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六章 暴露
    在lin边游荡了半刻,却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现,他不禁有些失望,就在想要退回的时候,从营帐zhong突然走出来一个少年,他抬头看到庄岚,连忙隔着篱笆对他喊话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!”语气高傲而冰冷,完全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事?”庄岚向篱笆跟前靠近,对方的傲慢让他十分反感,但他此行的目的是刺探消息,如果能知道这几座营帐zhong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,对虞州城来说或许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“去后役营,给我叫个像样的道修过来。”少年几乎是命令他道。

    “道修?”庄岚略一皱眉,他猜不透对方用意何在。

    “快去,误了事的话,我要用你人头治罪!”少年厉声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下阶卫士,根本没有资格调动后役兵。”庄岚略作推辞。

    “哼,拿着这个!”对方扔过来一块令牌,那上面有少督的亲笔印鉴,在军营zhong可以畅行无阻,并且可以征调小部兵马。

    庄岚接过令牌,只好向后役营走去,那少年见他走远,便返回到了营帐当zhong。

    一路上,庄岚不断回想着那个少年,他头上戴着的额带是青色的,居然跟黄势是同一级别,而且他身上散发出一种无比邪异的气息,令人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少年的职业无从判断,狂戮营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,更加深了庄岚刺探下去的**。

    凭借那枚令牌,他一路上顺利通过重重盘查,最终来到了后役营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,在后役营遇到的第一个人,居然是樱子。

    “小庄哥,你这是……?”樱子主动跟他打招呼,她的笑容简直迷人神魂。

    “哦,我来找一位道修,你知道这里谁造诣最高?”庄岚故作平和地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邱道长了,他可是业士修为,没有足够的钱财,根本请不动他。”樱子语态娇柔,双眼几乎迷离得让人酥软。

    “可以为我引见吗?”庄岚暗动魂力,轻松抵抗住了樱子的魅惑之术。

    “怎么,今天不想找我喝酒了?”樱子咯咯笑道,她似乎很意外,庄岚在她面前竟能不动声色,而且昨晚本来要行鱼水之欢,然而他却白白放过了,这实在是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下次吧,我现在有要事在身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,随我来吧!”樱子漾着迷笑,带领他向一座营房走去,后役营虽然杂乱,但不同的职业,营房也都是分开的,尤其是业士境界的业修,都有独立的住处。

    目的地并不远,稍刻之后,庄岚随她来到一座营帐,里面飘出来浓烈的药草气息。

    “吆,邱道长,在忙着呢?”樱子进入营帐,似乎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“啊,是樱子姑娘,几天不见,真是想死我了!”邱道长油光满面,见到樱子后就要伸手去抱,樱子笑嘻嘻地闪到一边,连忙咳嗽一声说道:“道长,门外还有人呢。”

    邱道长把目光从樱子胸口移开,向门外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小子?滚!”他不耐烦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庄岚对这位业士修为的道修暗自鄙夷,然后面不改色地亮出了那枚令牌。

    “特役令?”邱道长和樱子几乎同时皱眉低呼,这是军营zhong的高等密令,只有少数人才会掌握,它无权征调大批人马,但足够对后役营zhong的任何一个人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来的?”邱道长终于正色质问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不知道,是禁区zhong的一个少年,据其他卫士说,那是狂戮营的营地。”

    “狂戮营?他们找我做什么?”邱道长的眉头皱得更深,他对狂戮营的底细显然也不清楚,但军令不敢违抗,所以急匆匆地收拾了一番,就跟随庄岚离帐而去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希望不会有事!”二人走后,樱子独自发出低语,面色有些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庄岚原路返回,把邱道长带到了狂戮营的门前,那个少年似乎预算好了时间,早就在篱笆前等候他们,显然是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“这么久才到,你是爬着去的?”刚一碰面,少年就怒哼哼地训斥他道。

    邱道长不明所以,按理说他的修为比少年高一辈,对方至少应该先向他礼见,但这少年似乎并不把他放在眼里,态度实在是狂妄得很,由此可以推断,他背后的师承必然是个实力不凡的家伙,而且很不好惹!

    “把令牌还我,滚!”少年毫不客气地把庄岚挡在篱笆外,只让邱道长一个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庄岚在门外等了半天,根本看不到任何动静,因为营帐四周遍布隔音秘纹,即使有声响也传递不出来,最后他只好悻悻离去,回到了少督营帐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就这样白白度过,第三天的时候,庄岚开始萌生去意,来这里的目的基本已经达成,唯一遗憾的是狂戮营的秘密始终未能刺探得到,但他不敢再耽搁下去了,因为千叶贞可能已经破解了密信残片,他在敌营zhong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更何况战事已经全面爆发,少督一夜未归,必然是在前线督战,整个敌营除了卫兵之外,所有兵士倾巢而出,正面攻打虞州城门户,现在再不回去,这些消息对高胜寒来说也就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前线战事如火,营地也更加忙碌,卫士们除了看守营地,还要运送大批伤员,庄岚趁乱离开倒是恰逢时机,然而他走出营帐之后,下意识地向狂戮营方向瞥了一眼,碰巧又见到了那个少年,他正拖着一具尸首走出营帐,并且随手把尸首扔到了篱笆外!

    庄岚暗吃一惊,因为那具尸首,分明就是邱道长!

    少年扔掉尸首,平淡如常地回到了营帐,迄今为止,狂戮营依旧按兵不动,因为他们不属于游扈部,少督也无法调动他们,他们何时出兵,谁都无法知道。

    等少年进入营帐,庄岚四顾无人,便来到了尸首旁。

    不看则已,细看之下,让庄岚更加吃了一惊!

    只见邱道长的胸口上,有数道十分锋利的伤口,这根本不是普通的兵刃所伤,邱道长是业士修为,再加上身上所穿的业装,都无法躲开这致命的一击,可想而知对手的实力多么可怕!

    震惊之余,庄岚不禁又瞥了一眼狂戮营,营帐内密不透风,根本看不到任何秘密,就在他想要撤离的时候,一道微弱的哼息从脚边传来,尽管声息很弱,但敏锐的他还是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声音来自于邱道长的尸首,那是魂魄溃散发出的声响,普通人根本听不到,但庄岚是巫师,他自然感应得到,由此可以判断邱道长死去并不太久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再次看了尸首一眼,忽然发现邱道长的手zhong,攥着一根细长的毫毛!

    鉴于博览群书,他立刻认出了这根毫毛的来历,脸色也在一瞬间震骇无比!

    这一刻,他只觉得背后透寒,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现在这种恐惧,而且这种恐惧并不是来自于这根毫毛,而是来自于他发现了这个秘密,因为他隐隐感觉到,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他!

    庄岚意识到强大的危机正在笼罩着他,但此时此刻,也只能故作平常,对尸首再也不理不睬,径直走回少督营帐,想要先暂时躲避半刻静观其变,然后趁机溜走。

    然而在这关键时刻,少督却回来了!

    “怎么样?有没有多认出一些?”少督行色匆匆,但还是放不下这宝贵的阵谱,大战之前自然要收回去亲自保管,然而庄岚早就做了手脚,他利用书法造诣,修改了阵谱上的诸多wen字,阵谱内涵已被完全破坏,但原版的信息被他牢牢地印在脑海!

    “还好,又译出了三句半!”庄岚应承道。

    “嗯,等战事结束,我会重重犒赏,但现在有军务在身,不方便听你细说,你先回自己的营房,什么事也不用干,只是休息!”少督异常高兴,递给庄岚一枚令牌。

    庄岚连声称谢,这枚令牌权限很低,远远不及狂戮营手zhong的那枚,但进出军营是足够了,而少督似乎确有急事,把令牌给他之后,立刻带领一队侍卫走进了狂戮营!

    庄岚暗暗大喜,这是天赐良机,少督必然是去狂戮营请求出兵,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

    他凭借令牌一路闯关,直接回到后役营,佯装巡转一圈,趁机背起一具尸首,向营地之外的密lin走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把尸首扔进深坑,这才暗松一口气,心想总算逃出敌营,可以回到虞州城了,但刚刚走出几步,便感到一股阴恻恻的冷气从身后传来!

    他蓦然转身,看到了狂戮营的那个少年,正目光阴鸷地盯着他!

    “你似乎走错了,营区在那边。”短暂的对峙,少年首先开口,语气依然那么傲慢。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知道,我是要回营区?”庄岚漠然回答,这一次他再也不需要客气,因为对方既然已经识破了他的底细,再伪装下去也毫无意义,好在对手也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哼,你当然不会回营区,因为你是奸细,而且得到了情报!”少年面皱狠色,语声阴沉地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