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九章 观战
    “哼,这一定是千叶贞的主意,她为了阻止我进入领主府,收买了这些门卫,恐怕连高天现在都对她言听计从,这女人的心计非同一般。”庄岚盯着这些门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开,否则别怪我出手!”季无涯语态威严,很明显他打算硬闯。

    那群门卫神色慌张,在业士高手面前,他们连一招都挡不下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狂?敢来领主府撒野?”一个声音从院内传来,然后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是领主府的管家,但还有一个人站在他身旁:红拂!

    这一刻,庄岚的脑海zhong几乎一震,红拂都来到了领主府,显然是想用蛊毒威胁高胜寒,而领主府的管家,跟红拂站得这么近,庄岚几乎在瞬间就联想到,他可能也被收买了,甚至于这个管家本身就是国士社成员,他早就潜入到领主府当zhong!

    管家是没有资格进入军营的,但以他的身份,很容易把千叶忍安排到高天身边,这样虞州城戍军的完整部署都会被她看到,可惜他不是巫师,否则想要让高胜寒屈服,根本用不到红拂,因为下蛊必须是巫师亲自动手的。

    “领主不见外客,原来是阁下的安排。”季无涯肃然道,连他也不知管家的名号,对方的身份果然隐秘。

    “哼,老夫作为管家,有责任打理家务,领主现在正在督战,不能有任何人打扰!”管家语气颇为强硬。

    “噢?如果我非见不可呢?”季无涯身上透出少有的狂意,这近乎有些咄咄逼人!

    “呵,强闯领主府,阁下好像是数百年来第一人!”管家全力戒备,他显然已经看出,季无涯准备动手了!

    “不要忘了,你现在有两个对手。”旁边的红拂冷不丁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季无涯看都没有看他:“哼,这种对手,多一个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“好狂的口气!”红拂怒不可遏,对方修为比他高了一层,但他毕竟是个巫师,而且跟管家联手,然而季无涯却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,这实在有些狂傲过度。

    季无涯面无表情,庄岚手zhong的情报关系到整个战局,他十分清楚面见高胜寒的重要性,此时此刻,除了动手之外,再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突破管家和红拂的阻拦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执意要闯,那就准备受死吧!”管家见季无涯已经跨上台阶,向大门一步步逼近,手zhong突然掣出来一根青杖,竟是精品级别的淼纹业器!

    一旁的红拂也不怠慢,随后掣出来一只巫幡!

    巫幡是巫师所用的特有业器,它能够炼化阴魂用来战斗,只不过对魂力的消耗相当可怕,红拂此时祭出巫幡,显然是体内的魂伤恢复得差不多了,但他失去了战蛊,实力还是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庄岚所忌惮的是,红拂的这只巫幡,它上面的秘纹相当精致,显然是一件极品业器,巫幡本就很难炼制,一件极品等级的巫幡,威能也就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业士之间的决斗,威力非同寻常,所以庄岚和那群门卫早就远远避开,因为淼纹业器的全力一击,足可以灭杀数百位业徒,这也是业徒永远无法战胜业士的原因所在,因为他们之间的业力强度相差太远,除非一个业士完全耗尽体力,否则他是不会被业徒杀死的。

    对于红拂的巫幡,季无涯只看了一眼,至于管家的青杖,他则完全无视!

    “哼,擅闯领主府,必须要付出代价!”季无涯刚刚跨进大门,管家手zhong的青杖便轰的一声扫了过来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红拂的巫幡迎风暴涨,一片漆黑的阴影向季无涯迅速笼罩!

    无论是青杖还是巫幡,只要被击zhong都足以一招毙命,季无涯凭借一具肉身万万无法抵挡,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势,远处的庄岚不禁为他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然而在青杖和幡影即将近身的刹那,季无涯突然止步,看似极不经意地向前一伸手,从掌心处瞬间爆发出一道巨压,将青杖和幡影硬生生地挡了下来!

    庄岚在远处依然看清,季无涯掌心握着一枚玉牍,玉牍当zhong,铭刻着的是儒家名篇:渔江傲!

    渔江傲碑wen是集贤书院的镇宗之宝,季无涯手zhong的玉牍,是他自己书写的抄本,这枚玉牍,自然代表了他诗wen修为的最高造诣。

    玉牍的出现,让管家和红拂同时色变,他们对渔江傲似乎颇为忌惮,季无涯本就是虞州城实力最强的几大高手之一,渔江傲又是旷古名篇,就算是高胜寒,也未必能接得下他的正面一击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玉牍并没有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杀机,它只是把青杖和幡影挡了下来,这两道杀机腾腾的攻势,瞬间被化解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舟起于风而止于水!”这是渔江傲zhong看似平常的一句,但季无涯已经领会出无比高深的意境,所以它所造成的气势让庄岚深深震撼,因为在季无涯出手的刹那,四周数十丈内的水灵素全都受到牵引,凝聚成为一道无比雄厚的气障,轻易化解了管家和红拂的攻势!

    但管家和红拂也非等闲之辈,攻势破碎的刹那,二人相互递了个眼色,心领神会般联手发出了第二道攻击!

    这一次是红拂先动,巫幡猛然间暴涨十尺,阴森的幡影向季无涯手zhong的玉牍直卷而来!

    即使在数十丈外,庄岚也能感受到巫幡当zhong的强大阴气,它几乎能把玉牍散发的业息完全笼罩,季无涯聚集起来的那团水气正在被迅速削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管家手zhong的青杖再次出手,以更加狠毒的气势向季无涯胸口横扫而至!

    季无涯终于皱了皱眉,只见他手掌猛然一沉,一道湛蓝色业息从玉牍zhong暴射而出,那团被聚集起来的水气迅速凝结,变成为一团晶莹剔透的寒冰!

    红拂和管家的攻势再一次被迎面化解,而且连青杖和巫幡都被冻结在冰幕zhong动弹不得!

    场面在这一刻几乎静止,管家和红拂看似已经陷入绝境,但并没有坐以待毙,随着业力的疯狂灌输,他们的青杖和巫幡渐渐开始松动,季无涯毕竟处于防御态势,他的冰幕仅能困住对方片刻,而且自身也要催动巨大业力才能维持冰幕存在。

    看似平静的一个场面,其zhong却是业力修为的生死较量,管家和红拂正在全力对抗,企图挣脱冰幕的束缚,季无涯对他们的攻势一旦失去控制,结果就会是自己血肉横飞!

    十几个瞬眨之后,管家的青杖上突然爆发出一道光芒,它居然能够渗透到冰幕内层,沿着冰纹向外一点点突破,作为弼修,在压迫下寻求生存本就是他们的优势,否则根本无法在主家zhong充当门客、家丁、仆役等职业,逆境反击几乎是所有弼修的业术优点。

    季无涯的冰幕毕竟不是无懈可击,浓烈的光灵素恰好能够穿透冰层,让它内部的缺陷一览无余,在这些原本可以忽略的缺陷zhong,光灵素却能够将它们一一渗透,最后积少成多,变成为根本无法忽略的缺陷,然后从zhong突围而出!

    光芒破空而出的刹那,青杖将冰幕击得支离破碎,随后以雷霆之势向季无涯狂扫而来!

    季无涯面色庄肃,破碎的冰片迅速汇合成水流,他的身形犹如一叶扁舟,在怒涛zhong随风摇曳,居然躲开了这极为致命的一杖!

    管家并不罢休,青杖力道不减,在空zhong划过一道弯弧继续回扫而来!

    季无涯借助水势不断躲闪,渔江傲的意境尽皆展现,无论管家怎么凶狠,他的青杖始终无法击zhong目标,只不过这短暂的交锋当zhong,红拂也已经挣脱束缚,催动巫幡向季无涯席卷过来,巫幡zhong隐隐浮现出一只厉魂,它的可怕并不是近身肉搏,而是不断爆发出摄人心魄的鸣叫!

    巫师的可怕就在于此,它能够释放扰乱对手神念的业术,一旦神念受到束缚,胜负之分很快就会出现分晓。

    “嗤啦”一声,季无涯果然还是受到了巫术影响,厉魂的鸣叫让他略一分神,身形立刻缓慢下来,管家的青杖趁虚而入,尽管依然没有击zhong他,但却把他的儒袍割开一道裂口!

    这一惊非同小可,季无涯立刻意识到危机所在,因为红拂的巫幡越来越阴气逼人,这只厉魂一旦近身,他的儒术再也不可能挡得下对方二人的联手进攻,所以衣襟被割裂的刹那,他的儒诀也突然改变,一道灼热的光芒从玉牍zhong祭放了出去!

    环绕在他身旁的水流,突然间蒸发为一团汽雾,以强猛的炁压向对手缱卷而去!

    “聚水为冰,释水为蒸。”季无涯对水灵素的掌控力令庄岚瞠目结舌,他深知业士境界的业术跟业徒完全不能相提并论,但亲眼所见之下还是难免震惊,渔江傲是业宗修为的范希wen所创造,季无涯所能领会的意境只是冰山一角,然而它的威能就已经强横至此!

    灼热的雾流呼啸而过,每一只水滴都变成了沸腾的wen字,如雨点般将管家和红拂湮没!

    两声惨叫相继传来,尽管他们从雾团zhong飞速撤退,但还是晚了一步,两人的胸口和面庞上全都血迹一片,至此为止,那些凝聚成wen字的水滴才渐渐溃散,渔江傲牵动的水系业术也随之消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