断定你是巫师。”季无涯语气平和,目光zhong并没有太多惊讶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一个月前,你似乎被虞州法衙通缉过,通缉令当zhong的画像跟你现在一模一样,你当时的身份是农修。”庄岚来不及解释,季无涯却已经摆出了事实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同时兼修巫、农、儒三门业术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忍者!”季无涯平静如常,但目光zhong难掩一种捉摸不透的沉思。

    “忍者……”庄岚无可辩驳,这是能够解释他身兼数业的唯一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错,并不是所有的忍者,都是为大昶国效力,你应该是无相忍者!”季无涯点头道。

    庄岚默不作声,跟天蚩蛊的秘密相比,他宁愿用忍者作掩护,虽然他不知道无相忍者与普通忍者有何不同。

    季无涯却话锋一转继续说道:“无相忍者并非忍者,而是仁者!”

    “仁者?”这一次庄岚不由得惊讶起来,因为他从未听说过这种职业。

    “不错,据说在很久以前,有一个很古老的门派——阴阳门,他们追求天人合一,并创立了独门业术——阴阳心经,其zhong的阳经修炼仁术,阴经修炼忍术,但阴阳相合实在难乎其难,所以也就没有形成独特的职业传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仁者无相,其zhong的阳经被许多业修奉为节操,广泛传承于各行各业,其zhong最著名的就是侠者,它完全就是从仁者衍生而来,而主导忍术的阴经,由于太过背离人性,当初被阴阳门雪藏,但是后来失窃,被服部氏后裔带到大昶国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种事?”庄岚一阵心慌,他不由得想起怀zhong的项坠,之前的许多奇怪决定,都是项坠“指使”他完成的,如果细细琢磨起来,这些事似乎都跟“仁”字搭边!

    “嗯,我不知你的业术从何学来,你也曾说过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知是谁,但是能同时兼修两门以上的业术,必然是仁术无疑,因为忍者虽然也可以兼修任何职业,但为了避免杂业的出现,他们往往只修一门,除非有特殊的情况除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,仁者没有形成独特流派传承下来么?”庄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季无涯点头道:“阴阳门只是传说,关于它的记载都很罕见,所以我所说的这些并不准确,毕竟天地之大,业术之广,许多例外都是世人无法预料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前辈让我给谁解毒?”庄岚不清楚自己是否跟仁者有关,却很清楚自己的巫师身份已经暴露,所以不再遮掩,当即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虞州城六十三位业士高手!”季无涯断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啊?”庄岚自然知道,这些人全都zhong了红拂的血腐蛊。

    “zhong阳节酒会上,除了我之外,几乎所有的业士都zhong了毒,所以我更加确定你是巫师,因为当时只有你站在我身旁,有机会杀死我酒zhong的蛊!”

    “前辈真是明察秋毫,但那些人怎么知道你没zhong毒?”庄岚再问道。

    季无涯:“因为他们现在,全都来到了集贤书院!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来到了书院?”庄岚并不意外,因为这些人都是虞州城精英,不少人手zhong都有祖先传下的业术,如果选择投降的话,百年基业多数都会被剥夺。

    “嗯,蛊卵现在已经孵化,并且他们都收到了黄雄署名的劝降书,这才知道是在zhong阳节酒会上zhong了蛊,然而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,没有人愿意投降。”季无涯解释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黄雄终于露出了真面目?表明他就是潜藏在虞州城的国士社头目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那些不愿意投降的业士,全都来到了集贤书院,他们希望找我商讨计策,因为除了领主府之外,虞州城最大的业主就是集贤书院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前辈的意思是,让我帮他们解毒,然后大家一起突围出城?”

    季无涯点头道:“六十三位业士如果联手,突围还是有希望的,因为我们有一枚阵钥!”

    庄岚:“但这样一来,集贤书院就会成为决战的战场,数百年的基业也将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季无涯叹息一声:“命都保不住了,百年基业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庄岚:“好吧,前辈如果有此打算,我就帮他们解毒。”

    季无涯再一颔首:“嗯,作为仁者,我想你也不该拒绝,如果我们能够成功突围,相当于挽救了数十万计的生命,你的仁者业力也将会有巨大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。”庄岚不置可否,因为他真的不知道,自己修炼的无极业力,是否真的跟仁术有关。

    “你先疗伤,我去安顿下这些业士,解毒必须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,而且你的身份也要保密。”季无涯吩咐完,立刻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庄岚略做沉思,然后吞下精品疗伤丹,催动血疗术开始化解药力!

    一夜之后,晨曦升起的时候,虞州城传来一个坏消息,领主高胜寒宣布投降,虞州城从此脱离出琅琊国,成为了大昶国的领地!

    虞州城内顿时慌作一团,因为根本没有人愿意投降,与其让他们臣服在大昶国奴役之下,还不如决一死战来得痛快,所以高胜寒的戍军在城内开始了疯狂镇压!

    数十万计的民众,最终全部汇聚到集贤书院合力防守,跟高胜寒的戍军进行对峙,曾经的一城之主,如今竟在屠杀他的民众,实在是令人憎恶的可耻局面!

    然而高胜寒并没有全力进攻,因为集贤书院有数千位儒生,他们虽然无法结成兵阵,但数千人朗诵同一首诗,数千人同时激发檄帖,数千人同时释放灵图,所造成的威势和杀伤力,是绝对令人望而却步的!

    集贤书院的二掌老和三掌老,就站在队伍的最前方,犹如是两位统帅,统御数千人维持相同的节奏,再加上虞州城其它业修的支持,让领主府的裂锋阵迟迟不敢冒进。

    而在集贤书院的墅阁大厅,六十三位虞州城业士精英,正在秘密地接受治疗,血腐蛊的确可怕,它一旦孵化出来,就会向宿主释放毒液,普通的丹药根本无法解毒。

    但谁都没有想到,集贤书院居然隐居着一位巫师!

    庄岚用刺魂咒把六十三人体内的毒蛊全部杀死,然后依次刺破他们的血经,用天蚩蛊把他们体内的毒元萃取干净,这个过程原本是打算用在高胜寒身上,这是庄岚用来保命的最后筹码,但可惜高胜寒选择投降,他根本没有机会使用。

    对于庄岚的解毒速度和神奇手段,六十三位业士无不惊奇,但却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,这是季无涯的安排,他让庄岚蒙着面具,拟容术都不用施展。

    只是这高强度地长久使用天蚩蛊,让它的体力下降飞快,好在庄岚让季无涯提前准备了许多灵血,以六十三位业士的身家,搜集几瓶灵血倒也简单得很,庄岚甚至大赚了一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