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章 懦夫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季无涯击退对手,对身后的庄岚喊道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庄岚怔了一怔,连忙跟了上来,刚才的这一战让他看得惊心动魄,同时也获益匪浅,如果能把季无涯的对战技巧加以领会,对他自身的实力提升将会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业士之间的交手,能在一旁观摩的机会实在不多,而这一次,对庄岚更是弥足珍贵!

    管家和红拂被渔江傲击伤,既惊且恨地看着季无涯走进大门,却再也不敢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畅行无阻,跟随季无涯一直闯到军营,见到了高胜寒。

    “怎么?季夫子突然造访,不知有何指教?”高胜寒见到庄岚十分意外,他并不相信他能够潜入敌营并全身而退,然后带回来有用的消息,而对于季无涯,他显然深怀芥蒂。

    “不敢,只是虞州城危在旦夕,爱徒侥幸获得了重要军情,或许对领主能有一臂之力。”季无涯缓缓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?此事当真?”高胜寒难以置信地看向庄岚。

    庄岚默一点头算是回答,而季无涯继续道:“我希望你遵守诺言,获得这些情报之后,把集贤书院的阵位彻底交出,如果虞州城沦陷,让无辜平民自由撤离。”

    高胜寒淡哼一声:“虞州城一旦沦陷,你以为游扈部还能让你活着离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死是活,到时候各安天命,但至少还有机会。”季无涯郑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,只要消息属实,我自然会遵守诺言,不过为了印证真假,你的爱徒必须留下来。”高胜寒断然说道,语态极为坚决。

    “领主的要求,未免过分了些!”季无涯显然不同意,因为他知道庄岚要是留下,必定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哼,我怎么知道他的消息是真是假?如果只是为了获得阵钥,而杜撰了这些消息,我岂不是白白上当?”高胜寒有充分的理由留下庄岚,这相当于是用他做人质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留下。”庄岚不想让季无涯为难,否则集贤书院根本不会有突围的机会,至于自己的安危,他还有一道护身符,那就是高胜寒体内的蛊毒!

    “山风,不可!”季无涯厉声劝阻,这段时间以来,他对庄岚似乎已经有了师徒之情,如果以牺牲庄岚为代价,来换取集贤书院的突围机会,他的内心是万万拒绝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放心吧,我不会有事。”庄岚自告奋勇,打消了季无涯心zhong的担忧,实际上季无涯能够顾及到他的安危,已然让他无比感动,因为目前为止,他的身份依旧是谜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就依领主的吩咐,不过你要记住,如果爱徒有任何不测,集贤书院的数千位弟子绝不会善罢甘休,我相信全虞州城之内,敢于挑战领主府的势力只此一个,尤其是这种时候!”季无涯斩钉截铁,一字一顿地回道。

    高胜寒也不由得为之动容,季无涯的威胁显然不是儿戏,因为即使没有游扈部进犯,集贤书院也的确有能力挑衅领主府,高胜寒的万众大军就算能够镇压他们,也必须付出惨重代价。

    庄岚默然松了一口气,这是他把季无涯搬来的真正目的,有这句话作威胁,虞州城无论是否沦陷,高胜寒都不敢对他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夫子护徒如此,令高某佩服。”高胜寒略一沉眉,算是默认了季无涯的提醒。

    季无涯凝视一眼庄岚,似乎是嘱咐他保重自己,他相信一个能够在敌营zhong进退自如的人,也完全有能力在高胜寒的军营生存下去,只要高胜寒不想冒险,就不会对庄岚动手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说出你的消息。”季无涯走后,高胜寒面色忽然变得铁冷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据实相报,把从敌营zhong刺探到的军情和盘托出,包括狂戮营的存在也做了透露。

    “狂戮营?”高胜寒对庄岚的情报频频皱眉,当听到狂戮营的时候,目光更是突然凝重,他显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组织,但既然是来自于大昶国,其严重性就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从我偷听的消息来看,他们的确是来自于大昶国。”庄岚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消息准确,凭游扈部的兵力和部署,的确对虞州城能够构成巨大威胁,但想要攻陷此城却是痴心妄想,尤其是他们现在已经全面参战,根本来不及更改部署,而我却可以以静制动,让他们措手不及,现在最担心的,就是这个所谓的狂戮营究竟有何来历。”

    庄岚略一沉默回道:“据我判断,那应该是一个妖修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妖修?”高胜寒不无震惊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”庄岚缓缓回答,“我曾经跟对方的一个少年交手,他是一个炼妖师,但狂戮营当zhong未必就是一群妖修,我更加倾向于另一个判断,那便是他们豢养了一群相当凶猛的恶兽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们想用这批凶兽攻城?”高胜寒的声音几乎变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们很可能豢养了一批巨豕兽,只可惜时间紧迫,我无法刺探到具体数量。”庄岚轻微点头,他不禁想起了邱道长手zhong的那根毫毛,那正是巨豕兽身上脱落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巨豕兽?!”高胜寒的神情再次剧变,那是一种无比凶猛的妖兽,它体型高大,皮毛坚厚,普通的业术很难击杀它们,高胜寒引以为傲的是裂锋阵,但如果碰到巨豕兽,显然是裂锋阵的克星!

    “嗯,十几个业术修为的炼妖师,就足以操控数百只巨豕兽参战,它们并不是兽仆,所以不需要彻底炼化,只要操控了兽魂,就足以在适当的时候释放它们,这些失去理智的凶兽,到时候会扑向目标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庄岚再次想起了邱道长胸口的伤痕,那显然是被凶兽所伤,即使是炼妖师,控制妖兽的数量和时间也是有限的,一旦超出了某个限度,妖兽就会失控,所以他们才会让邱道长前去帮忙,炼制一些镇魂安神之类的丹药平息兽乱,事后自然也会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如此,虞州城……恐怕难逃此劫!”高胜寒面色突然颓废,庄岚察言观色,也终于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,因为高胜寒真的没有能力抵抗大批巨豕兽的入侵。

    “你深入敌营,发现了巨豕兽的秘密还能逃脱,这未免太过反常。”高胜寒转而问道,他开始怀疑这个消息的准确性,这或许是敌军故意散布的假象,目的是扰乱虞州城军心。

    庄岚把少督给他的令牌取出来:“消息绝不会错,我之所以能够逃脱,是因为狂戮营和游扈部之间互不信任,而且大战在即,游扈部全力攻城,狂戮营的人则在镇压兽乱,只有一个业徒修为的少年前来阻击我,他的实力的确很强,但可惜因为自负而失手了。”

    高胜寒盯着令牌沉默半刻,突然间像是做出一个决定,把一个副官从帐外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全体将士只守不攻,一个时辰之后,全体退入到荣生道待命。”

    “荣生道?”副官闻言一怔,像是听错了一般看向高胜寒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?”高胜寒一声厉喝,那副官终于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弃城?”副官走后,庄岚无比震惊地看向高胜寒,因为他知道,许多城池在建造的时候都会留下密道,也就是所谓的荣生道,只有在危急时刻,荣生道才会启用,它的入口易守难攻,只需要留下少部兵力,就足以掩护大军撤离。

    “哼,明知不可能胜,你以为我会等死?”高胜寒淡然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战而逃,怎么对得起虞州城百姓?更何况这只是猜测,游扈部和狂戮营的真实实力我们不清楚,如果能够坚守几日,说不定琅琊国皇室会派援兵解围,你现在就弃城,简直是懦夫行为!”庄岚义愤填膺,他现在有些后悔,把敌情说得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哼,你懂什么?既然大昶国的势力掺和进来,后果大不相同,尤其是他们动用了巨豕兽,分明是针对我的裂锋阵,所以这一战我必败无疑,与其做出无谓的牺牲,倒不如保留实力,将来有合适的机会,我再东山再起!”高胜寒毫不愧疚地道。

    “提升赋税,搜刮民财,从一开始,你就做出了最坏打算?”庄岚对高胜寒的道貌岸然深恶痛绝,他完全没有把虞州城民众的生死放在心上,作为领主,他很早就嗅出了某些不同寻常的信息,所以弃城的决定绝不是突然而发。

    “哼,这跟你没有关系,该说的话,你似乎也说完了。”高胜寒的目光zhong忽然露出杀机!

    “你想杀我?”庄岚暗呼不妙,在业士高手面前,尤其是高胜寒这种强者,他是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以这种口气跟我说话,虞州城没有第二个,我让你活到现在,已经很容忍了。”高胜寒的杀意越来越强,他的嘴角隐隐浮现出一丝冷笑!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能杀我,否则你会后悔!”庄岚强忍着内心恐惧回敬他道。

    “哼,可笑,你以为我真的在意集贤书院么?他们已经断粮数日,拿什么来跟我斗?”高胜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,这是毫不掩饰的一种情绪,许多人都是以杀人为乐。

    庄岚本来想说,他的体内zhong了蛊毒,如果不想死的话,就不要动手杀人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时,管家和红拂从帐外突然闯了进来,以反常的口气对他说道:“你的确不能杀他,因为他还有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