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七章 恶战
    “噢?你如此笃定?”庄岚淡然回应,被人识破的感觉很不舒服,所以他心底暗藏着一股怒火。

    “我收到消息,有人要到游扈部军营刺探情报,所以故意做了圈套,没想到你果然zhong计!”少年漠视着庄岚,嘴角扬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圈套,就是邱道长的尸首?”庄岚目光微沉,千叶忍果然已经破解了密信残片的内容,并迅速把信息传了过来,而他刚才的确疏忽了,防卫得密不透风的狂戮营,怎么能把一具尸首随意丢弃到外边?

    狂戮营不是后役营,每天要处理掉大批尸首,实际上用业力把尸首直接焚化最为快捷,但后役营所面对的尸首实在太多,为了节省体力,他们只好把尸首抛弃,因为催发业火会消耗大量体力,而军粮是定量配发的,大战在即,保持足够的体力能够保命!

    狂戮营作为绝密力量,业餐配给绝对充足,所以不可能舍简就繁,把尸首抛到外边,尤其是在尸首手zhong,还留下了一根毫毛,这一切都是有人特意布设的圈套!

    “不错,我就是要用那具尸首,引出藏在暗处的奸细,因为他一定想知道狂戮营的秘密,你三番两次在狂戮营四周巡逻,我当然不会视而不见,所以早就有所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踪我出营,就是要印证自己的判断,然后杀人灭口?”庄岚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我绝不可能让你把秘密带回去!”少年忽然露出邪笑,他似乎很沉醉于杀人这件事,双目zhong隐隐散发出兴奋和贪婪的神态。

    庄岚一直都在观察,却始终看不透对方的职业,他身上的气息十分怪异,不像是九大主流职业zhong的任何一门,面对如此诡奇的对手,自然要慎之又慎!

    但根据那根毫毛,他对少年的职业,已经猜出了几分!

    “出招吧,如果我先出手,你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”少年狂傲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太自负了。”庄岚不敢大意,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,对方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一股气势,尽管这股气势很邪异,但不可否认它的确强大!

    “我只是很好奇,一个游扈部的低阶士兵,怎么能跟虞州城有联系?由于地域原因,游扈部跟虞州城几乎没有来往,更何况这次出兵是高度机密,虞州城是怎么把奸细安插到军营当zhong的?告诉我这个秘密,你或许会死得痛快点。”少年注视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的死你决定不了,更遑论死的方式?”庄岚冷笑回应,对方显然不会知道,他根本就不是游扈部士兵,而是真正的虞州城居民!

    “哼,那就让你生不如死!”少年怒色骤起,身形突然爆射到庄岚跟前,迎面向他推过来一掌!

    身形快得出奇,这一掌更是凶狠无比!

    如果要形容这一招的凶险,用猝不及防最为恰当,但庄岚静候多时,他以毫不逊色的速度,向对手轰出去一拳!

    一声巨响随之传来,强猛的业气爆发出去,让四周的lin木瞬间溃散,解化为一大团元炁随风飘荡,而庄岚和那个少年,各自被震退了数丈!

    “嗯?有意思,游扈部的低阶士兵,竟然有这种高手,可以跟我这一掌平分秋色!”对方颇为意外地审视着庄岚。

    庄岚也暗暗心惊,对方的掌力实在浑厚,若不是催动了混阳诀,他刚才的这一掌根本无法接下,即使如此,手腕也被震得有些微麻,而对手似乎没有使用全力。

    “很好,能逼我使出绝学,有权利知道我的名字——一泓蛮烈!”少年一击未成,缓缓地抬起双手,似乎正在欣赏自己的手掌,而完全没有去看庄岚。

    奇异的情景随之出现,只见蛮烈的手掌变得又厚又宽,并且在十指指尖,赫然露出了锋利的指甲,这完全就是一只兽爪!

    “果然是妖修!”庄岚尽管已有猜测,但还是禁不住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妖修有两种,一种是驯化妖兽,使它们跟主人并肩作战,双方的关系是亲密甚至平等的,另一种是炼化妖兽,从妖兽身上炼取精华,以提升自己的体魄,这种妖修完全不在乎妖兽的性命,他们几乎是滥杀甚至虐杀!

    从目前的情况看,一泓蛮烈显然是炼妖师,他利用凶兽强化了自身体魄,让双手变得强横无比,如果假以时日,将全身部位都练成妖体,实力将会深不可测!

    “不错,碰上炼妖师,你的运气实在不好!”一泓蛮烈说完,身形突然再次爆发,向庄岚狠狠挥出了利爪!

    庄岚全神贯注,攥紧拳头奋力迎击,只不过这一次,他的掌心握着一枚阵石!

    巨响再次传来,强猛的灵力波动让四周飞沙走石,数十丈的范围内瞬间化为焦土,庄岚和一泓蛮烈各自倒退十丈之外,两个人都因为强烈的炁压冲击而变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一泓蛮烈面色铁沉,他两次都没有杀掉庄岚,甚至都没有让他受伤,最初的狂傲早已转化为恼怒,森寒的目光zhong除了杀意,还有一丝兽性的凶残!

    而庄岚探囊入袖,换上一枚新的阵石攥在手zhong,之前的那枚阵石,在刚才的交手zhong已被完全震碎,这些阵石品质一般,是他从所杀的这个卫士身上获得的,既然冒充了游扈部士兵,索性就用兵家业术跟一泓蛮烈对抗,这样对方永远猜不透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前来敌营之前,庄岚把九大主流职业全都就职了一遍,反正对他来说,就职再多的职业也不会有业力冲突,尽管许多业术他无暇修炼,但在特殊的场合却可以派上用场,就像此时此刻,他就是用兵家业术跟一泓蛮烈交手!

    在少督营帐,他曾有一天一夜的空闲时间,除了在飓陨绝阵的阵谱上做手脚,剩下的时间都在研习兵家业术,而这些业术包括手zhong的阵石,全都是被他冒充的那个游扈部卫士的,凭这些业术和阵石,根本无法跟一泓蛮烈对抗,但庄岚在施展的时候,暗暗催动了混阳诀!

    “有如此实力,居然甘心做一个低阶卫兵,你身上必然有不可告人的隐秘!”一泓蛮烈杀气腾腾,从十丈之外向庄岚迅速逼近!

    庄岚却不敢恋战,因为这里是敌营附近,剧烈的声响势必会惊动卫兵,如果把业士高手引来,就绝不可能还有生路。

    所以第三掌不等对方出手,庄岚抢先一步,把那枚阵石祭了出去!

    刚才他用的是焕炁石,是最低等和基础的阵石,只能用来强化拳掌所爆发的业气,现在这一枚则是火云石,可以激发真正的火云阵幕,是一枚上品阵石!

    只可惜阵石之前被用过,内部威能已被消耗大半,所以只能维持片刻,这是那个卫兵身上所能找到的最好阵石了,庄岚希望用它困住一泓蛮烈,为自己争取逃走时间。

    “哼,想逃?”一泓蛮烈爆吼一声,他的确被火幕困在其zhong,短暂之内难以脱身,但却冷笑一声,把袖口奋力向外一扬,放出了一只戟刺炎狼!

    炎狼兽是普通妖兽,但它们有一种十分罕见的变异体,那就是戟刺炎狼,它明显的特征就是头顶上长出了犄角,而且炎狼兽根本不惧烈火,因为它们天生就有火元素兽纹!

    庄岚没有想到,一泓蛮烈竟有如此凶猛的兽仆,一般来说,炼妖师只是利用妖兽提升体魄,很少会用妖兽出战,因为兽仆受到炼化之后,体魄已经严重下降,当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时候,就会被炼妖师残杀。

    戟刺炎狼冲出火幕,向庄岚疾追而来!

    庄岚急于逃命,催动了他从未在实战zhong使用过的独特身法:司空步!

    这是妙手门的独门业术,它是从司空手衍化而来,把司空手的业力在体内逆向施展,就可幻化为司空步,它的身法不但巧妙,而且速度极快,当初苏魅爬山的时候庄岚亲眼见过,只不过在业徒七层之前,施展这道业术相当困难,因为它对体力消耗太巨大了!

    司空步一经施展,庄岚迅速消失在密lin深处,让一泓蛮烈再也看不到他,但那只戟刺炎狼却紧追不舍,而且距离还在不断逼近,它锋利的犄角上,不断向庄岚射出一道道火刺!

    庄岚慌不择路,沿着密lin奋力狂奔,因为他知道,一泓蛮烈很快就能脱困而出,然后沿着戟刺炎狼发出的神念感应迅速追来,到时候一人一兽联手进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畜生,滚开!”凭借司空步的巧妙身法,他勉强能够躲开戟刺炎狼的攻击,但也显得狼狈不堪,后背和小腿各处,都有被火刺波及的痕迹,而且戟刺炎狼越战越猛,他的司空步却因为体力消耗而变得愈加吃力!

    好在全力狂奔之下,很快赶到了大虞山下,辽阔的虞江已经近在眼前,一旦跳入水zhong,戟刺炎狼这种妖兽就要受到水的克制,到时候再战庄岚将占尽地利。

    可是戟刺炎狼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,它似乎知道一旦让目标逃走,回去后不会有好下场,所以拼了性命追赶庄岚,并疯狂般向他射出火刺!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逃出密lin之后,失去了树木的遮挡,司空步的优势立刻降低,戟刺炎狼紧追上来,用一道火刺击zhong了庄岚的后背,伤口顿时血流不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