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一章 要挟
    ..,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滚!”高胜寒见管家直闯军营,而且带了一个外人,立刻变得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滚了,就没有人能救得了你。”管家笑呵呵地盯着高胜寒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高胜寒想不到,他的管家竟敢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动怒,否则,体内的蛊毒会提前爆发。”一旁的红拂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蛊毒?”高胜寒略一皱眉,悄然间催动业力在体内运行一周,眉头上立刻沁出一片汗珠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什么时候下的毒手!”他面色惨白,目光中更是潜藏怒火。

    “中阳节酒会上,凡是喝了酒的人,都已经中了血腐蛊,它的蛊卵能够溶解在血液中,直到孵化之前不被察觉。”红拂漫不经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高胜寒隐约觉察到,这是早已布置好的陷阱,从一个月前开始,他就已经落入到了对手的圈套。

    “你也无需紧张,因为只要归附了大昶国,蛊毒自然会帮你清除。”红拂终于说出了目的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背叛琅琊国,归顺于你们大昶国?”高胜寒的眼角略有抽搐,叛国投敌,可是灭族的大罪,从此以后,“裂锋高家”也要背负着永世骂名!

    “不错,识时务者为俊杰,只有这样,高家的血脉和祖传业术裂锋阵才能传承下去,否则,你们所有人都要死!”红拂近乎是威胁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哼,休要唬我,虞州城全力抵抗,就算你们能够取胜,也要付出血的代价!所以想要不费一兵一卒进入城门,就把解药给我,解毒后我会自行离开,一万多众的戍城大军也可拱手相让!”高胜寒咬紧牙关,他为了活命,居然把辛苦建立的军队交了出去!

    “领主误会了,我们的目的不是杀人,而是占据虞州城,如果你们肯投降,我保证没有任何人会死,而且,像领主这样的高手,必当会得到重用,论地位将来肯定比我还高,区区一城之主算不得什么。”红拂恩威并施,讲出了投诚的好处。

    高胜寒不屑地道:“哼,凭你们这群人,怎么可能占据虞州城?最多是杀几个人,把虞州城内的财富搜刮一空,然后逃之夭夭,否则的话,琅琊国其它地方的大军很快就会赶来,你们守在城内等死?”

    红拂淡然一笑:“你或许不知道,琅琊国沿海各城,同时都在遭受虞州城相同的命运,各个地方自身难保,根本不会有援兵前来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高胜寒闻言一怔,他们居然不是为了一城之财,而是有更加庞大的野心,这是要逐渐吞并琅琊国,发动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!

    “不错,大昶国卷土重来,千年之前的大战将会再现,我们要吞并琅琊,吞并东溟,吞并清明、汉灵、秦武,一统整个东土大陆!”红拂情绪激昂,双目中熠熠放光,好像他就是统领天下的圣皇一样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愿意投降,虞州城的民众也不会如你们所愿,全体投靠大昶国。”高胜寒对民意还是相当了解,他十分怀疑一个小小的大昶国,真有实力跟东溟诸国对抗。

    红拂似乎相当自信:“我刚才说了,中阳节酒会上,凡是喝过酒的人,全都中了血腐蛊,不想死的话,就只有投降,他们是虞州城的精英,在他们的带领下,其他人不投降也难,就算有几个不识时务的,杀一批就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你们的想法,现在攻打虞州城的,是游扈部!”高胜寒再次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红拂再一淡笑:“游扈部?哼,一个蛮族部落,他们只想进城烧杀劫掠,却不知道一旦攻城之后,就失去了利用价值,到时候要么投降,要么被杀,跟你们的命运完全一样。”

    高胜寒终于陷入漫长的沉默,许久之后才断然说道:“我要见你的幕后主使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红拂满面红光,他成功说降了高胜寒,自然会有大笔赏赐。

    二人正要离开,他的副官和高天突然闯了进来!

    “爹,我们要撤么?”高天惊疑不定地看向高胜寒。

    “先暂缓片刻,记住只守不攻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高胜寒向副官作出指示。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办?”高天突然指着庄岚问道。

    高胜寒本想说杀,但突然想到管家似乎还要留着他,就改口说道:“先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红拂和高胜寒即刻离去,副官也退出执行军令,军帐中只留下了庄岚、高天、以及默不作声的管家,出乎意料的是,千叶贞不知何时进入大帐,就站在管家身旁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能在这里?出去!”高天对管家和千叶贞斥道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管家突然出手,在他脸上狠狠掴了一个耳光,把他打得趔趄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竟敢打我!”高天咬牙切齿,目光惊怒地盯着管家,他虽然是业士修为,但毕竟只是家奴,动手打少主是以下欺上,可惜高天并不知道,此时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管家并不理他,示意千叶贞开始审问庄岚,他似乎对千叶贞更加尊重一些。

    “把消息刺探得如此准确,这份能耐实在不小,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千叶贞缓缓走向庄岚,目光一如既往地冰冷,但这一次显然多了一层居高临下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你破解了信件?”庄岚淡然回答,事已至此,再也没有必要掩饰下去,只不过千叶贞现在还不知道,他是亲自潜入到敌营中获取消息,知道这件事的目前只有高胜寒,庄岚也万万没有想到,他居然会选择投敌卖国,否则绝不会透露半分消息!

    “你当然清楚,复原残片本就不是什么难事,我虽然做不到,但是家兄千叶忍可以。”千叶贞距离庄岚越来越近,在他的面前站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可惜白费一场,命运似乎偏向了你们。”庄岚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千叶贞露出罕有的一丝浅笑:“实际上你帮了大忙,要不是你把消息带回来,高胜寒怎么能知难而退,主动选择撤离?如果他能顺利投诚,让我们不费一兵一卒,那真是意想不到的结果,仅凭这一点,你就该得到赏赐!”

    “不稀罕你的赏赐,我只是很悲哀,虞州城领主居然贪生怕死,懦弱到不战而降的地步!”庄岚再次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消息,居然让我爹不战而退,甚至倒戈投降!”高天似乎听出了什么,目瞪口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是一个让你爹不堪承受的力量,尽管他费尽心机,故意让我看到一些虚假的部署,但这有什么用呢?到头来,他的生死还不是掌握在我们手中!”千叶贞瞥了一眼高天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居然知道我们在利用你!”高天满脸震惊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懂兵法,但有人告诉我一件事,凡是我看见过的兵阵,在我离开后都会重新部署。”千叶贞似乎很不屑跟他说话,目光一直紧盯庄岚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大胆?”高天恼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!”管家猛然出声,把高天吓得后退半步,刚才那记耳光现在还在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以管家的身份,很容易监视到一些细节,只可惜高氏父子根本想不到,他们的管家是奸细。

    千叶贞不再理他,目光专注地看着庄岚,身体更是几乎贴在了他的跟前!

    “别离我这么近,我很紧张!”庄岚的确很紧张,因为他突然想起在黄家的那一幕,千叶贞虽然背对着他,然而沐浴时全身一丝不挂,那副场景简直历历在目!

    “紧张的话,那就不要动!”千叶贞抓起他的手,摘下了他的袖袋!

    庄岚当然不敢动,他可不想跟高天一样,挨业士修为的管家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嗯?星锋笔哪去了?”千叶贞已经打开袖袋,却没有发现她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噢,很不巧,我把它送人了。”庄岚故作遗憾,他早就猜得到,管家之所以不杀他,就是千叶贞的授意,除了星锋笔,没有任何理由能让他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那么珍贵的业宝,你竟把它送人?”千叶贞根本不信,而在她取走袖袋之前,庄岚早就施展司空手,把重要的物品提前取出,藏在了袖袍内侧,这是盗贼的特有业装,外表看起来十分普通,但内部别有玄机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这个人朋友多,而且都是贪财的朋友,任何好东西都留不住,大不了我再给你要回来,虽然有些丢脸面,但跟性命比起来,也就不算什么了。”庄岚讪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星锋笔可以不要,我留着你不死,还有更重要的事……”千叶贞不知为何突然停下话头,目光在袖袋内略一停顿,从中取出了她的瀛汐砚!

    除了几样重要的东西,例如黄势的额带、韩瑜赠送的琅琊颂残卷、以及所有酒酪,其它物品都被留在了袖袋内,包括这只瀛汐砚,还有几大坛灵酒,因为酒坛藏在身上实在不容易,每个人袖袋里存放几坛酒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是阁下的灵砚,当初真不该据为己有,你收回吧。”庄岚似乎是讨好的语气,现在是死是活,全凭对方心情,一块瀛汐砚如果能让她心悦,对保住性命自然是有用的。.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